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音系(第二版)》的原文摘录

  • 直至明清,古音學者除了區分古韻韻部以外,還用今音比況、直音,以注其所擬古音,如明人陳弟說“母”讀“米”、“馬”讀“姥”、“京”讀“疆”、“明”讀“芒”、“丘”讀“欺”、“家”讀“姑”、“瓜”讀“孤”,顧炎武友人用顧氏古音擬讀打趣,把“天明了”說成“汀萌矣”之類。 (查看原文)
    北窓 4回复 2011-06-15 20:25:42
    —— 引自第11页
  • 有人懷疑古倭語是否就是今天日語的祖語,其實這也是無可懷疑的。因為“倭”古義明注指“東海女王國”(唐時日釋昌住《新撰字鏡》注同),漢光武帝冊封“漢委奴國王”的金印出土,證明“倭奴國”乃該國自稱,義為女王國,“倭奴”古音*ʔooj-naa<ʔool-naa,就是日語“女人”wonna的譯音,唐時日人因其義不雅才改名“日本”。 (查看原文)
    北窓 1赞 2011-06-23 15:42:58
    —— 引自第213页
  • 聲調由以下韻尾轉化而來,去聲來自-s/-h,上聲來自-q/-ʔ,入聲來自-b、-d、-g、-G。它們與響音收尾的平聲共同組成四聲系統。相對於平聲,後三種稱仄聲,是為詩歌重視的平仄系統。至於按聲母清濁的陰陽分化那是唐代開始的。濁上歸去,次濁歸陰上是唐後期的事……-s、-ʔ兩種能再後置於各類韻尾後作後置尾,最初構詞構形作用比較強,而且原來這兩種韻尾的增減是比較靈活比較自由的,所以與平聲、入聲常形成原形、變形的異讀關係。 (查看原文)
    北窓 2回复 2011-06-23 16:27:57
    —— 引自第2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