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琴师的笔记(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吴为

    吴为 (into the wild)

    读到此处,德雷克才踏上缅甸的土地。一个伦敦的调琴师穿过英吉利海峡,穿过法国,穿过地中海、苏伊士运河、红海、亚丁湾到印度洋,从寒冷的欧洲来到温暖炎热的东南亚,只这一小段就是令人神往的。文中这一段的笔墨不多,像留白,公认瞎想。 离别前的准备写的很有趣,越是临近越是不知所措的心里描写相当有趣。 有一个故事的人给这短短的七十页带来一丝魔幻的色彩……

    2015-03-25 09:46

  • 吴为

    吴为 (into the wild)

    刚准备开始好好读点书,就赶上忙的跟死狗似得,这第一页迟迟没有翻开,实在惭愧。

    2014-10-12 01:42

  • 摇摇晃晃的兔子

    摇摇晃晃的兔子

    在转瞬即逝的回顾中,记忆里关于缅甸的印象,首先是太阳和一个女人的遮阳伞。他不知道会留下哪些景象——暴风骤雨过后蜿蜒流淌的咖啡色萨尔温江,黎明前渔网的栅栏式结构,地上盛开的郁金香,丛林里悲泣的枝蔓。数月来,这些景象在他眼前晃动,有时像烛火一样,闪烁着又黯淡了。有时挣扎着吸引他的注意,像推推搡搡的市场商贩的货物一样,横在眼前,有时又只是飘然而过,模糊了巡回马戏团的货车。每个故事都有些不可思议,不是...

    2014-05-04 11:29

  • mado1983

    mado1983 (以阅读,壮阔人生)

    “你知道,我告诉过你,我在翻译《奥德赛》。我认为奥德修斯历尽艰难回家这个故事,是个悲剧。现在,我越来越明白,但丁和丁尼生为什么那样写。奥德修斯在目睹过那么多奇观以后,他没办法,或者根本不想回家。”

    2012-08-10 21:56

  • mado1983

    mado1983 (以阅读,壮阔人生)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却又如此丑陋的情景。她用女人的双眸凝视着我,但是嘴唇却在颤抖。像噩梦一样,这嘴巴和鼻子不是一个女人的,而是一只鹿的,它柔软的皮肤上长着毛发。我说不出话来。这时一声号叫,沙子又动起来,旋即布满我们周围,她变得模糊了。我举起双手蒙住眼睛。 然后,风沙再次停了。 我试着把手放下。就我一个人站在沙地上。我的双眼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也不知道天地在何处。 然后,从一处隐蔽的地方传来了...

    2012-08-10 21:35

  • 情人结

    情人结 (≖‿≖✧)

    我的同伴往前走,一会儿,遇到了食莲人,这些食莲人倒也没有加害我同伴的意图,但是他们给了我的同伴一些莲花,叫他们尝一尝。吃了蜜一般甜的莲子的人,无一例外都不愿意捎信回来了,也不愿意离开,他们只想留在那里,与食莲人待在一起,忘了回家的路。

    2012-06-04 23:43

  • 情人结

    情人结 (≖‿≖✧)

    他知道要物归原主,他在等,一半是犹疑,一半是期待。伴随着等待和沉默,一种亲密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种感觉在两人相遇时无可避免的简短寒暄中,越来越清晰。

    2012-06-01 14:14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调琴师

>调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