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旺斯·山居岁月的笔记(1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行走在普罗旺斯乡间,您时不时会看到措辞相当严厉的告示,提醒您脚下的这块土地隶属私人所有或属于保护区范畴。可这些警告常常会被大家忽视,以致艾普特北部某块土地的主人不得不采用更为强硬的措辞。他在告示上写道:非法入侵者将被射杀,活捉的人会被处决。” 原来外国也有这样吓人的告示。

    2018-01-09 12:55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对那些不曾在法国为了购买一只纯种犬而费尽周折办理相关手续的人,我有必要在此做一下说明。首先必须准备一式三份的法律文件,对狗的出生日期、父母姓名以及饲养人是谁等关键细节予以说明。然后要在狗身上植入一个特定编码,通常都文在狗耳朵的内侧。这个编码会在政府部门注册并存储在电脑里,同时保存的还有主人的姓名和地址。最后是要给狗起名字。每年官方都会指定一个字母,在这一年内出生的小狗都应该取个以该字母开头的...

    2018-01-09 12:47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如果把这放到全球葡萄酒业发展的大背景下考察,情况就更令人惊叹了:大得无法想象的产量,行业新星的迅速崛起,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加上中国葡萄酒即将打入国际市场(我本人就有一瓶中国的长城干红),面对这个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产业,那些人如何还敢把钱投进去?他们的胆识何来?” 惊了,中国的长城干红这么强吗?本人不是红酒党,不是很懂,但我知道在法国葡萄酒不是昂贵的东西。 “我认识几位放弃都市生活来经营葡萄园...

    2018-01-09 12:36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咖啡馆:有新磨的咖啡扑鼻而来的浓郁芬芳,其中交融着热牛奶的甜香;抹着厚厚黄油的烤面包和新鲜出炉的法棍面包焦香诱人,地板上留着一层淡淡的清洁剂的味道,让人舒心。如果你能抢着第一个翻翻当日的《普罗旺斯日报》,还可闻到清晨新印出的报纸那沁人心脾的油墨香。 薰衣草:不过,最令人心旷神怡的还是来自于你路边信手采来的新鲜薰衣草。把花儿放在手心轻轻搓揉,然后深吸一口气。浓烈纯正的芳香即刻细细密密地填满你的鼻腔,...

    2018-01-09 00:29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我比较强调实用,如果一些时尚对我无用或者我毫无兴趣,那么我会觉得没意义,如果你是这场时尚的弄潮儿那倒好说,如果只是跟风,那着实没意义。 “普罗旺斯薰衣草作为风光明信片上的景观植物是再适合不过了,现实中最好的观赏季节主要集中在七、八月份。开花的日期取决于它所在的海拔高度:海拔越低,开得就越早。这意味着薰衣草迷们从七月伊始就可以由吕贝隆山脚出发一路上行,直到八月中旬抵达瓦伦索高原(PlateaudeValensole...

    2018-01-09 00:03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讲了美食与一位体育女星???

    2018-01-09 00:02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在字典里,bises是阴性的亲吻,bisous是阳性的亲吻。两个词在字面上并无区别。然而实际操作起来,一个阴性的吻和一个阳性的吻显然不可等同。或许关键在于动作要领的细微差别吧:如果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bisous,我们的嘴唇应该在他/她的脸上多停留一两秒钟,发出的吧唧声也应该更响些。唉,也只有在法国,人们才会为这类问题伤脑筋呢。” 哈哈,不过我觉得蛮有意思的。

    2018-01-08 23:54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它们不仅保证了农业上的年年丰产,而且绘就了当地最美的一道风景。更令人钦佩的是,没有推土机这样现代化的大型农机的帮助,普罗旺斯的先民们牵着马、赶着骡、扛着锹、挥着锄,完全凭借自己铁打的双手、钢铸的脊梁,流血流汗地创造出眼前这个奇迹。” 这个场景还是特别震撼的,一块块梯田如枕睡的美人一般,与自然和谐相处,没有机械的轰鸣打扰,都是人的劳动一步一步打造出来的美景。 “一般人总认为作家终日沉醉于自我的内...

    2018-01-08 23:39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难以想象的是,这样一位举世公认的大师,曾被誉为众多杰出艺术家的灵感之源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画家”,当年在自己的故乡却饱受冷遇与非议。艾克斯的居民们不是对其视而不见,就是把他贬为蹩脚的油漆工匠。而塞尚,和其他任何地方的艺术家一样,面对世人的责难绝不低眉俯就,下面这次短暂却剑拔弩张的街头邂逅就是个明证。通常情形下,批评家和饱受其毒舌诟病的对象之间往往保持着安全的距离,而这次却是个例外。一天,某位...

    2018-01-08 23:27

  • 藤冢虫

    藤冢虫 (炽热的恶寒。)

    “然而,放走的小偷却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再也没在本地露过面。(不过,相传有人在贝日戈认出过他。)没人知道那不幸的女人质结局如何,深更半夜被孤零零地扔在野外,独自面对一个荷枪实弹而且怒火中烧的男人。人们能够达成共识的是:庄园的主人犯了一个根本性的决策失误,假如他扣下的是狗而不是女人,小偷毫无疑问会带着钱回来赎。要知道,一只训练有素的寻菇犬,价值等同于和它体重相当的黄金呢。” 呵,爱情有时在危机与金...

    2018-01-08 23:13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普罗旺斯·山居岁月

>普罗旺斯·山居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