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建築家》的原文摘录

  • 安藤忠雄:你想要有创意,就不能只依靠事实与逻辑。你得要有一点智慧。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17:27
    —— 引自章节:其他总
  • 矶崎新:如果建筑太强势和太美丽,人们将无法在里面展现自己的存在。(由此我想到关系近的人们之间是否也存在这样此消彼长的时候,还是需要一种平衡的。)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17:27
    —— 引自章节:其他总
  • 槙文彦: 不要让太多材料卷入其中,会比较容易得到大家的共鸣。预算的控制也是下判断的参考。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17:27
    —— 引自章节:其他总
  • 西泽立卫: 摄影世界与真实世界是完全不同的。有些时候,摄影世界可以在真实世界中启发新的可能性;有些时候,真实世界让好照片得以出现。它们不断相互作用和彼此沟通。观点只有在不同的时候,彼此才能相互作用或沟通,如果观点完全一致,就是沉静无言,默然无声了。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17:27
    —— 引自章节:其他总
  • 黑川纪章:如何在不舍弃自己原有东西的同时,整合、吸取其他的文化。 我认为人过了五十岁以后,运动就帮不上什么忙了。睡眠与思考才是活得久的良方。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17:27
    —— 引自章节:其他总
  • 1、建筑师是用未来的片段组成了作品。他认为自己在与考古学概念相反的镜像世界里工作,用来自过往的片段重新组合着真实。 建筑的命运是注定被时间侵蚀。建筑就像人一样,即使试图抵抗时间,还是会自然老去。 建筑完工以后,我会随建筑自己去发展。我真的不在意人们使用它的方式跟我原先设定的想象是否不同,或者把它改成让他们感觉更愉快、更舒适的样子。即使到那种地步,我还是会喜欢它。这就像是亲子关系。当小孩子长大或到某种年纪了,家长通常会试着不再去管控他们,但这不是说家长不再爱小孩子了。 2、【黑白摄影非常善于捕捉空气与空间的感觉】,而且比彩色照片更能激发想象。当然我也了解彩色的好处,很适合用来呈现造型。 3、在日本,所有建筑营建方面的专家都被分割在不同的作业区块里头,这些作业区块细分得如此之小,【以至于没人知道自己在整个大环境里究竟在做些什么】。 4、盖个方盒子、控制其室内空间。在这控制导向的建筑里,人们使用空调、暖炉或双层玻璃窗。或许这算得上是节能,但并不是生态的。【真正的生态建筑应该对外部空间开放。】说真的,许多西方人认为我们的住宅标准太低,西方人会说,住在那么狭小的地方太可怜了,但日本人并不是那样关心规模大小,对他们来说,建筑如何与外部空间互动,永远更重要。 5、关于“窝”,我喜欢的想法是,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可抵挡气候与自然的终极住所。 伊东丰雄:面临灾难时,人会想要一些真实东西。我开始在作品中思考力量与感情强度的问题,而不再是透明与轻巧性。 6、要形容我对空间的理解以及空间跟建筑的关系,有一个意象描述的最好——水滴落入透明到几乎看不见的光滑水面时。水滴代表建筑,水面代表空间,当水滴溶解消失在水面时,却也同时让水面变得明晰可见。这正是我的矛盾:我从来就不想在空间里搞什么形,结果呢,形就出来了。 (查看原文)
    清 流 2赞 2012-08-12 16:23:34
    —— 引自章节:内藤广
  • 建筑的形式已经不再有国家与国家的差异了。现在只有两种:已经现代化的国家的建筑,和正在进行现代化的国家的建筑。我跟那些来自亚洲其他货架,常把优先性放在凸显国家的建筑师说,日本建筑师已经不再这样思考了。在这种观念上,我觉得自己与欧洲、美国的建筑师比较接近。现在单凭风格其实并不能区别彼此的差异。 (查看原文)
    因一 1赞 2012-12-22 15:55:10
    —— 引自第47页
  • 当你挑选材料时,你得同时和长期处理这种材料、经验丰富的工匠聊一聊。我当时和熟悉纸张与石头特性的专家们讨论过,发现石头被烧时会改变颜色。低温促成了各种色度的黄,高温则让石头变成红色。 我理想中的安心与安全住宅应该是半穴居的,半埋在地下。我可以触摸到泥土与原始的木料,在各方面都得到周围树林的保护。这是一个安全的空间,因为它让人心情平和。安全的感觉可以借助自然材料,自然材料也有助于创造出心情的平和。安全性不代表要使用特别的技术、弄个硕大无朋的结构或厚厚的混凝土盒子。 住宅永远都无法尽善尽美,因为即使它们的外观看起来很好,里面还得传达出让你感动的体验才行。 (查看原文)
    清 流 1赞 2012-08-12 16:25:52
    —— 引自章节:隈研吾
  • 安藤忠雄:今天作为一位建筑师,我仍然感到恐惧。 日本对美的诠释不是静态的,而是认为可以再不断变换的过程中寻找到美。比如季节的到来与消失,我们用直觉体会这些。 西方强调逻辑,东方依靠直觉。而建筑师就是调和西方逻辑和东方知觉的人。 想要有创意,就不能只是依靠事实与逻辑,重要的是自己的作品可以感动别人。 环境,不是形塑了你身处的物质景观,同时也形塑了你的精神世界,城市不是纯机能的配置,也是建立你记忆的心灵构筑。 静思是每天的功课。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6:54:33
    —— 引自第25页
  • 他想知道我的反应,以便捕捉他对我生命史的感觉。 我优先找出最重要的面向,透过这种做法,我可以定义所有次要的课题。 台湾人会很直接地跟我们讲他们需要什么,有很确实的价值观。 日本著名的营建品质与日本的纪律是分不开的,在工地,你看不到混乱,所有的一切都在指定的位置上。这种职业道德是建筑必备的一部分。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6:54:33
    —— 引自第25页
  • 坂茂常在纸上覆盖一层亚力克 把电脑当工具使用,而不是用它做设计。 建筑是不用靠电脑也会变好的领域之一。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6:54:33
    —— 引自第25页
  • 原宏司——地球游牧者,第三世界流浪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6:54:33
    —— 引自第25页
  • 现代的教室以玻璃幕墙对着走道,可能与辅助教育管理或日本日益加重的校园暴力有关。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6:54:33
    —— 引自第25页
  • 我的目的是创造可以让人体验的空间,不知是用眼睛而是用你身上所有的感觉。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7:31:41
    —— 引自第104页
  • 菊竹清训的影响主要是关于想象的力量。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7:31:41
    —— 引自第104页
  • 理想的建筑不会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而只会感觉到大自然。 我的梦想是创造出建筑景观合二为一的建筑。建筑与景观艺术家本身便是一体。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7:31:41
    —— 引自第104页
  • 我盖所有东西不用靠图而是靠想象,连续地想,二十四小时不断地想,无论是颜色,材料还是设计,每天一步步修改。 我们消化了中国,欧洲的文化,也保有了自己的文化。日本是完美的共生文化。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7:31:41
    —— 引自第104页
  • 如果我们想法一样,我们就都不吭声 有两个瞬间是最喜欢的:一是想到好点子的瞬间,二是观看建筑构架最后形成的体验。 观点只有在不同的时候,彼此才能互相作用,如果观点完全一致,就是静默无言,默然无声。 (查看原文)
    边缘 2012-03-26 17:31:41
    —— 引自第104页
  • 谷口吉生:建筑师不是让人变富有的行业,如果你期望的是那样,那你就入错行了。 作为一位建筑师,我必须让自己处在比我更厉害的人之中。 教学是很重要的,但是对创作的人来说,学校并不是正确的环境。 模型这种媒介通常用来确认建筑的形状与基本方向。如果建筑师用黏土,所有的作品都有一种柔软的“黏土样”;如果用白塞木(译注:白塞为balsa的译音,原产于美洲地区的木头。质量很轻,常用于制作飞机模型,故俗称飞机木),所有建筑都会有一种“白塞感”。现在因为有电脑,也就有设计出复杂的模型,因此造成了许多奇怪的、曲线的、扭曲变形的建筑。【建筑师在规划阶段所采用的媒介,或说是辅助工具,决定了建筑最后的结果。】 (查看原文)
    清 流 2回复 2012-07-31 14:59:16
    —— 引自章节:谷口吉生
  • 丹下健三: 教室在学校当然是重要的,但(学生之间)真正的交流其实发生在走廊和校园。在规模更大的类型里也有相同的情形。 沟通,创造没有任何东西能妨碍人们的想法与观念流动交换的环境。 (查看原文)
    清 流 2012-08-12 16:28:18
    —— 引自章节:丹下健三&丹下宪孝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