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阁寺 短评

  • 388 玑衡 2010-09-20

    多年前读了小说的前半,以为这是那种永远都不舍得读完的小说。昨日读完最后一页,不过尔尔。人事遭际变迁,心性有别当年。

  • 351 蚊多多 2013-01-17

    虽然看的书不多,看的日本文学也不多,但是所看过的日本文学里面,三岛的文风真是独具一格,如果说有的人写书有画面感,那个画面感里有颜色也有声音,那么三岛写的东西总觉得是偷窥的画面,画面是黑白灰的,人物张嘴说话却听不到什么声音。总觉得是这种读后感。

  • 292 蜉蝣 2015-06-26

    美到恨不能整段背诵。有独特的绝美影像感,又有看不清楚,只能闭上眼睛用嗅觉和想象感受的暗处。夏季夜航慢船般的端庄和清爽。

  • 196 神威 2012-08-09

    我早知道三岛好,没想到是这种好,并非我想象中的刚愎暴戾,三岛的文风竟然是偏细腻路线,主人公心中的天人交战,高尚与欲望的搏斗,对欲望的不能割舍与极为深刻的植根灵魂深处的自惭形秽具有极强的感染力,三岛其实是一个行动力十足的太宰,这本书与我心中三岛唯一重合之处就是主人公强烈的自毁欲望

  • 135 left 2012-03-08

    引用南泉和赵州的故事,完完全全是阐述美之于存在的矛盾,也就是这个故事的核心矛盾所在。金阁的美愈发激发了沟口的占有欲,放大了自身缺乏的镜面,太过看中自身也同时太过看中自己的缺陷,于是形成了反抗的矛盾,金阁过于奴役的美,使得沟口瞬间的残暴被唤醒,而在焚烧完金阁占有欲得到满足之后又觉怅然若失,于是又想活下去的念头由此产生,又回到了赵州故事的隐喻。也借由他充分说明了:“美概括了各部分的争执、矛盾和一切的走调,并且君临其上。”

  • 52 鹿酱 2013-02-16

    村上春树在文体和结构上的改动只是雕虫小技,三岛由纪夫才是语言的大师。

  • 56 生活所迫去賣身 2013-01-13

    不知道在说什么乱七八糟就没看懂过一句话

  • 54 weiyi 2011-08-01

    太华美了,抱着书一起死。

  • 50 瓦达西瓦又又又桑只爱这巧克力 2014-07-13

    对自卑的完美主义者的内心情感变化描写也太细腻了!我们国以奇葩情节取胜的当代作家的确是差太远了。

  • 44 陆支羽 2011-07-07

    父亲的巨掌遮盖了我所看到的地狱。人体内侧悚然的丑陋&蔷薇花瓣的内外兼美。南泉斩猫,是斩断自我的迷妄。唯且沉浸于内心的罪恶,而不以行动来体验。“没有目击者、没有见证人”的喜悦。X型的腿&耽溺的虚构→失去童贞。透明的结构体,亦即金阁寺,亦即人。搬运细红土的蚂蚁。人类容易毁灭的形象反而浮现永生的幻想,而金阁坚固的美反而露出毁灭的可能性。没有所谓“各自的认识”这种东西。柏木:改变世界的,不是行动而是认识,并且是一味模仿行动到了极限的认识。《临济录·示众》:“向里向外,逢者便杀。”

  • 40 王大根 2013-09-17

    那时候我还没有把金阁寺读完。那时候我也没有想过之后我会变成这么沟口的人物。如果那时候把金阁寺读完了的话——我大概还是会成为这样的人吧。因为一本书而人生轨迹发生变化,这样的假设实在太可笑了。

  • 41 土呆 2011-08-06

    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占有。

  • 32 Doublebitch 2016-03-07

    男主人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逼

  • 23 远子 2009-12-12

    追求纯粹之美的人都有一颗黑暗的心。借着这颗黑暗的心,他们可以驱走所有虚伪的光亮。

  • 40 Chillalee 2011-10-08

    唐月梅的翻译实在是⋯⋯⋯⋯⋯⋯⋯⋯⋯⋯⋯⋯⋯⋯不能忍受

  • 28 米周 2013-09-28

    从三岛开始,我觉得日本的文学慢慢变得可以接受了。

  • 22 阅微草堂 2013-05-03

    耀眼的才气,带着血粼粼的艺术感来到我的面前。可以和维根斯坦媲美的男人,和郁达夫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读到的最有天才的一个日本人

  • 15 阿梦 2012-03-16

    [ 小朴的书 ] 年少时代,美、感情、理想之类抽象的概念常会被夸张、物化在某一人、物的身上。痴迷它,走近它,俗腻它,抛弃它,由爱到厌烦再到无所谓,偶像的树立与摧毁,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再宏伟、壮阔、梦幻的臆想总归是要落回实处。

  • 18 𝙰𝚣𝚎𝚛𝚒𝚕 2012-09-24

    一个少年对世界身负绝望的反抗 带着对于惊心动魄的美的执念 意图以毁灭的方式来成就自己的心意。你是社会的弃儿 是那沉默与时光黯淡的表象 你是黑暗的影子 是卑微的内心与被拒绝的身份滋长的美好理想骄傲自我 是一个曾经犹豫最终决绝的复仇者。

  • 16 冬至 2013-08-31

    只是不喜欢书中年轻主人翁持着老道的论腔谈人生的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