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dium is the Massage》的原文摘录

  • 1951年问世的《机器新娘:工业人的民俗》率先研究大众文化,批判广告,批判美国文化,痛快淋漓。1962年出版的《谷登堡星汉璀璨:印刷文明的诞生》研究印刷术,重写文明史,是整个西方历史的重新表述,章节短小精悍,颇似当今博客。1964年的《理解媒介:论人的延伸》研究媒介对社会与人的深刻影响,提出了7条媒介定律,阐释了26种代表性的媒介,成为不朽的传世经典。麦克卢汉是20世纪最负盛名的媒介理论家之一,是信息时代和数字时代的先师和圣贤。他是媒介理论的播种者和解放者,他的思想深刻影响着21世纪的媒介研究。PVI (查看原文)
    远慕 4赞 2018-07-01 14:24:48
    —— 引自第1页
  • 麦克卢汉的媒介理论众多、繁杂又精简。精简版有“老三论":媒介史人的延伸;媒介即讯息;冷媒介和热媒介。经典版为四定律:延伸论(媒介的功能被提升放大)、过时论(媒介的功能变得过时)、再现论(旧媒介再现)、逆转论(一种媒介逆转为另一种媒介)。……麦克卢汉玩弄“媒介即讯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里的关键词“message”,将其变成massage(按摩)、mass age(大众时代)、mess age(混乱世代)。于是就弄出了“媒介即按摩”、“媒介即大众时代”和“媒介即混乱世代”这样的文字游戏。戏仿他的文字游戏,我们还可以将“message”拆解为“me sage”(吾即圣贤),由此而引申出“媒介即我为圣贤的时代”。博客、播客、微博等自媒体把人变成“圣贤”,其功能是多么强大啊!PV (查看原文)
    远慕 4赞 2018-07-01 14:24:48
    —— 引自第1页
  • 这种反常的文风适合他反常的研究方法:探索而不做结论,并置而不做分析,铺陈而不做归纳,发现而不做判断,定性而不做定量,形而上而不做实证;偏重马赛克图像,不搞量化描摹。PVI (查看原文)
    远慕 4赞 2018-07-01 14:24:48
    —— 引自第1页
  • ……“媒介即按摩”是真言。媒介改变人,其影响使人麻木,是阈下的、无意识的、不知不觉的。他说:“一切媒介对我们的影响都是完全彻底的。媒介影响的穿透力极强,无所不在,在个人、政治、经济、审美、心理、道德、伦理和社会各方面都产生影响,我们的一切方面无不被触及、被影响、被改变。媒介即按摩。不了解作为环境的媒介,对任何社会文化变革的了解都是不可能的。PVI (查看原文)
    远慕 4赞 2018-07-01 14:24:48
    —— 引自第1页
  • 我们时代的媒介或过程正在重塑和重构社会性的相互依存,正在重塑和重构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个媒介是电子技术。……社会是由人传播所用的媒介形塑的,而不是由传播的内容形塑的,古今皆然。……字母表和印刷技术养成并鼓励分割肢解的、专门化和分离的过程。电力技术养成和鼓励统一性和人的卷入。如果不了解媒介的运行机制,那就不可能理解社会文化变革。P6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在很大程度上,“焦虑的时代”源于这样的习惯:试图用昨天的工具,即昨天的观念做今天的事情。P7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当今的时代为我们用幽默的方式学习提供了机会。一个令人感悟或富有洞见的笑话常常是意义隽永的,它胜过从封面到封底连篇累牍的陈词滥调。P8 ……幽默是交流系统,是环境的探针,其功能是传播并探索正在发生的事情。幽默给我们提供最吸引人的反环境工具,它不研究理论,但常常是解释变化感知的最佳指针。早前社会的热闹靠情节曲折的故事,昔日的社会需要故事情节。今天的情况正好相反,幽默没有故事情节,没有序列。幽默通常由许多故事叠加紧缩而成。P90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儿童”是17世纪的发明;莎士比亚的时代不存在“儿童”。直到那时,儿童一直与成人世界融为一体;此前,我们当代意义上所谓的“儿童”是不存在的。今天,儿童的成长过程显得荒诞,他生活在两个世界中,两个世界都没有扶助他成长的倾向。“成长”——这是我们时代的新任务,这是全盘的新任务。单纯的课堂教学是不够的。P16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遗憾的是,许多政治改革计划本意是好的,目标是舒缓失业的痛苦,却适得其反。这说明,改革者对媒介影响的真实性质一无所知。P18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不同观点高度一致那种意义上的“公众”已经终结。今天继之而起的是“大众”(mass audience),他们可以当作创造性、参与性的力量,但他们得到的仅仅是一揽子的被动娱乐。……一种新政治形式正在兴起,我们尚未留意其兴起方式。起居室成了选举投票亭。我们通过电视参与自由进军、战争、革命、污染等各种事件,这样的参与正在改变一切。P20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在电子信息环境里,少数群体(minority group)再也不能被遏制和忽视。P22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在前字母表的社会里,主导的感知器官和社会取向是耳朵,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拼音字母表迫使耳朵的魔力世界让位于眼睛的中性世界。……声觉空间是无边际的、无定向的、无地平线的,它寓于隐秘的心灵里,寓于情感世界中,依靠原始的直觉,受恐惧制约。言语是这种空间沼泽的社会导航图。……文艺复兴以后,西方艺术家感知环境的首要方式是依靠视觉。……电路正在我们身上重新创造“原始人”那种多向度的空间取向。P42-48 视觉空间是组织严密的连续体,整齐划一,接连不断;相反,耳朵的世界是无数同步关系的世界。P109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鹅毛笔结束了言语的世界。它消除了神秘性,它产生了建筑和城镇,它带来了军队和文牍。它成为一个基本的暗喻,文明的周期借以展开,头脑迈出了从晦暗到明亮的一步。用鹅毛笔在羊皮纸上书写的手修建了城市。P46 和架上绘画不同,印刷的书籍大大加重了个人崇拜。个人固化的观点成为可能,文字素养赋予人超然和不介入的力量。P48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电路使人们深刻地相互介入。信息劈头盖脑地浇在我们身上,瞬息即达、连续不断。信息被获取之后,更新颖的信息迅速取而代之。电子构型的世界迫使我们从数据分类的习惯走向模式识别的范式。我们再也不能用前后相继的序列去建构世界,搭积木似地、一步一步地构建行不通了,因为瞬息可达的传播产生这样一个必然的结果:一切环境因素和经验因素共存,处在积极互动的状态中。P61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把人的整个环境当作一件艺术品,当作使感知最大化的机器,这台机器使日常的学习成为发现的过程。……环境不是消极的包装,而是积极的过程,只不过看不见而已。环境的基本规则、弥漫结构和总体模式是感知难以捕捉的。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印刷术造就了公众。电子技术造就了大众。公众由分离的个人组成,他们在生活中拥有各自固定的观点。新技术要求我们不再沾沾自喜于固定的立场,要求我们放弃这种分割肢解的观点。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悬置判断“(suspend judgment)的技巧是20世纪发现的技巧,正如发明的技巧是19世纪的技巧一样。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铁路技术创造了天真纯朴、田园牧歌、绿草如茵的神话。它满足了人的渴望:从以都市为象征的社会退隐到乡间生活,人在乡间生活里恢复了他动物的和天然的本性。这是田园牧歌的理想,杰斐逊憧憬的世界,农耕式的民主。杰斐逊设计的民主意在成为社会政策的指南。铁路技术造成最灰暗的郊区及其持久的符号:草坪修剪机。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专业精神是环境,业余爱好是反环境。专业素养把个人融入整体环境的模式中。业余爱好谋求开发个人的整体意识,以及对社会基础规则的批判意识。业余爱好者输得起。专业人士的倾向是进行分类,搞专门化,不加批判地接受环境的基础规则。同事的集体回应形成基础规则,这些规则构成无所不在的环境。专业人士对这样的环境不知不觉、心满意足。“专家”是僵化的人,处在原地不动。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 两种技术的冲突自然会发生在过渡时代。比如,在晚期中世纪艺术中,我们看见人们对新兴印刷技术的恐惧,这样的恐惧体现在”死亡之舞“的主题中。今天,类似的恐惧表现在荒诞剧中。两种恐惧代表着同样的失败:试图用旧技术的工具去对付新技术要求的工作,自然会失败。 (查看原文)
    远慕 2赞 2018-07-05 09:51:34
    —— 引自第6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