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Explain Things to Me》的原文摘录

  • 当我年轻的时候,一所名校的女生们在校园里被强奸,而大学负责人的回应方式是告诉所有的女生,天黑之后不要外出,或者干脆不要外出。进屋去。(对女人来说,禁闭一直都在等着包围你。)有恶作剧者弄了一个海报,公布了另外一种方案,就是天黑以后禁止所有男生出现在校园。这两种解决方案在逻辑上是对等的,可是男人们非常震惊,竟然有人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暴力就要求他们消失,让他们失去活动和参与的自由。把肮脏战争中的消失称为犯罪很容易,可是数千年来,让女人从公共领域、从族谱、从法律地位、从声音和生命中消失又该叫做什么呢? (查看原文)
    Ixtab 5赞 2020-11-12 10:12:08
    —— 引自章节:祖母蜘蛛......065
  • 当一个女人指控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位于现存秩序中心的男人,尤其如果这件事和性有关,那么常见的回应往往不光是质疑她指控的事实,连她说话的能力以及权利也会被质疑。一代又一代的女人被告知,她们要么在做梦,要么太糊涂,要么在设局下套、阴谋陷害,要么撒谎成性,要么是以上全部。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3赞 2020-05-31 00:29:29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 男人向我和其他的女人解释事情,不管他们是否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一部分男人。 每个女人都知道我在说什么。……它让女人不敢说出自己的声音,或者当她们敢说的时候却无法被人听到;就像街头的性骚扰一样,它向女人暗示“这不是她们的世界”,从而让年轻女人陷入沉默。它训练了我们的自我怀疑和自我限制,同时助长了男人毫无支撑的过度自信。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男人向我解释事情(2008) ......001
  • 在礼貌的交谈中,这是一种表达权力的方式,这种权力和那些在不礼貌的交谈以及身体威胁和暴力中的权力是同一种。同样的权力还表达于我们的世界如何组织,如何噤声、抹去和湮灭女人:作为平等者、参与者、拥有权利的人,甚至很多时候作为生命。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男人向我解释事情(2008) ......001
  • 拥有到场和说话的权利是生存、尊严与自由的基本条件。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男人向我解释事情(2008) ......001
  • 谋杀是这种独裁最极端的形式。通过谋杀,杀人犯声张他拥有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利,这是控制他人的终极手段。即使对方是“顺从”的情况下也仍然可能如此,因为控制的欲望来自顺从本身无法消解的一种愤怒。不管这种行为背后是何种恐惧,何种意义上的脆弱,它都同时来自一种自以为应得的权利,一种将苦痛甚至死亡加诸他人的权利。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最漫长的战争(2013)......019
  • 当一个女人指控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位于现存秩序通信的男人,尤其如果这件事和性有关,那么常见的回应往往不光是质疑她指控的事实,连她说话的能力以及权利也会被质疑。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 对某些男人来说,这是一种说“我不是问题所在”的方式,或者说让他们把讨论主题从真是存在的尸体、受害者和侵犯者转移到男性旁观者的舒适程度上来。一个愤怒的女人对我说:“他们想要什么?一块奖励他们没有殴打、强奸或威胁女人的曲奇饼干?”女人无时无刻不害怕被强奸或杀害,有时候谈论这个比保护男人的舒适程度更重要。 (查看原文)
    佳佳👾 3赞 2021-02-04 20:30:21
    —— 引自章节:#YesAllWomen:女权主义者重写历史......11
  • 女权主义精神科医师朱迪斯·赫尔曼在她的著作《创伤与恢复》中探讨了强奸、猥亵儿童和战争创伤,她写道:“掩盖和噤声是侵犯者的首选防御手段。如果掩盖不管用,侵犯者就会攻击受害人的信誉。如果他不能让她永远噤声,他就会想方设法确保没有人相信她……每一桩暴行过后,人们总是会听到这样预料之中的维护:这事儿没发生过;受害者在撒谎;受害者言过其实;受害者自作自受;无论如何,是时候忘记过去向前看了。侵犯者的权力越大,他就越有能力命名和定义现实,他的说辞就会赢得越彻底。”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2赞 2020-05-31 00:44:03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 My friend Chip Ward speaks of “the tyranny of the quantifiable,” of the way what can be measured almost always takes precedence over what cannot: private profit over public good; speed and efficiency over enjoyment and quality; the utilitarian over the mysteries and meanings that are of greater use to our survival and to more than our survival, to lives that have some purpose and value that survive beyond us to make a civilization worth having. The tyranny of the quantifiable is partly the failure of language and discourse to describe more complex, subtle, and fluid phenomena, as well as the failure of those who shape opinions and make decisions to understand and value these slipperier things. It is difficult, sometimes even impossible, to value what cannot be named or described, and so t... (查看原文)
    毛姆闷闷舅舅 1赞 2020-05-17 06:57:25
    —— 引自章节:Woolf's Darkness: Embracing th
  • 暴力首先是一种独裁。它基于这样一种前提:我有权控制你。谋杀是这种独裁最极端的形式。通过谋杀,杀人犯声张他拥有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利,这是控制他人的终极手段。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2020-05-30 23:08:53
    —— 引自章节:最漫长的战争(2013)......019
  • 所有那些八卦报纸不断巡查女明星的身体和私人生活,一刻不停地挑错:太胖了,太瘦了,太性感了,不够性感,太单身了,还没生育,错过了生育机会,生育了但是对孩子照顾不周——永远假定一个人的人生目标不是成为伟大的演员、歌手、探险家,或者为自由发声,而是成为一个妻子和母亲。回到盒子里去吧,女明星们。(时尚杂志和妇女杂志也会花费很多篇幅告诉你如何追求那些目标,以及如何欣赏你那些和目标有关的缺点。)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1赞 2020-05-31 01:12:48
    —— 引自章节:潘多拉的盒子与志愿警卫队......137
  • 男性权利运动和广为流传的错误信息创造了这样一种观念:毫无根据的性侵指控极为普遍。“女人作为整体是不可信任的”,“强奸案误判是一个严重问题”,这些推断被用来让女性个体噤声,用来避免讨论性暴力,甚至把男性塑造成首要受害者。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2020-05-31 00:49:13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 如果我们能承认甚至命名这种攻击信誉的套路,那么每一次当一个女人发声的时候,我们就能跳过一次又一次探讨女人的可信度这个环节。关于卡桑德拉的另一件事:在这个神话最有名的版本中,她的预言之所以无人相信是因为她拒绝和阿波罗发生性关系,这位神袛对她施加的咒语所致。试图捍卫自己身体的权利就会导致失去信誉,这个线索早就在那里了。但是现实中的卡桑德拉就在我们中间,当我们做出自己的决定,决定相信谁和为什么,我们就能祛除这个咒语。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2020-05-31 00:53:26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 如果一个男人的行为准则是你无权说话、无权定义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么这可以是在餐桌前和会议上打断你的发言,也可以是告诉你让你闭嘴,或者在你开口说话的时候威胁你,或者因为你发声而殴打你,或者为了让你永远沉默而杀了你。他可以是你的丈夫、你的父亲、你的老板或编辑,还有可能是会议上或火车上的陌生人,也可以是个你从没见过的人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愤怒但是觉得“女人”是一个足够小的类别因此你完全可以代替“她”。总之,他来是为了告诉你,你没有任何权利。 (查看原文)
    丛林宜歌 2020-05-31 01:04:38
    —— 引自章节:#YesAllWomen:女权主义者重写历史......11
  • a certain amount of self-doubt is a good tool for correcting, understanding, listening, and progressing— though too much is paralyzing and total self-confidence produces arrogant idiots. (查看原文)
    Esther 2020-06-04 13:45:54
  • I surprised myself when I wrote the essay, which began with an amusing incident and ended with rape and murder. (查看原文)
    Esther 2020-06-04 13:45:54
  • 那些通常的建议总是把防止强奸的全部责任放在潜在的受害者身上,把暴力当成默认的前提。不然你说说看,为什么大学里总是花更多的时间告诉女人如何逃离色狼之手,而不是告诉另一半学生如何不要成为色狼。 (查看原文)
    Miss 猫头鹰 2020-06-08 06:52:04
    —— 引自章节:最漫长的战争(2013)......019
  • 我时常思考“抹去”,或者说思考“抹去”的现象不断出现这件事。我的一个朋友,她的家谱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但是家谱上面没有女人。消除你的母亲,然后消除你的祖母与外祖母,然后是你的四位曾祖母辈。往前追溯更多的世代,更多的世纪,成千上万的人消失了。母亲们销声匿迹,还有她们的父亲和母亲。直到你把整个森林缩小成一棵树,整个网络减少到一根线,更多的生命就像从未活过一消失。这就是要构建一种血脉、影响力或意义的线性叙事所要付出的代价。 女人还通过别的方式被消失。比方说命名。在大多数文化中,她们的孩子跟随父姓。在英语国家,知道最近,人们都是以丈夫的名字加上“夫人”来称呼已婚女人的。名字抹去了一个女人的谱系,甚至她的存在本身。 (查看原文)
    Miss 猫头鹰 2020-06-08 06:52:04
    —— 引自章节:祖母蜘蛛......065
  • 在性别战争中,可信度是如此重要的一种根本权力,而女人总是被认为在这方面有一些决定性欠缺。当一个女人指控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位于现存秩序中心的男人,尤其如果这件事和性有关,那么常见的回应往往不光是质疑她指控的事实,连她说话的能力以及权利也会被质疑。 (查看原文)
    Miss 猫头鹰 2020-06-08 06:52:04
    —— 引自章节:与狼共舞的卡桑德拉......101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