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的笔记(10)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水培

    水培 (五渔村里无鲤鱼)

    头一宿落过雨,屋檐还在滴水,这水浸到木头里,散出一股糟朽朽的气气。

    2019-06-30 23:30

  • 一一

    一一

    茶水已凉,李普福从头到尾一口没喝,这会儿觉得那口老痰 卡得难受,喊来跑堂加了一壶水,叹道:“当初在那穷乡僻壤的地 方,咋个想得到,天下说变就变。” 陈启兆说:“一晃,我们认识了有……” 李普福说:“快二十年咯。” 陈启兆说:“呀,还记得你临走前,我们同游岳麓书院,走了 没几步,你就没了踪影,还以为让王船山招去了。” 李普福呷口茶,说:“还想得起三闾大夫祠秦小岘题的联么?” 陈启兆伸出指头比画,张口就来...

    2019-05-27 11:56   1人喜欢

  • 一一

    一一

    李世景扯着幺姨太的袖口问:“娘,啥子叫西洋?” 又是众笑,李普福说:“远山远水的地方。”

    2019-05-27 11:52   1人喜欢

  • Pete潘

    Pete潘 (在书店工作,流浪外省的普通读者)

    人生是久长的,似若江河,不可逆返,流过一地,便该往下二地去。可也总有个尽头,汇入湖海可算得善终,并非每人都有这等好运气,绝大数河流终是汇入另一条河流,绝大数人终是汇人另一人的生命里,借由另一条河流继续流淌,借由另一人的生命继续活着。李世景的故事到这里就该煞角了,倘若再往下讲,便该是刘克礼的故事了。

    2020-01-21 22:31

  • Pete潘

    Pete潘 (在书店工作,流浪外省的普通读者)

    税相臣与那些懦弱的党人不同,也与熊克武等坚信三民主义者不同,在返回嘉定的商船上,他再次笃定了自己的信念。他所追求的,终是以平等取代君权,以互助统系取代臣民统系,并非以汉人取代满人,以民国政府取代大清政府。强者绝不会将权力拱手相让,无论是身处当下的清廷抑或将来的民国,革命必将贯穿其终生,失败亦会贯穿其终生。

    2020-01-20 13:28

  • Pete潘

    Pete潘 (在书店工作,流浪外省的普通读者)

    不过,过去的凶险,是关起门,弟兄间的争权夺利,如今的凶险,是乱世的凶险,更要謹慎,要告诫世景,莫乱结交人,踏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陈启兆那头的生意做起走,别的生意也莫要丢,二天风头不对,还有条退路。该打点哪些人,打点好多,佩箬晓得,这些银子是必须要花的,莫舍不得。本乡本土有磕磕碰碰的,先忍让忍让,若遇到地痞无赖,找龚占奇摆平,他是讲义气的。”李普福突然盯着

    2020-01-18 15:14

  • 丛林宜歌

    丛林宜歌 (行走在地狱的屋顶 凝视繁花)

    “你可还记得美利坚独立檄文?” “无论何时,政府所为,有干犯人民权利之事,人民即可革命,推倒旧日之政府,而求遂其安全康乐之心。迨其既得安全康乐之后,经承公议,整顿权利,更立新政府。” “返回去二十年,我比你们还冒进,为了官才晓得,英吉利好,美利坚好,其政体之根基乃耶教,上帝不存,政体不立,而中国秦皇以降,君王无上,若无君王,则民心不凝。” “既然君王无上,汉世何以取代秦世,清室又何以取代明室,革命...

    2019-07-17 00:08

  • 一一

    一一

    陈启亘年少时便过继给伯父,南下槟榔屿,毕业于教会的华 文学校;毕业后,在安南的洋行做学徒,后担任对华事务经理。 《滇案条约》签订后,几个口岸同时开埠通商,精通多门语言的陈 启亘返华赴温州,再及重庆开埠,又成为第一拨过来的买办。初 到槟榔屿,陈启亘尚留着辫子,上学第一天晚上,让几个新嘉坡 的愆翻娃给铰了,索性理着西洋发型,返华时弄了顶带假辫子的 瓜皮帽,以免招惹是非。 陈启亘一侧身,李普福差点笑了出来,...

    2019-05-27 11:53

  • 一一

    一一

    两盏茶的工夫,便到了观音滩,亦是鬼门关,下水船要让出 牵道,船头一斜,船舷被水流割得吱呀响,李世景吓得要哭,李 普福搂着他教他念诗。 李普福念:“不见故人十年余,不道故人无素书。” 外头的头纤吼:“太阳出来。”众纤应:“高万丈。” 李普福念:“愿逢颜色关塞远,岂意出守江城居。” 外头的头纤吼:“晒得豪杰。”众纤应:“面皮黄。” 李普福的声音究竟敌不过号子,便把李世景递给幺姨太,拄 杖走到舱外。 李世景问...

    2019-05-27 11:42

  • 一一

    一一

    李氏望族的辉煌是从李稽典的“万担宏愿”开始的。自乾隆 末年起,李稽典四子先后考取功名,长子入罗思举戎幕,次子任 秦州知府,三子入户部,四子为黎平同知。他借此结交官府,开 办丝号吉人亨,许下“富甲一郡,良田万担”之愿。嘉庆年间, 位于草堂寺的李氏宅邸仅厨房就有九间,另有大小天井四十八 个、花厅八间、上下房九十间,还不算他为四个儿子建的小院 落。此后,乱匪举事渐多,道光九年,逢李稽典古稀之寿,他捐 出二千...

    2019-05-27 11:37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