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的理念》的原文摘录

  • 爱的理念 与个陌生人亲密地生活,不是为了把他拉得更近,也不是为了认识他,而毋宁说是为了使他保持遥远、陌生:不显露一一如此地不显露,以至于他的名字就包含了他的全部。以及,即便不适,也只是日复一日地,做永远开放的场所,做不灭的光;而那一个存在,那个物,将一直在这里被暴露,也将一直被封闭在这里。 (查看原文)
    Saltimbanques 8赞 2020-08-26 17:12:20
    —— 引自章节:爱的理念
  • 1。在所有的标点符号中,引号的“特别”流行,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在已经太过于普遍的把一个词放到引号之间的实践中,对引号的使用,延伸到了 signum citations(引用的符号)之外,这表明,引号流行的原因,并不浅薄。 事实上,把一个词放到引号之间是什么意思?作家用这两个倒立的逗号,与语言拉开了距离。引号指的是,特定术语不是按它惯常的意义来用的;引号指的是,它的意义是从习俗的意义中移出来(引出来,叫出来)的,但它与它的语义的传统关系还没有被完全切断。你不想或不能再简单地使用古老的术语,但你又不能或不想找一个新的术语。被放进引号的术语,在它的历史中,被悬置起来了它有了重量因此,也就有了思想(至少是思想的胚胎)。 (查看原文)
    韧勉 2赞 2020-07-26 09:37:36
    —— 引自章节:思想的理念
  • 在“一”中,倒映着那个不可把握的“他者”。但终于,一切都清楚了:现在他可以打破书写板,停止写作了。或者,更确切地说,现在,他可以真正地开始了。现在,他相信他理解了那句格言的意义:通过认识不可知的东西,我们知道的不是某种关于它的东西,而是某种关于我们自己的东西。那个永远不可能是第一的东西,在自身的消逝中,让他瞥见了开端的微光。 (查看原文)
    韧勉 2赞 2020-07-26 09:15:23
    —— 引自章节:阈限
  • 不过,真相是,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和平礼,因为真正的和平,只存在于这样的地方,在那里,所有符号都完成了、用完了。人与人之间的一切斗争,事实上都是为承认而进行的斗争,而在这样的斗争之后的和平,只是一种建立相互的、总是可撤销的承认的符号和条件的协定。这样的和平只是并且永远是一种国家间的、法律的和平,是来自战争也将在战争中结東的,在语言中对“对某个认同的承认”的虚构。 (查看原文)
    韧勉 1赞 2020-07-26 09:31:10
    —— 引自章节:和平的理念
  • 但盲目的视像可能意味着什么?我想抓住我的晦暗,那个在我身上一直没有得到表达、没有被说出的东西;但这个东西,确切来说正是我自己的开放,我自己除一个面容和一个永恒的表象外别无其他的存在。如果我真能在我眼中看到盲点的话,那么,我就会什么也看不到了(这就是神秘主义者所说的那种黑暗,上帝就居住于其中)。 这就是为什么一切面容都会收缩为一个表情,僵化为种性格,并以这样的方式传递自己、在自身上坍塌。性格是面容在这样一个点上做出的鬼脸,在这点上,它觉知到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表达,并绝望地为寻找它自己的盲目,而向自己身后退却。但在这里,唯一有待把握的东西,是一种开放,一种纯粹的可见性:一张脸,仅此而已。而面容也不是某种超越了脸的东西它是对赤裸的脸的展示,是对性格的胜利:它就是词。 (查看原文)
    韧勉 2020-07-26 09:44:42
    —— 引自章节:荣耀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