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HRENHEIT 451华氏四百五十一度》的原文摘录

  • 小时候我爷爷就去世了,他是个雕刻师傅。他非常仁厚,非常博爱,他帮忙清扫我们镇上的贫民窟,还做玩具给我们,他一辈子做了数不清的事,他的手从没停歇过。他去世后,我突然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为他而哭,而是为他做过的那一切而哭。我哭,因为他再也不会做那些事了,他再也不会雕刻木头,再不会帮我们在后院养鸽子,或是像他原来那样拉小提琴、说笑话给我们听了。他是我们的一部分,他死了,一切动作也死了,而没有人像他那样做那些动作。他是个个体,是个重要的人,我始终忘不了他的死。我常想,因为他死了,多少美妙的雕刻永远不会诞生了。这世界少了多少笑话,多少自家养的鸽子不再被他的手抚摸。他塑造了世界,他贡献了世界。他去世的那一夜,世界上损失了千万个仁善的动作。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1赞 2012-12-09 00:08:53
    —— 引自第169页
  • 人死后必留下一些东西,我爷爷说。一个孩子,一本书,一幅画,或是盖了一栋屋子,一面墙壁,做了一双鞋,或者栽了一座花园。你的手触碰过某样东西,那么死后你的灵魂就有地方可去,人们看见你载种的那棵树或那盆花,而你就在那儿。做什么事并不重要,他说,只要在你的手拿开之后,你触碰过的东西从原样变成了一件像你的东西。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0赞 2012-12-09 00:15:39
    —— 引自第170页
  • 不要寻求担保。也不要指望可以在某件事、某个人、某台机器或者某个图书馆中寻求解脱。要自己解救自己,如果你沉溺了,至少在死的时候,你知道自己正在游向岸边。 (查看原文)
    喂,是念念啊 4赞 2012-02-15 12:32:01
    —— 引自第99页
  • 在基督诞生之前,有一种笨鸟名叫凤凰,每隔几百年它就筑起一堆柴火自焚。它一定是人类的一等表亲。但是每回它自焚后,又会从灰烬中跳出来,让自己重生。看来我们也在做同样的事,一遍又一遍,但是我们有一样要命的本事,是凤凰所没有的。我们知道自己做过的蠢事。我们知道自己千年来做过的所有蠢事,而只要我们知道这一点,并且随时把它搁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总有一天我们会停止堆筑柴薪,停止跳入火中。我们会偶然找到几个记得每一个世代的人。 (查看原文)
    牧羊的水鬼 5赞 2017-09-13 12:32:27
    —— 引自第177页
  • 还有,牢记一个念头:你并不重要,你什么也不是。将来有一天,我们荷载的东西也许能帮助某个人。但即使是许久之前,我们手头有书的时候,也并没有运用书中得来的知识。我们一味侮蔑先人,一味唾骂所有可怜的故哲。往后这一星期、一个月、一年,我们会遇见许多孑然孤零的人。等他们问我们在做什么,我们可以说:我们在记忆。这样我们才会终究获胜。将来有一天,我们会记住太多东西,因此制造出有史以来最大的铲子,挖出旷古绝今的大坟墓,把战争铲入墓中,封起墓穴。走吧,我们先去建造一间镜子工厂,往后一年只生产镜子,对镜好好审视自己。 (查看原文)
    牧羊的水鬼 5赞 2017-09-13 12:32:27
    —— 引自第177页
  • 将来有一天,等它在我们心中尘封一段长时间之后,它会从我们的手,我们的口中传递出去。其中有许多会是错的,但也会有刚好足够的部分是对的。我们今天就开始上路,观看这世界和它的言谈举止,观看它的真面貌。如今我要饱览一切。而尽管它进入我脑中时无一属于我,但过一阵子它会在我脑中凑拢,就会成为我。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的天,我的天,看看外面,我的外面,我的脸孔外面的世界,而唯一能真正触摸它的法子,就是把它搁在它最后会成为我的地方,在血脉中,在它每天悸动千万次的地方。我抓住它,它就永远不会溜走。总有一天我会紧紧抓住世界。此刻我已有一根指头勾住它;这是个起头。 (查看原文)
    游来游去 4赞 2015-12-09 23:25:38
    —— 引自第175页
  • "If you don't want a man unhappy politically, don't give him two sides to a question to worry him; give him one. Better yet, give him none. Let him forget there is such thing as war." "Give the people contests they win by remembering the words to more popular songs or the names of states capitals or how much corn Iowa grew last year.Cram them full of non-combustible data, chock them so damned full of 'facts' they feel stuffed, but absolutely 'brilliant' with information. They'll feel they're thinking, they'll get a sense of motion without moving. And they'll happy, because facts of that sort don't change. Don't give them any slippery stuff like philosophy or sociology to tie things up with." (查看原文)
    芹泽虾饺菌 2赞 2012-06-30 16:51:11
    —— 引自第25页
  • 给他们填满不易燃的信息,拿“事实”喂饱他们,让他们觉得胃胀,但绝对是信息专家。这么一来,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在思考,明明停滞着却有一种动感,他们就会快乐,因为这类事实不会变化。别给他们哲学、社会学这类狡猾易变的玩意,往那方面思考就会忧郁。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赞 2012-12-08 22:56:50
    —— 引自第66页
  • 他觉得心情舒坦,非常自在。“为什么你不在学校里待着?每天都 看见你在到处转悠。” “哦,他们不会想念我的,”她回答说。“我不合群,他们说。我 跟他们合不来。太奇怪了。我其实很喜欢和人交往。这要看你说的交往是什么意思,是吧?对我来说,跟人交往就是和你谈论类似这些事 情。”她把从前院树上掉下来的胡桃踩得嘎嘎作响。“或者谈论这个世 界有多古怪。和别人相处感觉很好。但是我想,把一大群人聚在一起 又不让他们谈论,这并不是交往,你觉得呢?一小时电视,一小时篮 球、垒球或跑步,再有一小时抄写历史或者绘画,接着又是运动;但 是你知道吗,我们从来都不问问题,至少大多数人不问;他们只会把 答案抛给你,乒、乒、乒,而我们坐四个多小时听屏幕上的老师讲课。 那些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交往。大量的水流从无数个漏斗的喷口和底 部涌出,他们告诉我们这是酒,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使我们精疲力 竭,一天结束时,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爬上床去睡觉,要不就冲到游乐 园去欺负别人,要不就拿着大钢球去砸窗乐园砸窗玻璃、去毁车中心 毁汽车。或者开着汽车在街上狂飚,玩玩”小鸡撞车轱辘“的游戏, 看看自己离街灯柱究竟能有多近。我想我就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完 全没错。我没有一个朋友。这也许可以证明我确实不正常。但是我认 识的人不是在大喊大叫、发疯般地跳舞,就是在相互殴打。你有没有 注意到最近人们都在互相伤害?” “听上去你已经年纪一大把了。” “有时候我老得像个古人。我害怕跟我同龄的孩子。他们相互残 杀。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吗?我叔叔说不是这样的。单单去年 就有六个朋友被枪杀。还有十个在毁车时丧了命。我怕他们。他们不喜欢我,因为我害怕。我叔叔说,在他祖父的记忆中,孩子们不会互 相残杀。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的情况与现在完全不同。 他们相信责任,我叔叔说。你知道吗,我是很有责任感的。很多年前, 我想要得到别人对我的责任感时,... (查看原文)
    檸檬不檬 2赞 2014-05-05 19:13:22
    —— 引自章节:第三部分:万物隐在阴霾中-> 一个柔和的笑容
  • 没有钉子和木头,你就造不了房子,如果你不希望别人造房子,就要把钉子和木头藏起来。如果你不想让一个人对政治有所不满,就不要让他知道问题的全部,免得让他担心;是需要让他知道事情的其中一面。然而最好的做法是什么都别让他知道。其他忘了有战争这种事情存在。即使政府效率低下、机构臃肿、赋税高得让人发疯,但是宁可这样也别让人们为政府操心。让人们去参加各种竞赛,只要记住流行歌曲的歌词、州府的名字或者去年爱荷华州产了多少玉米,他们就能够获胜。把他们的脑子塞满各种冗长的数据,用各种“事实”把他们填得满满的,几乎噎到透不过气,但是他们绝对会认为自己通晓各种信息、聪明过人。于是,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在思考,他们会有一种朝前发展的感觉,虽然事实上根本就没动过。他们就会感到幸福快乐,因为那样的事实是不会有所变化的。不要给他们像双语或社会学这种难以捉摸的东西,别让他们觉出事情之间的联系。那会让人感到忧郁。 (查看原文)
    Jim Moriarty 2赞 2016-02-02 15:15:47
    —— 引自第69页
  • 给他们填满不易燃的信息,拿‘事实’喂饱他们,让他们觉得胃胀,但绝对是信息专家。这么一来,他们就会觉得自己在思考,明明停滞着却有一种动感,他们就会快乐,因为这类事实不会变化。 (查看原文)
    陈桐 2赞 2018-03-12 10:02:41
    —— 引自第66页
  • 他跨出河水。 陆地拥向他,像一股巨浪。他经受不住那黑暗和乡间的样貌,还有吹得他浑身冰冷的风带来的数不清的气味。 (查看原文)
    Sinclair 1赞 2017-03-13 01:03:23
    —— 引自第156页
  • 时间在午后的阳光下睡着了。 “烧掉一切。火是光明的,火是洁净的。”比提说。 “我快乐。”米尔德里德咧嘴灿笑,“而且以此为傲。” 蒙塔格说话迟疑,而且带着强烈的不自然。他这儿那儿随便念了十来页,最后念到这一段: “据估计,有一万一千人曾经数度遭受死亡之苦,也不肯屈从瓦全。” “这是什么意思?毫无意义!”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我坐在这儿,知道自己活着。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书遭人憎恨畏惧,因为它们呈现出生命真相的毛孔。我们生存的这个时代是花朵赖花朵维生,而不是靠丰沛的雨水和黑色沃土生长。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第一样:质,信息的肌理。 第二样:消化信息的闲暇 第三样:依照前两样的互动所获得的知识来行为的权利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人们在享乐。” “是在自杀!杀人!”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我们停在了我家门口。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火究竟为什么这么可爱?不管我们是什么年纪,是什么使得它吸引我们?”比提吹掉火苗,又点亮它。“它永恒不停地动;是人类冀望发明,却始终未达成的东西。或者应该说,是近乎永恒不停地动。”……它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销毁责任和后果。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 他感觉有如抛下了一座舞台和无数演员。他感觉好似他已远离一场大型降魂会,远离一切妮妮喃喃的幽魂。他正脱离一个骇人的不真实,进入一个因为新奇而显得不真实的真实中。 (查看原文)
    谢宛风 1赞 2017-08-06 22:36:19
    —— 引自章节:全篇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