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京都》的原文摘录

  • 日本的电视台、家电制造企业、电力公司、软件开发公司和各路it人士都会来这里祈愿,电电宫堪称守护电信行业的一大圣地。 (查看原文)
    福娃迎迎 2019-09-15 23:24:25
    —— 引自第193页
  • 万城目学在描写京都的代表作《鸭川小鬼》中,提到了“天下三大不如意”,指的是鸭川等间隔情侣、脚尖的冰冷和男人心。 每次在鸭川边发 Instagram(照片墙),地标列表里总会蹦出“鸭川等间隔”几个字,懂得的人便会心一笑一这个词绝对可以入选京都黑话词典了:在三条大桥到四条大桥之间的鸭川岸边,尤其是夏季,总是坐着一对又一对的情侣,不分昼夜,仿佛约定俗成似的,自然地保持着相同的间距,无论是先坐下的还是新加入的,无一破坏规矩。京大不乏脑回路奇怪的研究者,专门去计算这个“等间隔,最后煞有介事地得出结论:三米!他们之间的距离是三米! 也有一些文化分析者说,之所以保持这微妙的等间隔,是日本人与生俱来的距离感使然,既想拥有说悄悄话的私密空间,又要保证不打扰他人。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0:34:54
    —— 引自章节:不如去散步
  • 成为文豪之后,川端康成也如谷崎润一郎那般爱着平安神官里绯红的垂枝樱。谷崎润一郎创作《细雪》的20年后,川端康成让神官的春天又在小说《古都》中重现了,开篇便是女主角千重子和恋人真相约在平安神宫赏花。 千重子一走进神宫入ロ,一片盛开的红垂樱便映入眼帘,仿佛连心里也开满了花似的。“啊!今年又赶上京都之春了。”她叹了一声,就一直伫立在那儿观赏。 他们一来到西边回麻的入口处,映入眼帝的便是红垂操,这景色立刻使人感觉到了春天。这才是真正的春天!连低垂的细长枝梢上,都成簇成簇地开满了红色八重櫻,像这样的花丛,与其说是花儿开在树上,不如说是花儿铺满了枝头。 ……隔着20年的时间,川端康成与谷崎润一郎看到的想必是同一株开满花的树,听到的是穿越了时空的同一声惊叹,再在那惊叹声中心领神会地点头致意。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0:43:19
    —— 引自章节:今年也算是赏过樱花了
  • 谷崎润一郎去世后的第二年春天,遗孀松子在他位于法然院的基前栽下这株樱花,和平安神官内的红垂樱属同一品种。她曾写道:丈夫去世之后,常想起平安神官的樱花。独自观赏那樱花时,便悲伤得难以忍耐。谷崎润一郎爱赏花,因此常住在京都,对樱花有着复杂微妙的感情,从代表作《细雪》中便可看出—— 《古今和歌集》以来,有千万首吟咏櫻花的诗歌。古人多渴望櫻花开放,惋惜它的衰谢,一遍又一遍地吟咏同一事物,少女时代的幸子无动于衷地读过,觉得平淡无奇。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深深体会到古人的盼望花开和惋惜花落绝不是字面上的“风流”。所以每年一到春天,她就怂恿丈夫、女儿和两个妹妹去京都赏櫻花,几年来从未缺过一次,仿佛已变成固定的仪式。 …… 而这样的心情,谷崎润一郎很早就明白了,种植在他墓前的那株樱树,也许就是他在小说中让两个女孩每年春天都会去看的那吧。每年只要看到这花,“她们心里都如释重负,觉得真正不虚此行碰上了盛开的红垂樱,但愿来年春天也能看到此花”。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0:41:44
    —— 引自章节:今年也算是赏过樱花了
  • 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世界上还有那样的事,就无论如何都想去尝试。许多时候,我们被困在世上的某处,并不是因为只能待在那里,而是因为知道得还不够多。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1:55:29
    —— 引自章节:当冬夜渐暖,我最喜欢轻
  • 人各自不同,治愈每个人的东西也各不相同,但能够被草木花治愈的人,也许拥有更敏感的内心。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1:54:06
    —— 引自章节:插花这件事,是旅途,也是人生
  • 想想一生中能同吃晚餐的人数不胜数,能一起吃早餐的人却十分有限,便下定决心要格外珍惜这些能一起吃早餐的朋友。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1:52:57
    —— 引自章节:早餐是人生的希望
  • 本堂前贴着“俗世中自以为是的十诚”,大意是:自认为高却很低的是教养,自认为低却很高的是做慢;自认为深却很浅的是知自认为浅却很深的是欲望;自认为厚却很薄的是人情,自认为薄却很厚的是脸皮;自认为强却很弱的是毅力,自认为弱却很强的是自我自认为多却很少的是分別,自认为少却很多的是徒劳。非常心灵鸡汤,日本寺院都擅长输出这种东西。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1:58:50
    —— 引自章节:希望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战争和秃头
  • 住在京都的人,没有不知道 INODA的。它首先是处文艺地标:第一任老板猪田七郎是位西洋画家,于是这里自1947年创立之初,成为京都文人的聚集地,电影导演吉村公三郎和大作家谷崎润一部曾是店里的常客。文艺风盛行的昭和时代,店内的日常就是举办文化沙龙。第一位向我推荐 INODA 的朋友说:“京都的早晨,从NODA的咖啡香气开始。”后来才知道,这句话不是她说的,而是作家池波正太郎的名言。 INODA能声名远扬至东京,也要归功于这位作家:在随笔集《从前的味道》中,池波正太郎说自己每次造访京时,总要光顾 INODA总店,这里的咖啡“最适合日本人的口味”,后来他患上了“强迫症”,每天必须喝一杯咖啡,全拜此地所赐。他又极力推荐一款牛肉三明治,说那是“男人吃的三明治”。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1:43
    —— 引自章节:咖啡馆里的京都温度
  • 1945年开业的 CORONA,独一无二的鸡蛋三明治秘方,令店主也成了京都知名料理人,2012年2月宣布闭店时,他已是96岁高龄,体力不支,不得不隐退。 La Madrague的店主登门拜访了这位老人,老人毫不犹豫地将三明治秘方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并很高兴有人愿意将这份味道在京都传承下去。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3:08
    —— 引自章节:咖啡馆里的京都温度
  • 梶川芳友数度引用鲁山人的话: 陶器本身并不能表现美,只有体会陶器所盛之物的美,才能随之懂得陶器的美。而所谓“懂得”,亦是与某件“物”坠入爱河的心情。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4:09
    —— 引自章节:美术馆的落地窗前
  • 如果花朵永远绽放,圆月每晚浮现于天空,我们也永恒地存在于世间,那这样的邂逅也不会再带来任何感动了吧?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花的美,是一种与同为这世上短暂存在之物邂逅的喜悦,在无意识中对彼此的生命泛起怜爱之情。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是多数日本人的共同感受。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5:31
    —— 引自章节:像川端康成邂逅东山魁夷那样
  • 人生中运气好的时,就像这个傍晚一样,马路中央当当当地放下铁轨的栏杆,吃着那红薯,看叡山电车呼地开过,向鞍马的方向奔驰而去。这个时刻,就觉得自己的少年时代仿佛正在重来,亏欠我的些无所事事和光怪陆离,正在重新上演,全部要还给我了。我喜欢年轻、仍在生长的地方,尽管偶尔会觉得自己不合时宜地可耻,更多时候被那份年轻所感染,觉得万事万物尚可期待,过了冬天春天必然会从头再来。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8:17
    —— 引自章节:鸭川居民日记
  • 哪本书里这么说过:我们一生中看见满月的机会,出乎意料地寥寥无几。京都却全然不是如此。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9:13
    —— 引自章节:鸭川居民日记
  • 可是入类是这样一种拥有神奇痊愈能力的生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痊愈,但一定会痊愈——这番道理是我们受过伤,变成中年人之后才终于明白的。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0:39:37
    —— 引自章节:今年也算是赏过樱花了
  • 日本神社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在绘马上许愿必须写上真名才能灵。所以在安井金比罗宫的绘马上,全都写着真名。 在安井金比罗宫看绘马,并不是特别愉快的体验。这里就像人性罗场,能够清晰感受到人类的恶意。后来无意中和京都的司机聊件事,他一语道出真相:“京都这个城市,自古就是偷情和畸恋笼罩着弃妇的怨念,不信你再读读《源氏物语》。” (查看原文)
    水色 2019-11-24 22:00:06
    —— 引自章节:道不尽的痴男怨女
  • 有一阵子,我们喜欢聊起一些特别自由的人。那些我们分别认识的,素未谋面或者相见恨晚的人,此刻正在地球的某个角落,追随自由而去,也将继续被自由带走。 在他们的人生关键词里,没有买房,没有养老,没有逃离任何一座城市,没有对抗大时代鄙视小时代;在他们的人生关键词里,只有无穷无尽的自然和宇宙,只有从一站到下一站,像是升级游戏一样,只有沉入海底时背着的氧气瓶,只有漆黑森林中的指南针。 (查看原文)
    Joshua 1赞 2019-12-14 14:00:57
    —— 引自章节:当冬夜渐暖,我最喜欢轻
  • “其实我们店里不接待不会日语的客人,因为没办法沟通。”兴许是司马辽太郎的功劳,老板变得热情起来,递过来一盘昆布,“这个送你吃吧。”如此做派,是京都的传统,也是京都的温情:对于“外人”,他们总是有些顾虑,但这不是高傲,而是担心怠慢了对方。我又想,区分“外人”和“本地人”的那条界线,也许只要一杯酒就能打破。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08-19 13:33:02
    —— 引自第24页
  • 日本人把赏樱叫作“花见”,却把赏红叶叫“红叶狩”,一直觉得后面这种说法甚是有趣,有种狩猎秋天的画面感。古代日本人等待群山层林尽染,需要像狩猎一样不骄不躁。红叶的出现需要太多天时地利的叠加:首先要持续一段好天气,使树叶充分吸收阳光;其次也要有寒冷空气,持续几日气温低于8°C;还要有极大的昼夜温差,且不能下雨。一旦群山尽染,静候多时的古代日本人可不只是痴痴观望,定要采集山间草花,于手中把玩——这是对于秋天的一种态度:要守,也要狩。 (查看原文)
    羊小罗 2019-08-19 13:59:45
    —— 引自第61页
  • 柴犬的念头挥之不去,心情低落的时候常常逗留在宠物店,但因为总在出差和旅游,十天半个月不在家,难以与动物建立一段朝夕相处的关系。搬来京都,公寓严令禁止饲养宠物,从此彻底断了念头。和母亲聊起思思,意识到它也许将成为我人生中养过的唯一一条狗,向往的亲密关系不会再有,心中升起绵长思念。 晚上在书房里工作,客厅里隐隐传来父母看电视的声音,就觉得又回到了童年写作业时的那些冬夜,心想尽管有些亲密关系不会重现,但偶尔命运也会网开一面,那些逝去的时间就这样微妙地重新回来了。 (查看原文)
    Yung 2020-01-16 19:17:50
    —— 引自章节:鸭川居民日记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