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抛弃了的·女人 短评

热门 最新
  • 5 呀哈哈 2020-06-16

    细节永远精致而自然,比如每次的雨天,潮湿肮脏的环境如何指向内心,但是否理解成隐喻又都是可以的,抒情和反思都适可而止,不至于沦为说教,那个斜坡上笨拙的身影,只是一处闲笔,又像是人生寂寞吃力的实相。小说感人的地方可能不全是森田蜜这样一个心思纯粹的女孩身上神性的光辉,而是像男主这样欺骗并抛弃了森田蜜的平庸自私的人,在无比抗拒留下这段记忆,将那个潮湿的雨天与肮脏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生命仍然会因为不算善意的偶然而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我读书的时候在“永不磨灭”和“痕迹”下面画了圈圈,因为小说到最后也只是很清淡地处理着“痕迹”这个词,就像它本身就不是会显著地改变一个人的生活轨迹那样,只是男主会忽然想起为什么自己会感到了一点寂寞?却没有答案。也许永不磨灭就是一种答案吧。

  • 4 gmkmoo 2020-06-22

    不用多说了。你们知道毕业论文写远藤周作看到这个译本以后想到自己不用再去啃原著的那种激动心情吗

  • 4 丛林宜歌 2020-06-02

    典型的远藤周作小说里,总会有一个对信仰产生质疑的人,发出那个天问:为什么无辜者受难?为什么善良的人偏偏罹患痛苦的疾病,或者遭遇不幸的命运,而至高之神缄默无语?究竟不幸和绝望有何深意?如这一本里无辜的女孩,贫穷,卑微,不美,甚至愚鲁,她的纯善有何意义?她就活该悲惨的一生?

  • 2 Sebastian 2020-05-20

    和之后远藤周作的很多作品一样,小说采用了双线叙事的手法,吉冈的第一人称视角和森田蜜的第三人称视角,文体并不出奇,叙事也很平稳,章节的末尾能明显看出连载小说的痕迹。远藤天主教作家的身份让他把创作的核心放到了塑造角色上,大学生吉冈努虽然接受了高等教育,但在战后日本的社会风气和西方青年一代亚文化的影响下,摇身一变成了一位披着知识外衣的背德者,表面叛逆颓废内心精于算计的利己主义者;反观乡下来的打工妹森田蜜,即便出身低微又无学识,却有颗天生的悲悯之心,与天主教修女信念中“爱德的实践”不谋而合。她直言自己不信上帝,但一次次承受苦难为他人解忧的行为,又体现出了宗教的神性。一边是背负十字架的圣女,另一边是道德沦丧的战后一代,通过在普世的人性光辉中寻找答案,作家得以消解对社会现实的质疑和不安…

  • 2 初三 2020-05-23

    非常熟悉的双线叙事,一边是拥有高等学历的利己主义者吉冈,一边是卑微愚笨却怀“爱人如爱己”之心的蜜。两者的对比在书中形成一股巨大的张力,让人既愤怒得咬牙切齿又心疼得悲悯于坏。吉冈从外界寻找原因来为自己的自私下流找借口,蜜却从内在反省形成对他人伟大的“爱”。远藤周作力图在新宿和涉谷街头找到的神也就是蜜普遍意义上的“爱”。

  • 1 空念远 2020-07-23

    深夜,一口气看完了。真是叫人感慨啊。

  • 0 渡边 2021-03-19

    远藤在杂志《主妇之友》上连载的“大众小说”,的确很大众,一个极为通俗浅白甚至平庸的现代都市故事,但根底其实仍是一次低功率的“宗教布道”,写功利自私之丑陋,写爱人如己之圣洁,女主折返麻风病院是全书少有的高光片段,最后结局太刻意,既是“庸圣”就不必死。

  • 0 小陈 2020-07-21

    想到基督受难,也想到宫泽贤治的《不畏风雨》,最后还是觉得麻风病医院像是一个如今的小家庭教会的隐喻。其中的人并非习惯了不幸,而是要抓住跟一般社会不同的世界中的喜悦。人与人在交往中也并非是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而是产生一阵随风即逝风向。

  • 0 虚斋读客 2020-07-14

    远藤周作呼唤每个人:“在人生的道路上,要把自己的悲伤和别人的悲伤联结在一起!”格雷厄姆-格林赞美“远藤周作是20世纪最优秀的作家之一”,一点不为过!终于可以读到简体中文版了。

  • 0 火山 2020-06-25

    远藤周作的小说,无论是厚重的历史题材还是通俗主题,探讨的问题本质都是相似的,人生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无辜的人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受难?爱究竟在哪里?而这本最打动我的地方,是森田蜜这个人物。文学高明之处仿佛往往在于如何写出人的复杂性,而远藤却在森田蜜这样一个简单的角色身上,发掘出了一种巨大的力量,原谅卑琐人性的力量,在苦难之中把人与人连结起来的爱的力量;与此同时,远藤也极擅长在那些看似卑琐庸俗的人身上发现一丝光芒,抛弃了森田蜜的吉冈依然会在人生顺遂求仁得仁之时,望着车水马龙间的各色人生,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一丝寂寞,远藤巧妙地用了寂寞这个词,而不是忏悔或悔恨,这是最值得深思之处,寂寞是什么呢?孤独吗?是爱的背面吗?在看似得到的同时吉冈也失去着什么,在看似受难的同时森田也拥有和给予着什么吗?

  • 0 已注 2020-12-11

    上帝真的存在吗?如果上帝存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辜的被伤害与侮辱的人们呢?

  • 0 ``☆群青豆☆`` 2020-06-16

    看远藤周作的书就像在看黑白老电影,没有多余的布景,没有多余的光线。最平凡的角色,最简练的对话。现代社会塑造出Neon God,虚假的偶像有着完美的面容和曼妙的身姿,连爱情也被包裹上物质和金钱的外衣,被众人追捧。一无所有的蜜,既无美貌也无聪颖,愚笨的她只能和本该纯粹的爱一起殉dao。而这一次,神究竟是为何抛弃了她呢?

  • 0 么什叫定决能不 2020-06-26

    相比起来还是觉得《丑闻》里的宗教背景过于生硬,反而这里比较自然,森田蜜的角色也更适合一些(或许是因为大众读物的原因?)

  • 0 星期三人 2021-02-26

    读附录才知道这本原来被归为大众文学类,我说怎么没人研究呢。通过蜜去宣扬(也不是宣扬,是以身作则)基督教的爱。可是宗教研究真的不敢碰哇˃̣̣̥᷄⌓˂̣̣̥᷅

  • 0 君何能尔 2020-07-14

    远藤周作没有什么特别的文体风格,甚至不很日本,大约跟他法国文学的背景有关,但其作品极具力量。如同《武士》一样,在最后一章之前,你的感觉是还不错,真不错,但最后一章却转为强烈之震撼,可称之杰作。又,很想读《傻瓜先生》。

  • 0 荷尔德森 2020-08-06

    书中山形修女关于爱德的话:“爱德既不是感伤也不是怜悯,一般人都会同情悲惨的人或可怜的人,可是同情也不过是人的一种本能或感伤反应,并不等于需要经过痛苦的努力或忍耐的爱。”

  • 0 不二家的仙人掌 2020-12-08

    看得我又愤怒又好哭,蜜不仅仅是被吉冈抛弃了,而是被整个社会抛弃。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又去了麻风病医院,没有比这更绝望的深渊了吧。但医院最终却是蜜的归宿。哪里会有神呢?神不应该保佑“纯粹”的好人么?恕我不能接受蜜的善良,这样的善良很“圣母”,善良本应有原则。蜜不理解妙子所说的“真正的痛苦是忍受着没有人爱自己”,好悲哀但又好幸运。真理子和蜜的处处对比,感叹确实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以吉冈为代表的利己主义者,比比皆是,但仍会觉得厌恶呢。远藤周作对某些事情的描述,真实到想让人骂街。

  • 0 庄常飞 2020-12-18

    感觉像日后经典的初稿……但依然足够好看

  • 0 木南君 2021-01-28

    读完整本书,对主人公感同身受:“好孤单啊!”在附录中,本书的翻译者林水福将远藤周作这部作品归为大众文学,这个做法很巧妙,因为相比其他作品,《我抛弃了的女人》故事更简单,文学性更轻巧,对“神”的问题也点到为止。但远藤周作用最简单的叙述讲了个如鲠在喉的故事,开篇只用两页纸就可以把读者带入故事情境中,这是多厉害的小说家。书中写了两种极端的人:极端奉献的人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写了两件事:1、人生无论如何都会被孤独的绝望笼罩的情绪;2、“那些掠过我们人生的人和事,尽管只是一次,也一定会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远藤周作写人性的低点,写利己主义的丑陋,从而思索应如何度过今后的人生。至于“那些肆意伤害了好女孩并转身离开的男人们最后怎么样了?”书中的答案是:没什么,只是继续过着“幸福到普通”的生活罢了。

  • 0 提香与巨人 2021-03-21

    看了两本远藤周作的小说,都在认可些那些渺小、卑微又令人反感的人对他人的爱,傻子一样无能为力又对别人的悲惨感到同情,作者说这就是信仰,这就是宗教,好像在神迹不能显灵的困局中又找到了另一条路。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