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爱》的原文摘录

  • 我对人类的信心有时会丧失,尽管不常见,但我需要时常提醒自己,我是爱人类的,因为实在有太多的暴力、不公、蠢事、得过且过、对美的漠视,尤其是对于平庸的赞同,来动摇我的信念。 必须热爱人类……但爱是很难的!同样,当你不深切理解悲观主义,你不可能是乐观主义者;同样,不讨厌一点人类,你就不可能珍视人类。一种情感总会带有对立面,就看每个人选择哪一面。 (查看原文)
    海绵鲍勃 2赞 2020-04-13 23:56:10
    —— 引自章节:后记23
  • 最后,我又给我们斟满酒杯。沉默衬托着萨米埃尔的反思。然后我们对视一眼,便上楼去米兰达的卧室。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在经历了这份死亡和重生,交织了最深的绝望和幸福智慧的叙述后,我们需要做爱。我们共度了个夜晚,既淫荡又相互尊重,快感与忧伤并存。从大笑到惊讶,一会儿粗暴,一会儿细腻,我们一直保有默契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古怪又最辉煌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我们饥肠辘辘地来到佩特尔咖啡馆。天气如此美好,老板在门上挂了块小牌子“内院,有阴凉座位 门门有一个小时换衣服并を (查看原文)
    oolong 1赞 2019-11-24 01:18:23
    —— 引自章节:狗 59
  • 他们的生活建立在一种隐蔽的、非正式的、非物质的情感结构之上,然而这种结构却牢固支撑着建筑物,很多的灵感和愿望被象征性地实现了。 我们都在经历着两种生活:事实上的生活和想象中的生活。这两种连体婴儿般的生活比我们以为的要更加相互交织,平行于现实的那个世界是如此重塑甚至改换我们的现实世界。 这将是这本小说集的主题:虚拟的生活构成了真实生活的根基。 (查看原文)
    Sipinggggg 2019-11-27 02:52:15
    —— 引自章节:后记23
  • 文学使我们免于做简单判断。在这一点上,文学与意识形态反应不同,后者倾向于从多元性中找出基准面。 (查看原文)
    Sipinggggg 2019-11-27 02:52:15
    —— 引自章节:后记23
  • 作为复杂性的捍卫者,小说家展示事物间的联系,拓展调查边界,超越结局,而观念论者在同一个多样性中探寻,则是为了找到基准点。 观念论者深挖,小说家照亮。 (查看原文)
    Sipinggggg 2019-11-27 02:52:15
    —— 引自章节:后记23
  • 怎样的一生才是值得活的一生?对于这个问题,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答案。 我永远不会接受有人替我或者替别人来做决定。 在这个问题上,有两个人能达成共识我都觉得可疑;三个人以上,我看到的是独裁。 (查看原文)
    Sipinggggg 2019-11-27 02:52:15
    —— 引自章节:后记23
  • 这种出于自愿的忠贞在两个同性个体间更容易建立,因为读懂对方只需低头看看自己。而在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需要驯服陌生感。 (查看原文)
    fan 2019-12-25 11:39:05
    —— 引自章节:后记23
  • 她当然不会想要看一眼参加婚礼的人群后面,在恢宏大教堂的另一端,在她心怦怦跳挽着父亲手臂进来的大门旁边,发生了什么。 在倒数第二根柱子的暗影中,在挥舞金色锯子的奋锐党的西门雕像的掩护下,有两个男人双膝跪地,神情专注。他们摆出与祭坛最明亮处那对夫妇一模一样的动作。 当神父问埃迪·格勒尼耶是否愿意娶热纳维耶芙为妻时,两个男人中深褐色头发的那位,坚定地说了句“愿意”。随后,当神父向热纳维耶芙提出相同问题时,金发男子涨红了脸使劲点头。尽管十多米的距离隔开了他们与仪式举行的地方,但他们表现得仿佛在透过彩绘玻璃的黄色光线下,上帝的使者就是在对他们说话。 神父宣告:“我宣布你们以神圣的婚姻相结合。”当那对正式的夫妻在主面前接吻时,那对非正式伴侣在他们的角落里做了相同的动作。在埃迪与热纳维耶芙于管风琴的赞美歌声中交换戒指之际,褐色头发的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首饰盒,拿出两枚婚戒,悄悄戴于彼此的手指。 没人注意到他们。 婚礼在主殿进行期间,他们一直激动地跪在那里祷告。仪式结束时,依然没人留意到他们。 在教堂广场上人们例行道贺时,那两个男人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静坐沉思。一直到听不见欢呼声,听不见汽车喇叭声,他们这才起身,从高高的空荡荡的台阶走下,没有摄影师为他们定格这一时刻,没有亲朋好友见证他们的幸福时刻、为他们撒花鼓掌。除了市政厅哥特式尖顶上,在炫目夕阳下击垮巨龙的圣米歇尔,没有其他见证者。 他们急不可待地赶回勒布特大道22号褐发男人的家里,关上百叶窗。他们比热纳维耶芙和埃迪自由,用不着苦苦等到晚上才能在床上一泄激情。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4:18:46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让十分意外,他,竟然,爱上了洛朗。 成年后,让有过一些短暂的艳遇,炽烈的快感,无甚感情的情人。受旺盛性欲的驱使,这位猎艳者把时间花费在去酒吧或桑拿中心瞎混,去花园闲逛,去夜总会在他所讨厌的缭绕烟雾和他憎恨的刺耳音乐中游荡,物色猎物然后带回家。 在遇到洛朗之前,他以为他酷爱这种不受约束的纵欲生活。然而自从他们上了几次床后,他发现他之前的日子既不如他设想的那般风光也没那么不羁——他从那样的日子里体验到了快感、性高潮、自恋的享乐;但那种生活亦令他堕落,就如感情无所依附的唐璜那样,注定一次次重新开始。他将别人矮化到仅仅是肉欲的满足。他的性冲动越是得到满足,便越不喜欢那些男人的陪伴。在睡过他们太多次后,便不再尊重他们。 洛朗重新赋予他生活的滋味、乐趣和尊重。这位金发年轻人是公园皇家剧场的灯光师,无论是聊天、日常采购、做饭,还是在床上,他都会带着同样的欢快投身其中,什么事都能让他兴高采烈。对让来说,洛朗饱满的情绪触发了一场革命——从来只知肉体欢愉的他,发现了爱情。像他那种个性强烈的人,一旦心动便会不管不顾。他宠溺他,用礼物、用亲吻淹没他,用总也满足不了的欲望扑向他。 让决定对他们的关系全力以赴,鉴于社会不容许两个男人的合法结合,于是他便想出个借壳结婚的主意。保有小众的性取向,并未令洛朗和让感觉沉重,他们是那样热爱生活,享受着他们不同寻常的境遇。他们甚至有一种隐隐的自豪感,骄傲于自己属于小众人群,能感受到只属于圈内人的战栗。他们同时往来于公开的世界和秘密的世界。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并不在意人们授予普罗大众却不授予他们的那些东西!不过他们也能从中汲取灵感,通过玩一点小花招来达到目的…… 他们就是这样于4月13日下午在圣-居迪勒大教堂,躲在埃迪和热纳维耶芙背后结了婚。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4:41:33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不,他的注意力全在如何吸引在场的年轻女性上,他抱起脆弱的克劳迪娅只不过是为了向她们展示一幅温柔男子汉的画面,因为这种情形总能打动女人。 让和洛朗惊愕地见证了这一切。他们知道这对夫妇正在滑向地狱。唯一困扰他们的是,何处是底部? 相反,对让和洛朗来说,做爱被注入独特的含义,他们贪婪地寻求安全感,仿佛四肢交缠可以构筑一处应对世间暴力的避难所。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38:26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来到深红色砖墙的教堂跟前,让和洛朗自问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将他们带至此地的,更多是惯性而非意愿,这游戏已经提不起他们的兴致。如果说多年来他们一直鄙视埃迪,现在他们把责备的目光转向热纳维耶芙。她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离开这个无耻的男人,反而还要委身于他?要么她病态般地懦弱,要么她还爱他,可这同样病态。因为他们不知道选择何种结论,怯懦或受虐狂?他们希望逃离他们的这对孪生夫妻的可怕婚姻。这一切与他们还有什么关系吗?没有任何关系。在教堂门口,他们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关注埃迪和热纳维耶芙,绝不反悔!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40:59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热纳维耶芙仿佛脱胎换骨,年轻了十岁,长高了二十厘米。尽管衣着朴素,仍显得高雅可亲。她抱紧孩子,没有掩饰自己的激动。一旁的埃迪无精打采、胡子拉碴,像条被拴住的狗陪着她,一脸怒气。与前几次相反,这次他没有装腔作势。 他们身后的大门吱嘎响了一下,一条黑影溜到右侧最后一排与他们的位置对称的地方。让和洛朗猜到了即将发生什么。 那个深褐色头发的伊比利亚男子蜷缩在一把椅子里,非常担心被人看见。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40:59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热纳维耶芙面带微笑,时不时朝远处的角落里扫几眼,有时候是右边,有时候是左边。她的犹疑说明她猜到有个她看不到的人也在现场。过了一会儿,她把叫大卫的这个孩子高高举起,献给远方。 西班牙人聚精会神地看着洗礼仪式,根据情形,一会儿跪下一会儿起身,嘴里喃喃着祷告词、哼着颂歌,在说“阿门”画十字时尤其用心。 让和洛朗对视了一眼,这人与他们在圣-居迪勒教堂婚礼时的表现一模一样。不用怀疑,他把这场洗礼仪式看成是自己的仪式。 “肯定是孩子的父亲。”洛朗低声道。 “他看上去不错。” “是的,”洛朗附和道,“他跟你有点像。 让受宠若惊,不知如何回答。 “而且,”洛朗继续道,“如果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那边的那个孩子应该也是褐发。” “唔,唔……总而言之,我很高兴热纳维耶芙找了个情人,这增加了我对她的好感。” “我也是,尤其是她的喜好跟我一样。” 让呆了一下。经过十五年的共同生活,这样的恭维比他们初次相遇的春天更让他激动。洛朗观察着埃迪无精打采的神情。 “即使做丈夫的还一无所知,他已经有所怀疑,嗅到了什么。一顶漂亮的绿帽子……” “是的,终于戴上了!”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40:59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同样的头发,同样的身材,同样微驼的背,”洛朗总结道,“好吧,脸有点儿不一样。当然还有很多细节我无法核实,虽然我很想这么做。” “那么,你还一直爱我?” “那也得你信,”洛朗耸耸肩嘟哝道,“你呢?” “回家就证明给你看……” 让发动汽车,开得有点急切、躁动、大胆,一直到勒布特大道。 让和洛朗每次在教堂窥视格勒尼耶一家后回到家里,都要做爱。每次的相互爱抚都会被一种崭新的感觉滋养。这一次,是一种粗暴的感觉潜入,当然是可控的粗暴,那意思是“我非常渴望你”,并且注入了他们第一次缠绵时的那种魔力。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52:25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那你呢?” 让没有回答。他从不用词语表达梦想或失望的心情,更遑论这样的言论。他岔开话题道: “你有那么多情吗,我亲爱的洛朗?” “你不回答我,还要攻击我。你呢?” 让还是不出声,洛朗直截了当说他是不是在跟一个笼子说话: “你呢?” “我……我不许自己有你那样的想法,因为那会让我自责自己是个同性恋,让我颤抖,让我……” “那样管用吗?” “不管用。但我一直如此。” “说到底,你是同意我的。承认吧!承认你嫉妒那些异性恋,他们来上一次就可以繁衍后代,即使他们并不相爱!承认你渴望有个孩子绕膝,一个带着你我烙印的孩子。说吧,说出来!” 让迎着洛朗的目光,他慢慢地、几乎不情愿地用眼神表示承认。他立刻感觉眼眶湿润,不知为什么,开始抽泣。洛朗揽过他的脑袋抱在怀里,任由他卸下心防。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8:55:41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轮椅被送到勒布特大道时,洛朗苦涩地发问道: “让,你曾经问过有一天要面对如此考验时,你将会如何表现?这不,考验来了……” 让凑近洛朗,手指轻贴他的嘴。 “这是一场对你的考验,不是对我。我并不需要强迫自己来照顾你,我没做任何牺牲,我爱你。”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9:03:07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当洛朗在圣诞节前夜离世的时候,让想到过自杀。后来他在闪烁着彩灯、堆放着永远不会被拆开的礼物的圣诞树下,统计着需要通知的人、要完成的手续,规划如何安排葬礼、对他的生意所需采取的措施……逃避这些事务、留给陌生人处理是懦弱的表现!出于对陌生人的尊重,他推迟了他的自杀。 他护送洛朗的遗体回到布鲁塞尔,在伊克泽尔公墓买了两块墓地,细致周到地操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9:03:07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让决定任自己油尽灯灭。 可惜,他结实的身体却一直拖住他不放。忧伤、烦恼、厌倦足以腐蚀他的生活,却还不足以带走他。他读经典小说打发无聊时光时,羡慕那时的人还会因伤心而死……克莱芙夫人凋萎了,巴尔扎克的女主人公同样如此……而他没有。“女人哪,”他心想,“她们的忧伤是不是更茁壮有力?是不是他的性别阻止他为情而死? 拖拉了五年,一场重感冒终于让他一病不起。他下决心不叫医生,或者说故意不让医生及时出手。 当他知道大限已至,他闭上眼睛心里想着洛朗。在他内心深处还残留着一点孩子气的宗教信仰,他希望人们从前告诉他的是真的:他将与心爱的人重逢…… 他的生命停止了,带着信心,带着嘴角的一丝微笑。 (查看原文)
    兰庭幽气 2020-01-12 19:03:07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很可能他们有些害怕…我们之中有谁在接触太多不幸后,不担心会被传染呢? 后来我们知道不幸不是一种会传染的病毒,我们害怕的不再是不幸本身,而是害怕面对不幸。无力感将我们拖入艰难的境地,为我们的负能量打开方便之门。这种负能量刺激人去凝视虚空,推我们俯身向着火山口的熔岩,去凑近、嗅吸那灼热致命的气息… (查看原文)
    幕府 2020-02-01 12:08:03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 如果说他们依然相爱,那是因为已经习惯他们的爱情,也不那么视为奇迹了。每个人都会自问,如果当初做出另种选择,如果没有选对方作为伴侣,如果没有从人群中看中对方,他们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这些令人脑的问题自然没有答案,但黯淡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查看原文)
    幕府 2020-02-01 12:08:03
    —— 引自章节:布鲁塞尔的两位先生 1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