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体”之前 短评

热门 最新
  • 1 愿为倦游鸟 2020-07-20

    对年轻学者来说,若著作疏阔一些但是规模具备,或许也未尝不是一部好著作。一位让我畏佩的同门对此书评价很高。 但我读后还是持相对保留的态度,因为我总觉得,这和我心目中有远大气象的年轻学者的面目还是不太相符。书中很难说提出了什么哪怕空疏一些的意见,也似未见著者所持论。十八般兵器舞了一通,未曾伤得人分毫。 当然了,作为一个成就远远不如本书作者的学术界垃圾,很可能我的看法是完全错的。既然人文学术的血液正处在新旧更替的变化期,那就让时间来检验各自的选择吧。如曰不然,请俟来哲。

  • 0 艾睿可 2020-05-20

    对早期文体的源流、分类、定名的研究,离不开对先秦两汉学术史和政治制度史的认知,早期文体研究完全可以视作先秦两汉整体史学研究的一部分。此书的创见和新见可能都是得益于这样的视角。作者将早期文体的创造归结于礼,并认为在礼的统摄下形成了诗、书、祝三大系统,在王纲解纽之后又由此三大系统衍生出更多的文体。我赞同作者文体出于王官的整体见解,但不觉得王官时代有诗、书、祝这样泾渭分明又自觉的分界,就像当时的职官职能未必泾渭分明一样。

  • 0 杨杕 2020-05-16

    皓首穷经不若地土翻了个白眼儿。

  • 4 梼杌 2020-04-29

    出土文献和海外汉学(外语文献)是当下学界两把提升研究格调的利剑,若非专门研究,还得适可而止,关键得为自己的论述服务。本书题目和目录都很吸引人,但过于倚重出土文献的弊病是,传世文献有明显缺失,就拿文与体这一部分来说,自先秦至魏晋都很受关注的形神之论却无涉及,对得出的结论不敢苟同。汉代部分也无甚新意,感觉是因为关注材料不足的原因…… #清晨与朋友讨论读书心得,吐槽完后陷入you can you up的祖传古典命题之中,于是互相安慰:这么多年了,写不出好文章,难道还看不出文章的好坏么#

  • 2 无断绝 2020-04-22

    本书选题很有价值,很善于综合诸说,框架结构的建设也非常厉害。但是,每一个问题都没有进行深入研究,也仅仅停留在综合诸说,并进行一定的评判上。在这一点上,我同意“王十三”的论断,第一章把基本问题说清楚了,但“沉溺于大量已有成果,拓展也略缺”。虽说作为一个年轻学者,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我们看水平,是要把青年学者和中老年学者一起拿来比的,而不会因为谁年轻,真理就会被打折的推给读者。

  • 0 北师大的兔几精 2020-04-22

    对于青年学子而言很不错了

  • 1 [已注销] 2020-03-17

    文体概念虽然晚出,但文体形态以及相应的文体观念早已存在。最早的文体,往往配合仪式,仪式又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其文体特征。中国早期文体的分化、区分以及相应的文体观念,是受政教约束的,具体而言由礼所统摄,由此可归纳出“诗”、“书”、“祝”三系。东周以绛,随着礼崩乐坏,旧有三系逐步演化为诗賦类、论说类、文书类、叙事类、祝卜类等几大类,中国古代问题框架趋于定型。

  • 1 王十三 2020-02-02

    四星主要是给予第一章,算是基本把文、体和文体的情况说清楚了。前人虽有梳理,一来没有该著广博,二来,也是更关键的,仅是列出诸多义项,而不能说清楚内在关联,这也是古代文学研究的通病。该著之得,在于出土文献的利用和文字学的知识,但失只怕也在于此,或许太过于熟悉,大量征引,某些不免琐碎肾而离题。第二章以下,也确有独到发现,但总觉少了些意思。不少内容意在超越前人陈说,但似乎突破不大;另有些部分,或沉溺于大量已有成果,拓展也略缺。但不管怎么说,仍属同领域中的佳作。

  • 1 Pure Poison 2020-01-08

    本书大体持“文体出于王官”论,以“礼”为文体声称和分化的背景,又从王官的三种司职过渡到三类文体的萌兴(诗、书和祝),认为此三者为中国文体之滥觞。稍后进入东周与秦汉。基本上把先秦至秦汉所有的文体都谈到了,但是是否都论述详尽,还有待评议。个人比较不认同其中谈到礼”和文体分化之缘由的判断。

  • 1 宋讲理 2020-01-07

    三星半,讨论早期“文体”概念的生成与发展,确立了以“礼”为中心的诗、书、祝三系说,总体读来似乎新见不是太多,比较值得肯定的是作者对文献和成说的搜罗,脚注与引文也极多,观感就是涉及到的面很广,但都是各家各路说法,有时候甚至是常识的梳理,最后实际上看似梳理了三系,但也不见得是独见,而且好像也被传统的经学观念束缚住了。

  • 5 维舟 2019-12-28

    选题很有价值,盖探讨中国文体之生成,即意味着讨论中国社会的文学观——这是自近百年来“文学史”书写之初就存在的大问题,其对“文学”的认知与现代拟照西方而界定的“文学”同中有异。作者所下功夫很深,可说相当扎实,但持论近于正统,穷本究原,乃归于“六经皆礼”,所论不免拘执,未为通达。六经本是更早的思想儒家化的结晶,本书则执以为根本,力排“泛巫主义”,而将巫视为职官之一,但巫在上古其实是弥散性的,而非制度性的。对“文”字的解释最可见其视角所重,弃宇宙论而守儒家之“人文”。对战国以后文体流变梳理清晰,至东汉而止,似可补论:文体至魏晋确立,也因这是一个空前注重形式,由此达臻艺术自觉、文学自觉的时代。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