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声音 短评

热门 最新
  • 8 花家地周末 2020-10-12

    我见过冰雹之后的原野,和感染了鼠疫的畜群,我见过葡萄一串又一串,当秋寒袭来的时辰。 我还记得,静夜里草原上的烈火,如幻如梦……但我觉得恐怖的是,你受尽煎熬的灵魂被洗劫一空。 乞丐众多。那就成为一名乞丐吧——睁开你无泪可流的双眼。让它们呆滞的绿松石微光,来照亮我的住处。(阿娃早期诗歌的准确、优美、细腻,在此译文中较好地呈现了。没有完美的译本,只有在译者戴着锁链的舞蹈中,窥见原作的神韵。)

  • 3 万人迷 2020-11-01

    “喂,您能描写这儿的场景吗?” 我就说道: “能。” 于是,一种曾经有过的笑意,掠过了她的脸。

  • 2 smile 2020-10-10

    弃我而去的人满腹忧伤,但没有回头路可走。 坐着雪橇,行遍大地路漫漫。 做非人间的梦是否甜蜜? 诗人不是人,他只是精神——也必须是瞎子,就像荷马,或者,像贝多芬,是个聋子,——但能看见一切,听见一切,统治一切。 那里的月亮澄黄,长有犄角,我行走其上,如同在大海深处。野蔷薇是如此的芬芳,甚至会转化成一个单词,我已经作好了准备,去迎接我命运的九级巨浪。 唯有镜子梦见镜子,寂静守护着寂静。 翻译啊,当代外国诗歌翻译永远是个问题。

  • 1 樱花甜筒🍦 2020-10-18

    “有不少我们这样无家可归的人 | 我们的力量恰恰在这里, | 对于盲目而阴郁的我们而言 | 上帝的屋子灯火通明。

  • 0 saintdump 2020-11-19

    读阿赫玛托娃永远无法无动于衷,她的诗就像歌剧咏叹调,需要你最深的情感,或许还有最大的音量,越是读不同的译本,我越感到她对待诗,就像女巫对待她的水晶球,一种面向所有人,却只能骄傲地返回自我的启示,或不如说,神谕,如果真有缪斯的话。早期日记式的“室内抒情”有布罗茨基说的祈祷感,“在残酷和青春的悒郁之中,/ 存在着她的创造力”,后期地下状态的组诗,则充满了庄严、几乎不可承受的控诉,“但愿你在子夜时分/ 透过星星向我送来问候”,只有阿赫玛托娃这么写不显得矫情,因为她站在那个历史与心灵灾难性的交汇点,将其灼烧为语言的高调。哀泣的缪斯,或者“悲剧中的女王”(伯林语),都适合她,没有人像她那样,活着吞下俄罗斯的二十世纪,再吐露为众口传诵的诗篇。汪剑钊的翻译没有刻意追求韵律的工整,语言更现代但略少音乐感。

  • 0 Filoxiny 2020-12-27

    是不是要先学俄语,才能领会阿赫玛托娃的魅力

  • 0 谢流放 2021-01-06

    “我的声音——是蔚蓝水流的絮语。” “干杯,为家园的废墟,为我残酷的生活,为两人共处的孤独,也为了你,干杯,——为背叛我的双唇之谎言,为目光之冰冷的寒意,为世界的残忍和粗暴,为上帝也不能拯救的一切。” “诗人不是人,他只是精神——他必须是瞎子,就像荷马,或者,像贝多芬,是个聋子,——但能看见一切,听见一切,统治一切……” “亲爱的,我们不过是世界边缘的灵魂。” “没有人来叩击我的门扉,只有镜子梦见镜子,只有寂静守卫着寂静。”

  • 2 打虎Easy 2020-10-15

    这本阿赫玛托娃诗选,从译文、选诗,到装帧排版,都是近几年最佳。

  • 0 Mlle Lee 2020-11-15

    «Ты опоздал на много лет, но все-таки тебе я рада.»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