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末的愚者》的原文摘录

  • “那你父親怎麼說?” “那個人真的是怪人,他首先就揍了我一拳。在那之前他從來沒有直接對我施加過暴力,可是那時候我卻被狠狠揍了一頓。” 父親看著倒在地上的我,挺起胸膛、理直氣壯地說:“不能自殺的理由?我才不知道!笨蛋!”接著又說,“總之,絕對不准你去死!當你戰戰兢兢地攀登人生的山路時,即使再怎麼害怕或疲勞,都沒有辦法走回頭路下山。”父親口沫橫飛地說,“你只能繼續爬下去。” “可我就是想不出繼續爬下去的理由啊!”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我並不是客客氣氣地對你提議說:‘請你繼續爬下去試試看。’我是在命令你爬到可以爬的地方!而且,當你爬到頂端的時候,從山頂看下去的風景會很美的!” “把人生比喻為爬山,太陳腐了。” 父親完全沒有動搖:“你聽好,我不知道理由,不過你如果膽敢自殺,我就把你給宰了!”他的臺詞矛盾到毫無脈絡可循。 “果然是怪人。”土屋先生似乎很愉快地點點頭,“所以你就活到現在了?” “我不是被父母親的話說服,只是單純沒有勇氣自殺而已。” “我啊”,土屋先生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沙子,“雖然對大家很過意不去,但是我很感謝世界末日的來臨。” “為、爲什麽?”我驚訝地問,但他沒有回答,只說:“我們家的方針是,即使活得再怎麼難看,都要繼續活下去。” 我當然聽不懂他的意思。 “渡部,你父親的看法可以說是一針見血。不是有一本小說叫《只要有光,就要在光明中行走》嗎?套用這個標題來說,就是‘只要有生命,就要繼續活下去’。” “這是什麽意思?” “拼命活下去不是權利,而是義務。” “義務?”我試著咀嚼這個詞的含義。 “沒錯。所以大家爲了生存下去甚至不惜殺死他人,即使只有自己獲救也沒關係。我們活得都很醜陋。” “醜陋?” “即使把別人踢下去也要盡情忘我地活著。” 我皺起眉頭說:“一開始聽你說時還覺得挺有道理的,可是,這麼說又覺得太過寫實了。” “那當然,這都是很討厭、很寫實的話題。”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2-11-09 12:14:05
    —— 引自第228页
  • “我们在这里生活吧,不要紧的。” “不要紧?什么不要紧?” “陨石不会掉下来,我们两个在这里生活一定也会很快乐。” 她的话只说中了一半。陨石会掉下来,生活会很快乐。不过,若同样是一胜一败,或许这样还是比相反的情况好一些。 (查看原文)
    ロズマリ请秘书 1赞 2013-07-05 00:32:08
    —— 引自第47页
  • “完全不一样。有用和看似有用是不同的东西,就像伟人和看似伟大的人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只要看似有用就行了,科学家才会动不动就煽动人们的危机意识。只要提出地球可能灭亡的理论,大家就会希望他们尽量研究。所以每到申请经费的时期,就会看到像是小行星冲撞地球之类的新闻,屡试不爽。三分之一这种莫名其妙的数据也是想要拿来吓唬人以便获得补助。” “这样啊。” “就像军队或谍报机关动不动就喜欢高喊危险一样。这些机构都是借由煽动危机来得到经费补助的。” (查看原文)
    kana 1赞 2014-01-29 02:38:04
    —— 引自第164页
  • “两个都是正确答案。”早乙女婆婆在我身边坐下。她轻轻喊了一声“唉咻”,缓缓将臀部放下。“你如果仔细想过怎么做才是对孩子最好的,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正确答案——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外部的人会有种种批评,但是实际作出决定的人才是最伟大的。” (查看原文)
    kana 1赞 2014-01-29 02:50:48
    —— 引自第206页
  • “恐龙或许也和人类一样拥有语言,可以彼此聊天,也可以使用道具、建造建筑,发展出自己的文化。” “恐龙不就是蜥蜴吗?怎么可能会说话?” “光凭化石是很难猜测的。事实上它们也许身上长了毛,肌肉也很发达。而且语言也不一定要靠嘴巴发出声音,也有可能是用手势来沟通。” “我猜它们绝对是一群智商很低的蜥蜴。” “那如果人类在这场灾难中灭绝了……” “应该会吧。” “经过数万年后,也许有别的生物发展出文明。” “啊,那是蛞蝓吧?” “以前的确有这样一本漫画。”二宫肯定地点点头。“那些蛞蝓看到我们的化石,或许也会觉得这是一群智商很低的小型哺乳类动物,光着身体在地表上行走吧?毕竟人类文明的遗迹经过几万年之后也会全数消失。” “那又怎么样?” “那些蛞蝓或许会开始称呼自己为‘人类’,把我们称作‘恐龙’。” “我们又不是龙。” “从前的恐龙搞不好也说过同样的话。换句话说,我们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小行星冲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每次都会发生这种事情,只是一再反复而已。” (查看原文)
    小七 1赞 2014-10-25 16:53:45
    —— 引自第174页
  •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你会因此改变现在的生活吗?”从字面上虽然看不出说话的语气,但苗场先生的说话方式想必是很谨慎的。“那么,你现在的生活到底是打算活到几岁的生活方式?” (查看原文)
    翱云 2012-08-28 17:25:11
    —— 引自第150页
  •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難道你會因此改變現在的生活嗎?”從字面上雖然看不出說話的語氣,但苗場先生的說話方式想必是很謹慎的。“那麼,你現在的生活到底是打算活到幾歲的生活方式?” 我閉上眼睛,花一些時間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原本衝動而激昂的情緒逐漸緩和。苗場先生在對談的最後說了一句:“我只能繼續做我所能做的事情。”我在心中反刍這句話,并點了點頭。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11-09 12:00:01
    —— 引自第150页
  • “你如果仔細想過怎麼做才是對孩子最好的,下定了決心,那就是正確答案——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外部的人會有種種批評,但是實際做出決定的人才是最偉大的。”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11-09 12:11:46
    —— 引自第206页
  • “阿修,我覺得啊”,經過公寓前的花壇時,華子開口了,“他們雖然頭頭是道地說些‘選拔’或‘被選中的條件’之類的事,但是存活這件事應該是更拼命的某種東西才對。” “更拼命的東西?” “人必須盡一切可能拼命掙扎,才能存活下去。一定是這樣。”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11-09 12:36:07
    —— 引自第245页
  •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你会因此改变现在的生活吗?” “那么,你现在的生活到底是打算活到几岁的生活方式?” (查看原文)
    rusuban 2013-02-20 21:46:00
    —— 引自第150页
  • 店員微笑著說:“不是。不過啊,像這樣保持懷疑的態度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她轉動一下菜籃的方向,“畢竟這世界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惡意” (查看原文)
    我要快樂 2013-04-22 21:18:25
    —— 引自第106页
  • “我記得我從前看過一本書,大概是企業管理之類的書吧,上面說:‘想要開始新事業的時候,必須先文三個人的意見。’” “三個人?” “沒錯。首先是自己尊敬的人,第二個是自己無法理解的人,第三個則是即將認識的陌生人。” (查看原文)
    我要快樂 2013-04-22 22:28:11
    —— 引自第110页
  •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難道你會因此改變現在的生活嗎?”從字面上雖然看不出說話的語氣,但苗場先生的說話方式想必是很謹慎的。“那麼,你現在的生活到底是打算活到幾歲的生活方式?” 我閉上眼睛,花一些時間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原本衝動而激昂的情緒逐漸緩和。苗場先生在對談的最後說了一句:“我只能繼續做我所能做的事情。” (查看原文)
    我要快樂 2013-04-23 22:35:28
    —— 引自第150页
  • 然而,我内心人就为自己感到骄傲。优柔寡断到连坐电车都会迟疑很久的我,面对像生产这样关系到性命的重要议题时,竟然能够果决得做出选择,真的很了不起。我并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当我说出“生下来吧”的时候,我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未来的景象。我可以想象自己和美咲两人共同抚养小孩的情景,即使“三年后”逼近之际,世界再度陷入骚乱中,抢劫与暴力泛滥,我仍旧会拼命守护孩子。当我们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前,欢笑声将永远不会停止。我甚至确信,自己十年后回合孩子一起玩黑白棋。“喂,也让我一起玩嘛。”美咲会有些嫉妒地这么说。“黑白棋一次只能两个人玩。”我会用抱歉的口吻回答她。“等一下才轮到妈妈。”小孩子则会神奇地这么说——我甚至还幻想出这种温馨到令人脸红的情节。 (查看原文)
    张学员 2013-04-24 15:29:25
    —— 引自第62页
  • 不可思议的是,每个人都顺应自己的欲望和情况行动,结果竟勉强保住了平衡。 (查看原文)
    Andre 2013-12-25 17:09:30
    —— 引自第23页
  • “问我能原谅自己吗?当我想要在练习时偷懒,或是在比赛时想要临阵脱逃,我就会自问:‘喂,我能原谅这样的我吗?’ ” (查看原文)
    kana 2014-01-29 02:29:37
    —— 引自第136页
  • “不过你变了很多,以前你刚来时小小的比现在可爱多了。”会长的话虽然粗鲁,但却带着温暖。 (查看原文)
    kana 2014-01-29 02:31:26
    —— 引自第137页
  • “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你会因此改变现在的生活吗?” 从字面上虽然看不出说话的语气,但苗场先生的说话方式想必是很谨慎的。“那么,你现在的生活到底是打算活到几岁时的生活方式?” (查看原文)
    kana 2014-01-29 02:32:25
    —— 引自第150页
  •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二宫的脸。大学毕业之后,我就没有跟他见过面了,因此我看到的自然是他大学时代——也就是二十年前的模样。他的肌肤有光泽且白皙,看起来既像幼童也像中年人。 (查看原文)
    kana 2014-01-29 02:34:33
    —— 引自第155页
  • “胜利组这个说法听起来很没良心,感觉蛮讨厌的。”我记得千鹤好像这样指责过我。 (查看原文)
    kana 2014-01-29 02:36:57
    —— 引自第161页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