利维坦与空气泵 短评

  • 8 Ray 2016-06-20

    这部SSK的经典读得很辛苦,做了两万多字的笔记,搜了不少论文和参考书,灌了若干啤酒和咖啡。末了就说一句吧:波义耳赢了,霍布斯是对的。

  • 3 辄馨 2012-01-31

    作为科学社会学的经典,我倒没读出后来那种科学建构论的味道,倒是从自然哲学和科学的争论中,读出了后来新康德主义对理性和科学的坚持。。。

  • 2 λόγος 2016-05-07

    我也不能完全认同科学知识社会学的立场,波义耳的实验科学并不是完全被政治组织决定的,其知识是有实在性的。不过霍布斯的反驳,哲学是公共的而不能设限和分界,知识不能逃避形而上和因果的探讨,这我倒很能认同,像康德《纯批》序言中批判冷淡主义者那样。

  • 1 美丽雉科废青 2014-03-29

    真实形象地告诉你所谓的实验科学刚刚开始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 1 Adiósardour 2015-01-08

    打开了科学家身份塑造过程的黑箱,发现在塑造科学家身份的过程中,波义耳强调了科学家的社会形象。他把自己塑造为谦卑好学,将科学作为个人的崇高追求的贵族,而把霍布斯描述为思想保守的、坏脾气的独裁老头。在争论的过程中,波义耳也总是表现的与霍布斯不同,从语言到行为,甚至到其宗教、政治立场,最终成功地将自己塑造成科学家的形象,并将霍布斯及其理论划到了实验科学的对立面。另外,科学家身份也需要共同体的认同。波义耳成功的得到了当时的科学共同体——皇家学会的认可,而霍布斯却没有。据夏平和沙弗尔的研究,霍布斯当时与皇家学会成员胡克的关系密切,并且受到胡克的多次邀请,但霍布斯因为并不认可当时同为皇家学会会员的波义耳的实验方法,为了表明其立场,拒绝加入皇家学会与波义耳成为同僚。

  • 0 陈朝 2018-08-07

    咋没早看?我要开始看拉图尔吗(真不想看啊)?

  • 0 2014-01-08

    : N091-49/1414

  • 1 司空 2019-03-19

    坦白说,各种实验细节都看得不求甚解。在波义耳的时代,“哲学”作为一个名词还维持在价值论上的高地,但新的名词已在崛起,新旧交战趋向白热化。波义耳和皇家学会,以及后来的牛顿,无疑构成了这个新的智识群体的代表——他们不再纠缠于形而上学的原因的探求,而是以“事实”作为立论之基。而产生事实的场域正是实验。霍布斯说实验哲学根本就不能算哲学,盖博物学、工匠技艺一类奇技淫巧罢了。作为旧时代哲学群体的遗老,老霍的话完全没错,但这又如何呢?实验科学虽不甚高明,却能生产中立及有用之知识,广交天下盟友。比之南征北战的哲学暴君,是要“谦虚可爱”多了。后来的历史不也证明,人们对终极真理的兴趣,远远弱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吗?(1648三十年战争结束,1660年王政复辟,也许欧洲人果然是打疲了,求同存异才成为时代潮流)

  • 0 知闲 2009-04-21

    翻过

  • 0 Praetoria 2016-04-30

    一本预期在框架内很有趣的书,最后竟然拐出了一个如此激进的结论,这本中译真的找错出版社了。

  • 0 透明 2014-01-11

    高级则高级矣,总觉得缺点什么,哲学意味上的探讨像是没有讲透(抑或我没读懂),缺点共鸣感。不过看看如今世事种种,毕竟得说,霍布斯是对的。

  • 0 Ian 2013-11-25

    不考虑翻译因素的话,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但也许可以写的更精炼些。

  • 0 鸡血得香味 2011-12-19

    有趣的争论,我们从未现代过的前传(对于某些读者而言)

  • 0 defunct 2014-03-09

    找呀找呀找论题

  • 0 HrR 2011-10-10

    看的我真费劲。。。

  • 0 Prunus d 2018-09-08

    科学诞生的社会背景

  • 0 达达尼昂小 2013-10-27

    当你试图用历史学,社会学以及人类学方法重新审视科学,就会发现科学家也是社会权力网络的一部分,他们的科学探究难免会受信仰和政治立场的影响。

  • 0 dodoinsky 2013-06-30

    一个气泵引发的争论

  • 0 Echo 2011-09-16

    想读,只是因为看凤凰里总是推荐,用的词还尽是 很是复杂 我们试试看能否帮您解读这本书 之类的话...我承认我很有好胜心和好奇心的

  • 0 抵门杠 2017-07-20

    只能说是翻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