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军的将领的笔记(8)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阿树

    阿树

    现在我有一支全部由死者组成的军队,不同的是,他们现在不是穿军装,而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尼龙袋,这种尼龙袋有两道白线,一条黑带子。

    2013-05-16 18:42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没有比战后寻找遗骨这种事更虚伪的了。”

    2012-01-27 17:22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两位将军怀着一种蔑视对方的情绪相互望了望。原因是:一个望着先前吃了败仗的将军;另一位面前站着的是和平时期的将军。

    2012-01-27 17:21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生活中有时会发生这种事的。”中将继续讲,“恰好就是在那个等不到她的地方,产生了一个既疯狂又无意义的梦想,恰似降生于一道深渊边缘的那朵花一样。我有什么好搀和的?一个外籍将军,更主要的是到了这把年纪,又是个残疾人,我搀和什么?我到这儿是为了搜寻我们民族的军人遗骨,跟那个年纪轻轻的异国姑娘有何相干?”

    2012-01-27 17:21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这是有原因的,我们要客观地说,阿尔巴尼亚人并不是注定的犯罪者。他们杀人常常是根据古老的规矩和习俗才那么干的。他们杀人报仇,是戏剧性生活的一幕,这一幕是在领教了悲剧的全部规则以后写出来的;有序幕,戏剧性愈来愈强,还有尾声。这种尾声没有杀人是不可理解的。他们杀人报起仇来,简直就好像一头发疯的小公牛。这种小公牛一放到山上,就要造成大灾难。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小公牛的脖子上佩戴很多装饰品。他们是根据自己...

    2012-01-27 17:20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总的来讲,阿尔巴尼亚姑娘的眼睛,犹如汉字一般不可思议。汉字有多可怕,太可怕了。或许只是对我们外国兵才显得这样?

    2012-01-27 17:20

  • 迎风追

    迎风追 (午夜读禁书,一乐也)

    “有什么消息?”我问它,“我与世完全隔绝了,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仗打得怎样?什么时候结束?” “人们说很快就要结束了。”他说,“我们的人自然不会等很久了。” “那我们怎办?我们的难题如何解决?” “战争一结束,我们就回祖国去。” “他们能不跟我们算账,不追究我们为什么不去打仗?” “你神经正常吗?”他说,“你这是什么话?谁跟我们算账,追究我们为什么不去打仗?我们倒要跟他们算账,是他们派我们出来打仗的...

    2012-01-27 17:15

  • [已注销]

    [已注销]

    想到归还图书的日期快到了,逼着自己干掉借来的书。不然又造成上回借那本清朝野史三月不还的罚款悲剧,亲眼目睹借书者如何惨遭S后,我再也不想面对那个柳眉倒竖的管理员大妈了! 这次看的是阿尔巴尼亚的作者伊斯梅尔·卡达莱的《亡军的将领》。卡达莱出生在二战后期意大利法西斯入侵阿尔巴尼亚之时,去过莫斯科,在高尔基文学院留过学,通晓俄语以及曾作为俄殖民语言的法语,是一个对时代风向极其敏感的、以拍国家马屁而走红的..

    2011-05-12 21:26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亡军的将领

>亡军的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