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iscovering Stanislavsky 短评

热门 最新
  • 1 [已注销] 2019-12-07

    勾勒斯氏艺术理念之渊源:自幼参加艺术保护人马蒙托夫的庄园聚会,乌托邦式的社群观念在其心中萌芽;整全一元的表演观,以及视表演为韦伯意义上的「天职」、与劳作密不可分,实受东正教旧礼仪派和托尔斯泰(通过苏列尔日茨基)的影响,而非接触瑜伽所致;斯在政治上幼稚是后天建构的神话;翻译术语的过程中,「灵魂」被英美译者篡改成「心」,原有的宗教意涵尽失;乌托邦情结延伸至夭折的波瓦尔斯卡雅研究所、莫艺第一研究所等,思考研究所究竟是为剧院输送演员,还是通向个体-人的精神超越,最后由格罗托夫斯基的实验室给出答案;使歌剧摆脱「化妆布景音乐会」的阶段,让歌唱家成为演员,导戏从音乐而非台词入手;所谓晚年形体动作转向,实为早期理念自然而然的发展结果;奥斯特玛雅、彼得·霍尔等后之来者都在吸收斯氏的观点后,推陈出新,另创典范。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