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奈良时代(岩波日本史 第二卷)》的原文摘录

  •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最后一步。朝中豪族以共同拥立继承着一种特异的神灵与威严的大王为核心,构成大和朝廷,并以朝延为媒介,统治着地方的豪族。这种大和朝延的结构构成了律令制国家的基础,天皇的权威就是依靠世袭这种特异的神灵与威严的氏族制度来支撑的。 但是,单凭这种氏族制原理,并不足以支撑起八世纪代又一代的天皇的正统性。当多位强有力的皇位继承人并存时,要让自己中意的皇子来继承皇位,依靠的就是天智天皇的“不改常典之法”(特别是对皇位继承者的决定权),日本还滥用了儒家式的天命思想“祥瑞”。 (查看原文)
    林柽 2020-07-07 16:32:26
    —— 引自章节:第六章 王权正统性已经动摇
  • 所谓“祥瑞”,是一种来自中国的思想支撑王权的思想 天子施行仁政之时,“天”就会做出感应,出现“祥瑞”。在藤原仲麻吕的时代,曾频繁出现了罕见的“祥瑞”,与仲麻昌的“仁政”一起受到世人瞩目。倾心儒家、标榜仁政的藤原仲麻吕,大大动摇了天皇的正统性。这种正统性是历代天皇从大和王权继承下来的神话与血缘系谱构成的。藤原仲麻吕想让日本天皇靠近中国皇帝。 在日本,与儒家的天命思想相并列,或者说发挥了更大作用的是佛教。圣武天皇亲口宣称自己是“三宝之奴”而退位。孝谦女皇以出家人的身份重新登上皇位,成为称德天皇。她自称佛门弟子,尊道镜为师。伴随着称德天皇的重祚而举行的“大尝祭”(日本神道神衹信仰的仪式),也有僧侣参加。诏命中说道:“佛典中言,众神守护佛法。故出家人与白衣(世俗之人)一起共同侍奉,并无妨碍。”自古以来的天之神、国之神,皆起着守护佛法的作用。 可是,要将道镜拥立为天皇,就必须打破由皇统的御子继承皇位的传统“日嗣之法”。称德女皇宣称,皇太子的地位是由上天授予的,须等到祥瑞出现。显示祥瑞的主体多种多样,有伊势大神、历代天皇之灵、三宝(卢舍那佛等)诸天(四天王等)、天之神、国之神等。这些神灵会以各种方式组合显示出祥瑞,以警告天皇有人要谋反须守护王权。 可是,让道镜升格为法王时出现的佛舍利,两年后就被揭穿为伪造之物。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再有可依靠的祥瑞出现了。拿佛的教诲而言,佛教中并无“托梦与神灵附体”的传统。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建造大佛时宇佐八幡神所助的一臂之力。 前面提到的将宇佐八幡神封为一品、比卖神封为二品也请各位注意。由于品位是授予亲王(天皇之子)的等级,因此可以说,这样做是将八幡大神视为皇统的“御子神”(即天皇的子孙)。历史上也有依照八幡大神的“托梦与神灵附体”而给某人加官晋爵的先例。称德女皇为了越过“日闹之法”的传统,也许依靠的正是“御子... (查看原文)
    林柽 2020-07-07 16:32:26
    —— 引自章节:第六章 王权正统性已经动摇
  • 然而,虽说异母兄弟姐妺人数众多,但这样的情况只多见于皇族与豪族之中。这种现象是飞鸟・奈良时代皇族的显著特色。天皇家族在近亲之间反复联姻,由此形成了与其他豪族在血缘上相互隔绝的集团,从而确立了自己超越豪族阶层的地位。这就是这个时代天皇制的特色。皇室家族之间的近亲结婚,这种现象在古代埃及等国家也能看到。(P15)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5 14:43:10
    —— 引自章节:第一章 东亚世界与推古朝的改革
  • “部”,是以豪族的世袭制与纵向分割而成的每一个豪族的管理组织形式,到此时,许多“部”已经丧失了设置之初的职能。原本这是一种豪族侍奉朝廷的组织形式,却出现了家族们将掌管的“部”私有化的现象。(P55)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5 15:21:27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大化改新与白村江之败战
  • 不管圣武天皇的性格如何优柔寡断,这与天皇的个性无关,“天皇制”这种“舞台装置”方式的出发点发生了变化,由神话与血统系谱,发展变化为由佛家与儒家的世界性宗教支撑的“天皇”。(P133)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6 16:07:27
    —— 引自章节:第四章 奈良之都与大佛开光
  • 日本的律令承认女性独立于男性的地位与权力,是因为“访妻婚”制度使得女性在婚后的社会地位与身份不会发生根本改变。奈良时代的婚姻礼仪,还没有以明确的形式确立起来,这一点也与女性的特殊权力与地位有关。(P155)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7 17:36:58
    —— 引自章节:第五章 天平人的百态人生
  • 朝中豪族以共同拥立继承着一种特异的神灵与威严的大王为核心,构成大和朝廷,并以朝廷为媒介,统治着地方的豪族。这种大和朝廷的结构构成了律令制国家的基础,天皇的权威就是依靠世袭这种特异的神灵与威严的氏族制度来支撑的。 但是,单凭这种氏族制原理,并不足以支撑起八世纪一代又一代的天皇的正统性。当多位强有力的皇位继承人并存时,要让自己中意的皇子来继承皇位,依靠的就是天智天皇的“不改常典之法”(特别是对皇位继承者的决定权),日本还滥用了儒家式的天命思想“祥瑞”。(P183)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7 18:05:32
    —— 引自章节:第六章 王权正统性已经动摇
  • 飞鸟・奈良时代的历史,是为了应对因中国隋唐帝国的出现而发生的国际动乱,日本要努力建成一个集权国家的进程。中央集权的发展动向,也出现在中国东北方向的朝鲜各国、西南地区的吐蕃。日本列岛基本上也在这一潮流之中。成为列岛主体的,是现在位于日本国中央部分的“大和”(日本)。(P195) 日本保持着大和王权的结构,同时形成了律令制国家,但古坟时代的首领制社会尚未完全解体。也可以说,它一面利用首领制,一面在短时间内从中国大陆接受了律令法、佛教、儒教等古代文明。日本所接受的中国古代文明,最终形成了律令制国家,虽然动摇了天皇制的血缘原理,却未能让其充分解体。律令制国家的背景,依然对日本的国际交通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P197) 本来,“日本”是王朝的名称,但是,以天皇为核心的国家制度将这一名称变得徒有躯壳。这种现象持续下去,“日本”便逐渐成了这个国家对外的自称。后来,“日本”又被“大日本帝国”继承下来。古代一个王朝的称呼,逐渐演变为一个现代国家的名称。这个事实成了以国家制度为中心的诸多问题的基础。 古代律令制国家“日本”的区域,依照原样变成了占据着现代国民国家“日本”的地理中心部分。从人类历史上来看,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特殊现象。 比方说,在基层文化上有着许多共同点的傣族,从中国南部出发开始移动,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便形成了现在的泰国。这样的民族历史,在人类历史上绝非特殊现象,反而印证了日本历史的特殊性。 前近代的国际交通线决定了日本律令制国家的发展方向,比如大海具有的隔离机能,到了现代便几丧失殆尽了。律令制国家产生出来的国家制度的特质,比方说天皇制,还会作为一个很大的议题继续存在下去。(P200) (查看原文)
    cc修文 2020-08-17 18:19:17
    —— 引自章节: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