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进化的跃升》的原文摘录

  • The advantage that sex offered at the beginning was probably no different from today–the ability to bring together the best combinations of genes in the same individual, to purge detrimental mutations, and to incorporate any valuable innovations (查看原文)
    optman 2016-07-05 23:58:17
    —— 引自第175页
  • The only way to forge a chromosome that doesn’t kill you, the only way to bring the best innovations and genes together in a single cell, is by sex (查看原文)
    optman 2016-07-06 00:01:04
    —— 引自第172页
  • Of all possible organic molecules, those of the Krebs cycle are the most stable, and so the most likely to form. In other words, the Krebs cycle was not ‘invented’ by genes, it is a matter of probabilistic chemistry and thermodynamics. (查看原文)
    optman 2016-07-06 00:04:10
    —— 引自第38页
  • Crick wondered, why didn’t several codes coexist in different organisms? The obvious answer is that all organisms on earth descend from a common ancestor, in which the code was already fixed. (查看原文)
    optman 2016-07-06 08:49:52
    —— 引自第61页
  • 如果我们真的要理解意识从何而来,我们必须将我们自己从大框架中移走。 (查看原文)
    —— 引自第312页
  • 化学反应那么发生得很快,要么根本不会发生;如果一个反应需要一千年才能完成,那么从概率上说它的反应物早就弥散消失或者干脆分解掉了——除非它们有更快的反应来补充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8:23:33
    —— 引自第11页
  • 硫细菌能够从这混合物中提取出氢,连接到二氧化碳上,产生有机物质。这个反应是热泉口生命的基础,让细菌无需太阳的直接输入也可以繁荣昌盛。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8:49:08
    —— 引自第19页
  • 所以让我们暂且接受这一可能——密码子开始是二联而不是三联的,编码15个氨基酸(外加一个“终止子”)。这个早期编码看起来是几乎完全决定性的,换言之是由物理和化学因素决定的。第一个字母决定前体,第二个字母和疏水性关联,几乎没有例外。这里没有偶然的余地,没有挣脱物理定律的自由。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8:52:13
    —— 引自第57页
  • 古菌和真核有巨大的相似之处。二者的DNA都是被十分相似的蛋白质(组蛋白)包起来,都以可比较的方式阅读基因,都用共同的机制合成蛋白质——这三件事都在细节上和细菌不同。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8:59:15
    —— 引自第120页
  • 过去的生物也有充足的理由去改变位置,但是主动运动带来的新生活方式,让动物有理由在特定的时间前往特定的地点,并且不同的时间要在不同的地点,换言之,这给它们赋予了“目的”:蓄意的、目标导向的行为。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9:05:24
    —— 引自第175页
  • 只需要线粒体的一个微小变化就能让我们因老年病的概率减半,让我们活到一百岁的概率加倍。 (查看原文)
    King 2016-10-30 19:12:49
    —— 引自第344页
  • “红”视锥细胞吸收峰值为564纳米,这其实根本不是红色,在光谱上是一种黄绿色调。虽然红色是如此鲜艳,但它完全是我们想象出来的产物:当大脑将两种视锥细胞的信号综合,发现绿锥没有任何信号,而黄绿视锥有弱信号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红色。这只是进一步显示了想象的力量有多么强大。下次你和其他人因为两种红色调是否相配而吵架的时候,不妨提醒你的对手,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答案,所以她肯定是错了。 (查看原文)
    彰彰鱼 2016-11-16 10:42:19
    —— 引自章节:7
  • 寻找生命起源的任务,不是试图重建公元前38.51亿年前那个星期四早晨六点半发生了什么,而是寻找那些主宰了宇宙间任何生命起源的一般规律,特别是是适用于我们行星的规律。 (查看原文)
    ۡ_--_Π2017-04-06 22:04:43
    —— 引自第11页
  • 真核生物的决定性特征-核-原来根本不是用来保护基因的,而是让它们不要碰到细胞质里的蛋白质工厂。 (查看原文)
    ۡ_--_Π2017-04-09 19:47:21
    —— 引自章节:复杂的细胞-决定命运的相逢
  • 人类基因组说白了就是死跳跃基因的一座大墓地,起码一半都是他们腐烂的尸体。其他生物的基因组还要更惨——小麦的基因组里面足足98%都是死掉的跳跃基因,真是无法想象。相比之下,绝大部分无性生殖的生物,基因组要精炼得多,而且受寄生基因的荼毒也远远没有这么惨烈。 (查看原文)
    ۡ_--_Π2017-04-09 20:30:27
    —— 引自第145页
  • 一个基因就算只能带来一丁点繁殖上的成功,也会得到选择,留在基因组里;哪怕这个基因将来会导致最可怕的衰败,也是如此。 (查看原文)
    ۡ_--_Π2017-04-24 20:29:01
    —— 引自第327页
  • 2007年,哈佛医学院的约翰·阿萨拉带领的研究组有了一项惊人发现:一块保存条件极其良好的霸王龙骨骼化石,大约形成于6800万年前,其中仍包含着胶原蛋白的残片——胶原蛋白是骨骼中有机物质的主要成分。研究组成功地测量了几个片段的氨基酸序列,把它们拼合在一起,获得了霸王龙的局部蛋白序列。2008年,他们把这段序列和哺乳类、鸟类、短吻鳄中的等价序列进行比对。这段序列很短,所以可能产生误导,但是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和霸王龙关系最亲近的是鸡,紧随其后的是鸵鸟。不出意料地,报纸对这项研究交口称赞,毕竟我们很高兴终于知道霸王龙肉排是什么味道了。 (查看原文)
    阿蒙 2017-12-31 19:38:38
    —— 引自第261页
  • 这是一个氧化还原反应,电子从供体(氢)转移到了更想要电子的受体氧),形成了水,这是热力学上稳定的终产物。所有的氧化还原反应,都是电子从供体转移到了受体;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生命,不管是细菌还是人,其能量来源都是某一种电子转移。正如匈牙利诺贝尔奖得主阿尔伯特・圣捷尔吉( Albert Szent-Gyorgy)所言:“生命只不过是一个电子在寻找安息之所。” (查看原文)
    牛牛 2020-01-29 10:51:24
    —— 引自章节:第一章 生命的起源——来自旋转地球
  • 但是这个循环却有极强的象征意义。如果你拜访生化系的杂乱办公室,就是那种桌上书籍论文成堆溢到地板上又飘到几十年没倒过的垃圾桶里的办公室,你通常都会发现墙上點着一张褪色的、弯曲的、页角卷起来的代谢图。在等待教授回来的时候,你会看着它,既痴迷又惊恐。它们的复杂程度令人震惊,就像子画的地铁地图,到处都是小箭头指向各个方向,然后绕回来形成环。虽然已经褪色了,你还是勉强能看出来这些箭头都是用颜色编码的,代表不同通路,蛋白质是红色,脂质是绿色,如此等等。在靠近最底端的地方,不知怎么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切箭头海洋的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圆环,可能是唯一的圆环,事实上确实是整张地图里唯一有秩序的地方。这就是它,三羧酸循环。继续看下去,你会感受到,这张地图上所有的箭头都是从三羧酸循环分出去的,就像车轮上缠结的辐条。它是一切的中心,是细胞新陈代谢的底核。 (查看原文)
    牛牛 2020-01-29 18:57:0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生命的起源——来自旋转地球
  • 它所做的事情和ATP一样:把它的活性磷酸基团转移到别的分子上,让它们获得一个能量标签,并激活它们。这个过程有点像孩子玩的捉人游戏,一个孩子是“鬼”,必须碰到下一个孩子,然后后者就变成了新的“鬼”。扮演“鬼”的孩子拥有了反应的“活性”,可以传给下一个孩子。磷酸基团在分子之间的转移也遵循一样的原理:反应标签能够激活分子,让本来惰性的分子也参与反应。这就是ATP驱动三羧酸循环反向移动的原理,乙酸磷酸酐也能办到一样的事情。 (查看原文)
    牛牛 2020-01-29 19:02:20
    —— 引自章节:第一章 生命的起源——来自旋转地球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