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上台前后我的生活回忆》的原文摘录

  • 马克思在哲学上的重要性,并不在于他后来分析的:在一个把一切都当作“商品”来生产的社会里面,人是如何“自我异化”的;而是在于马克思早年对黑格尔进行争论时,企图将哲学的原本意义加以“扬弃”。依照这种倾向发展下来,马克思主义实际上便成为自古以来一切哲学的头号敌人。谁要是想“改变”世界、谁要是想让世界变得不一样,也就等于还没开始哲学思考,也就是将人类过去所创造出来的世界历史,误以为就是世界本身。 (查看原文)
    Tough 3赞 2012-04-04 07:13:46
    —— 引自第172页
  • 没有这位德国最后的哲学家,人们就根本不能理解德国的这种演变,他的影响当时在德国之内是没有止境的,现在还是一样。英美世界——甚至连有邓南遮与纪德的意大利和法国,也无法完全了解尼采对德国人的吸引力在哪里,因为这种吸引力的本质对他们来说太过迥异,尼采就像路得,是一个德国独有的事件,既彻底,又预示着灾难。 (查看原文)
    坏卡超 2012-07-17 22:38:20
    —— 引自章节:在希特勒之前与之后的尼采
  • ……并在这一年的冬季学期听了也是犹太裔的韦伯(1864-1920)著名的《学术作为一种志业》的演说…… (查看原文)
    🎄🎄🎄 1回复 2019-03-22 13:49:09
    —— 引自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