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新青年》的原文摘录

  • 生了,长了,死了。不过几台酒,十几盘麻将。东南西北风轮转,闷豆捉鸡清大对。在襁褓里,尚不知人间这一出周而复始的戏。 (查看原文)
    ▲amao 2020-04-09 16:10:46
    —— 引自章节:小城食客/赵蕴娴
  • 马勇:我觉得我们可能从戊戌的教训当中看到,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一个分工合作的社会,每一个人只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认为1898年所有问题的症结,就是知识人超越了自己的专业知识指引,做了很多自己没有能力去把握和做成的事情。 我们今天去读康有为的上书,有好多建议,币制改革、国际贸易平衡,但是这些东西在张荫桓、李鸿章眼里面,太小儿科了。这些体制内的大臣,比知识人得到的信息更多、更全面、更重要,他们要么是已经做了,要么是知道而没能做。所以我讲,知识人要守住自己的边界 当然,政治家也要检讨,政治家能不能有一个宽容心如果不是这么一个结局,而是通过充分的审判,充分的辩护,这个事情今天还要我们这样讨论吗?不要讨论了。 (查看原文)
    四万 2021-01-29 13:13:22
    —— 引自章节:寻找谭嗣同/许知远
  • 单读:当你最初听到网络上传“佛系青年”的时,你是什么感觉? 成庆:我觉得跟佛教没太大关系,但是它反映了这个社会普遍的挫败感。因为我们在第一线接触大学生,大学生那种生命中的挣扎和追逐,背后隐藏了一个非常大的空洞,这个空洞就是我不成功就必定会被抛弃,这种挫败感才形成“佛系”。这些讲佛系的人,常常都是拿佛系来自我消解跟调侃,但是他们的追逐心绝对不佛系。 单读: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应该在谭嗣同身上找到强烈的共鸣才对。 成庆:对,但是他们的反叛常常会内化为一种段子,戏谑,是被动型的,很少有人主动重新定义这个世界。现在的年轻人太主流,太追求一种被社会界定的理想生活这是他们最危险的部分。 (查看原文)
    四万 2021-01-29 13:22:33
    —— 引自章节:寻找谭嗣同/许知远
  • 迈克尔在他的书中认为,达廷顿与历史上其他乌托邦社区的不同之处非常多:“他们没有让集体动员取代个人的物质奖励,也没有以平均主义的形式分配产权,更不会用集体所有制取代私有制。…他们也没有用大规模的集体居住取代个人家庭,虽然自由性爱在达廷顿曾经存在,但他们并没有集体的性关系。他们在工作组织上没有取用民主制,没有授权成员自由选举他们的经理或在不同时期选择他们喜爱的工作。他们没有在集体生活中引入象征式,除非通过艺术。” 达廷顿不像震派社区那样要跳集体摇摇舞并实行禁欲,也不像摩门教那样主张一夫多妻,更不像纽约上州的奥内达( Oneida)社区那样实行群婚,他们没有实行财产公有制,而是用信托基金的慈善方式进行管理,他们曾在早期的学校中尝试过自治,但整个组织还是建立了行政层级。和历史上那些激进的乌托邦社区相比,达廷顿其实相当温和保守。 *Michael Young, The Elmhirsts of Dartington, P101 (查看原文)
    四万 2021-01-29 16:33:15
    —— 引自章节:乌托邦田野:达廷顿实验/欧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