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斗》的原文摘录

  • 赴美华人几乎不曾接触过公正执法的无私官员。他们习惯于古老国家的强权统治——在家族内,受族长管理;在乡里,由里正规范;在地方,由地方官裁决刑事、民事案件。纵然乡里小吏仅仅处于以皇帝为首的行政机器末端,但他们或许是偏远地区的中国农民所能接触到的最有权势的人。 (查看原文)
    Chole_Ma 1赞 2020-11-26 09:53:41
    —— 引自章节:第九章 分 利
  • 第89页 这起案件中势必存在着卑鄙的伪证,但谁又能证明这一点呢?堂口不习惯法治,因为那时中国还处在清朝统治下,司法非常腐败。那时的华人很少把法院看作公正的司法机关,更多是将其看作打击敌人的有利场所。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对法律体系的怀疑而指责他们,因为在这个体系中,他们的证言并不被采信,法官和陪审团常常对他们抱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于是,对华人面言,招募、教唆、收买证人无关道德,它们仅是做生意另一成本。 (查看原文)
    不想吃米饭了 2021-01-17 16:38:49
    —— 引自章节:第六章 包里街枪战
  • 第十五章共存245 虽然在1932年余下的时间里,两堂基本保持着良好关系(至少相安无事),但一个比争夺披露街和勿街控制权更大的问题渐渐拾头:一方面,许多华人深感在大萧条期间的美国谋生不易,请求社团组织给予帮助;另一方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使堂口兄弟将爱国视为头等大事,心系故土与国内的亲成。 在美华人对祖国最大的贡献即是倾囊相助。尽管经济不景气,但是堂口还是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为了援助在美华人与救济遭受侵略的中国,他们为募集资金奔走呼号。2 两堂甚至搁置分歧 起加了新成立的华人爱国联盟。负责筹款的是协胜堂的龚恩英,他定期和安良堂高层会面,这一情景在早期是不可想象的。截至3月中旬,约华人已经筹集了百万美元,类似的努力也正在其他地方进行。“目前我们不会考虑堂口利益,”龚恩英说,“我们中国人都意识到我们必须支持我们的国家。”23 就连1933年1月的春节庆祝活动都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尽管两堂并未共同举办庆祝仪式,但他们实际上还是向对方表达了某种程度的尊重。这一次,华人选用传统的舞龙表演为慈善事业募捐,表演队伍所到之处,两侧的建筑上都挂着装满现金的红色信封,以供巨龙收集。协胜堂的巨龙在勿街起舞,安良堂的舞龙队伍则向披露街行进,它甚至在协胜堂总部前鞠了三躬,以表尊重。 7月21日,一个协胜堂人在波士顿一家鸦片馆遭枪杀,当地分堂表现得十分克制。堂口高层要求调解人 中华公所的英文秘书陈同( George Chintong)确定行凶者是不是安良堂人。陈同期望在调查结前,堂口间能维护和平,但他错估了他们的自制力。 7月23日,一名华人被暗杀的消息从匹兹堡传到约。尽 (查看原文)
    不想吃米饭了 2021-01-24 11:08:01
    —— 引自章节:第六章 包里街枪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