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石像》的原文摘录

  • 图利乌斯 ……帝国的意义,就在于让空间失去意义……当疆土占得足够多,便连成一个整体。……远征天狼星,殖民老人星。然后呢?还得返回。因为不是人在征服空间,而是空间在剥削人。因为空间是不可避免的。拐过一个街角,你认为是另一条街。其实还是同一条街,因为这些街也同样处于空间之中。同样的立面和装饰,各种雕塑,挂着门牌号,随便起个街道名称。目的是让人别想到这种可怕的、水平的同义反复。因为一切住所,地板、天花板、四壁,都是这样。东西南北。一切都是平方米。也可以说是立方米。住所就是死胡同。或大或小,绘有公鸡或彩虹,但都是死胡同。一间厕所和整个波斯的区别,尽在于尺寸的大小。更糟糕的是,人本身也是死胡同。因为人本身也就是直径半米的死胡同。在最好的情况下。无论用立方体还是解剖学还是其他方法来测量体积…… 普勃利乌斯 也就是说,是空间中的空间? 图利乌斯 是的。物中的物。囚室中的鸟笼。无聊荒漠中的恐怖绿洲…… (查看原文)
    未注销 2020-04-13 04:03:34
    —— 引自第94页
  • –什么是标准? –他说,就是置身帝国境内,再加上选择的缺失。也就是无处可去。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09 23:35:43
    —— 引自第12页
  • 监狱就是空间的缺乏,其补偿就是时间的过剩。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09 23:47:31
    —— 引自第28页
  • 因为,没有之前和之后的事件就是时间。纯粹的时间。时间的截面。时间的一部分。就是失去原因和结果的东西。铁塔就由此而来。铁塔中的我们由此而来。摄像头也由此而来,目的是让铁塔中的一切在纯粹的时间中流逝。比如说,就是在一种最纯净的时间中流逝。就像在真空里一样。意义就在于此。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10 15:40:51
    —— 引自第65页
  • 可惜的原因在于,诗人所说的话是不可重复的,而你所说的话是可以重复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是一个诗人,你的生活就是俗套。因为一切都是俗套:出生、爱情、衰老、死亡、元老院、波斯的战争、天狼星和老人星,甚至恺撒。而关于天鹅及其双重人的话却没人说过。罗马的出众之处,就在于它产生了许多诗人。恺撒当然也有过不少。但历史不是恺撒们的作为,而是诗人所说的话语。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10 22:42:08
    —— 引自第81页
  • –所有的一切迟早都会成为怀旧对象的。因此,哀歌就是最流行的体裁。 –还有墓志铭。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10 23:21:44
    —— 引自第131页
  • 人是孤独的,就像一个被遗忘的思想。 (查看原文)
    高明的愚人 2020-05-10 23:55:39
    —— 引自第17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