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大师》的原文摘录

  • 他最伟大的改革是叛国罪的国营化。由于邻国一直在派遣间谍,他就设立了皇家密告官,这位官员带领着一批卖国下属,向敌国的代理人贩售国家机密以换取一定数量的金钱。不过这些代理人通常指购买过时的机密——它们比较便宜,他们得为自己花出去的每分钱负责。 (查看原文)
    lightnova 3回复 1赞 2015-03-03 10:22:50
    —— 引自第28页
  • 伯特沃勒克国王的子民们衣着简朴,起早贪黑地辛苦劳作。他们的工作就是编织保护堤岸用的柴笼和加固战壕用的柴捆、制造兵器和写匿名举报信。 (查看原文)
    看不见的城市 1赞 2021-05-13 16:35:23
    —— 引自章节:特鲁勒和克拉帕乌丘斯的七次远行
  • 这位开明的君主还坚定地奉行“普遍幸福论”,也就是说,人不是因为快乐而微笑,而是微笑会让人感到快乐。当所有人都告诉自己感觉特别棒的时候,那么情绪也会因此变好。所以美格勒克的臣民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必须大声地一遍遍重复“我感觉太幸福了”。而之前大家普遍用的“你好”这种平淡无奇的打招呼方式也被国王改成了更能带来好情绪的“多么美好的生活啊!”。十四岁以下的儿童可以用“呼呼,哈哈”打招呼,老年人则要说:“生活多么美好啊!” (查看原文)
    看不见的城市 1赞 2021-05-13 16:35:23
    —— 引自章节:特鲁勒和克拉帕乌丘斯的七次远行
  • 很久很久以后,我剩下的部分被塞进了一尊大炮,打进了宇宙空间——它还是一如既往地黑暗而宁静。在飞行过程中,破破烂烂的我还是回过头,看到了利他方蔓延的影响力——它在蔓延,因为河流和溪流将药粉不断地向外传播。我看到那些生物的下场,森林中的鸟儿、僧侣、山羊、骑士、村民和他们的妻子、公鸡、女仆和主妇,那景象让我仅存的电子管在悲痛中破裂了。于是我就这样掉了下来,我仁慈又高尚的先生,掉在您住所的不远处,一次性地消除了我意图通过革命性手段向他人传播幸福的愿望…… (查看原文)
    小纪 2015-03-11 14:12:04
    —— 引自第235页
  • 某日,建造师特鲁尔组装了一台机器,它可以创造任何以n开头的事物。当它准备就绪时,他试着命令它制造针,然后是紫花布和睡裙,它都造出来了。而后他又试试运气,令它造出装满忘忧草的水烟筒,还有无数其他的麻醉毒品。机器不折不扣地执行了他的指令。他对它的能力范围还不能完全确定,于是让它一个接一个地造出雨云、面条、原子核、中子、石脑油、鼻子、水泽仙女、珠蚌和钠。这最后一项它造不出来,特鲁尔相当恼火,要求它作出解释。 机器说:“没听说过这东西。” “什么?可它只是天然碱。你知道,就是金属,是元素……” “天然碱是s开头的,我只负责n开头的事物。” “但在拉丁文里它是natrium。” “嘿,老朋友,”机器说,“如果我能造出任何一种语言中以n开头的一切,那我就会是一台能造能用字母拼出来的一切事物的机器,因为无论你说出任何一种事物,它无疑都会在某种语言里以n开头。没那么美的事。我不能超出你设定的程序,所以天然碱不行。” (查看原文)
    小纪 2015-03-11 14:22:19
    —— 引自第1页
  • 有两道旅行队的通路从上界太阳之域往南边去。第一通道要走的时日较久,从四多星出发,经过大光亚龙塔斯,后者是一颗及其危险的星球,因为它变化莫测,它在最黯淡的时候类似于深渊年矮星,会使旅行者误入大裹尸废料场,九支旅行队里只有一支能从那里活着回来。 (查看原文)
    星海一笑 2015-03-17 19:17:32
    —— 引自第120页
  • 在我的这部作品中,我阐述了关于第一种诺斯托特伦的蓝图,及其全能输出的曲线图,后者的预测单位名为耶和华。一个耶和华等同于一个半径十亿秒差距的奇迹的工作量。 (查看原文)
    kisschick 2015-09-27 18:23:49
    —— 引自第204页
  • 国王以他所有无情的坐标和平均值往前冲,却跌入了一座根与对数的黑暗森林中,不得不后撤,而后在一个无理数(F1)的领域与怪兽相遇。他凶残地重击怪兽,致使它跌落了两个小数位并失去了一个ε,但怪兽沿一条渐近线滑过,藏进了一个n维正相交空间,它扩展之后再度出击,疯狂地阶乘并攻击了国王,使他痛苦地逃跑。但是无所畏惧的国王穿上他的马尔科夫链盔甲和所有的不透水参数,将他的Δk无穷增大并给了怪兽一个真正的布尔打击,令它踉跄着穿过了一条横坐标轴和几个括号。 (查看原文)
    kisschick 2015-09-27 18:31:05
    —— 引自第60页
  • 哦,仁慈、高贵的先生,在离你的住处不远的地方,我永远消除了想用突变式方法给予他人幸福的愿望…… (查看原文)
    摸鱼侠LoctOpus 1回复 2018-12-31 14:55:45
    —— 引自章节:利他剂
  • 这无名者既是个海盗,又是个魔术师,它住在一座由黑色引力堆成的堡里,护城河是一股永恒虐的风暴,墙壁是非存在,并因其虚无而不能通过,窗户是瞎的,门是哑的;说这无名者躺在那里等着旅行队,但如果它突然饥渴于黄金和骨骼时,它便吹起黑色的尘埃,遮住身为路标的各个太阳,当太阳被熄灭,而一些旅人偏离了安全的路线时,它便从虚无中呼啸而出,紧紧缠裹住他们、他们带回它的遗忘城堡,在这个过程中甚至不会遗漏一枚红玉胸针,因为那怪物一丝不苟到了极致。 (查看原文)
    布卤 2020-12-28 12:55:36
    —— 引自章节:025 特鲁尔和克拉帕西厄斯的七次远行
  • 我收集成堆成山的信息,因为它们是我的终身热爱与嗜好,是高学历的必然结果… (查看原文)
    2021-04-05 16:17:56
    —— 引自章节:025 特鲁尔和克拉帕西厄斯的七次远行
  • “这就不对了,我让它制造虚无,并没有让它什么都不做呀! “在我看来,做出一个‘什么都没有’和‘什么都没有做出来’就是一回事!” “谁说的?我要求你的机器制造虚无,可是它一动都没动,何来制造呢?所以,认输吧,我的小老弟,别再自作聪明了!你以为虚无是懒惰和不作为的产物吗?错!虚无是正面而积极的工作所带来的结果,可以说是一种‘非存在’的状态,而这种状才是存在于真正不存在的人中的独一无二、无所不能的状态!” (查看原文)
    徐天羽 2021-05-09 19:28:55
    —— 引自章节:如何拯救世界
  • 原本成千上万的爆破兵、炮兵、突击队、榴弹掷手、地雷工兵、枪手和狙击手形成了两个庞然大物,矗立在风起云涌的苍穹下,矗立在苍茫的大地上,眨着数万只眼睛相互凝视着。战场上笼罩着一片寂静。双方都形成了意识上的绝对统一,这就是通过精密数学计算所得出的伟大的巨人法则。在超过每个临界点后,军队力量作为某一国的组成部分,会完全转变成民众力量。这是因为,宇宙中只存在民众力量,而双方军队的思想意识已经完全与宇宙相通了。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些部队的钢盔铁甲都闪着瘆人的寒光,可是在他们心中却翻涌着宽容善良、真诚互信和相互理解的暖流。 (查看原文)
    徐天羽 2021-05-09 19:28:55
    —— 引自章节:特鲁勒和克拉帕乌丘斯的七次远行
  • 要么您就是在展示“无为这种教义,它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为了能够不为,就要先能为。一个因为没有工具而不能移动山川的人,非要说是智慧给予了他灵感,所以他才不行动,这样的说法就是打着哲学思考的旗号。无为带来的结果是确定的,但是它的好处也就这么多了。而有为带来的结果是不确定的,但也因为这种不确定性而美好。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5-29 13:07:30
    —— 引自章节:戈尼亚隆国王那三台讲故事机器的故事
  • “通过创造奇迹去使他人获得幸福,是我所知范围内最具风险的一种技术手段。”机器用异常严厉的口气说,这样奇迹般的美好是要改变谁呢?改变个体吗?要知道,过度的魅力与美貌会让婚姻的纽带破裂,过度的理智与思想带来的是孤独,而过度的财富会带来疯狂。所以,绝对不可以改变个体,而改变社会群体又是不允许的。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走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通过最自然的方式,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迈上发展的阶梯,而所有的善恶败都由他们自己去承担。作为已经达到宇宙发展的最高层级的民,我们在这个宇宙中没有任何事情要做,我们也不会去创造其他宇宙。我想在此提醒各位注意,这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我们的这么做了,是不是就是为了显示我们高人一等呢?如果是那样可就太过分了!那么我们或许要为即将被创造出的存在做点什么。可是它们现在并不存在,我们怎么能为了不存在的存在去创造呢?人在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就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还是乖乖地坐着吧,你们也别再烦我了!” (查看原文)
    黄原上的雨 2021-06-01 23:41:49
    —— 引自章节:利他霉素
  • 鼓手、特鲁勒和小数码机器都肯定地告诉他,各自不同的命运和精力是无法相比的。所以,机器人在向各位听众略表谦之后,清了清嗓子,就开始讲他的故事了。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6-10 19:05:20
    —— 引自章节:第一个解冻之人的故事
  • 我把话说明白了吧,生命的不可逆转性真是太糟糕了!你们看看,任何已经发生过的事都不会再发生第二次,有的人生前被人伤害,而作为被伤害的补偿,他在死后就可以上天堂。但是我们都知道,画饼无法消除昨天腹中的饥俄,远处的梅子也不能止住昨天的口渴,哪怕是在无穷无尽的时间长河中。这就好像用未来的完美来补偿昨的痛苦,我要的不是这种算术,我没有看到加法,没有看到改善。时间的不可逆转化就是存在的最大背叛,因为我们都知道,当我们出生时,我们并不知道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而当我们的生命结束时,我们都明白了却又已经晚了。上帝创造的冥界是我们的最后一站,但是他在这里也不会再改善什么,而只是告诉你你该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6-10 19:07:09
    —— 引自章节:再造世界
  • “ 陛下,您这么说,我们觉得就是在指责我们剽窃。”克拉轴乌丘斯不满意地说,“您应该看得出来,我们做这些不是因为知识匮乏,而是因为知识过度丰富。秩序在没有思想的社会中才可以被最大限度地保留,因为人们不思考、不生气,不在乎平不平等终日就是忙碌,没有分歧、没有创新,有的就是和诸与秩序。我们不会在我们的世界中加入这种和谐,因为没有人会将和诸与无知相连。陛下想要的是一个充满思想的宇宙,而每个造物主都希望有这样的宇宙,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然而智慧是永远无法满足的,智慧就是会创造出大量行动,而这些行动很可能是相互排斥的,天才和魔鬼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当然可以创造出一种智慧达到顶峰的和程序,但这个程序中所有人的欲望也会越来越难以满足。然而,每个人还会鄙视这种和谐,因为它是创造出来的是设定好的,而不是自发的。人们会说,这是一只设定好的钟表,而不是自由升起的太阳。一个人出来反对,另一个人又出来抵抗智慧就陷入了冲突之中。自由选举和人民自决,就像是重力让裤子往下掉,背带却非要把它往上提。我们读了那么多哲学书,都应该知道精神应是独立自由的,可是自由有什么?是无数次的机会。那么这又和不可预见性以及做什么都不会被限制的一切皆可行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呢?我们当然可以去设计、去构建,但是最后会发现,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原地徘徊,没有任何进展。因此,这样的任务本身就是矛盾的,好像我们要去构建窄一点的宽广,去建造有点饥饿感的饱腹感,以及圣洁的罪恶和不用去支撑也永远不会从顶峰落下的可能。总而言之,我们之所以赋予造物自由,就是为了让它们能够自由地享受自由。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6-10 19:10:22
    —— 引自章节:再造世界
  • “你别说话!从神学的角度看,组成完美的部分不能在一个存在的内部统一。比如说,如果我梦想得到什么东西,或者对什么东西很挂念,而我在得到的那一刻就不再梦想和挂念了;当希望实现时,我就不再能拥有希望了。希望和实现完全是两种不同口味的糖啊!所以,不自由的存在一直都在放弃。如果我等着爱人的一个拥抱,那就是现在没有人抱着我,而当我被拥抱住时,我就不再拥有那份渴望了。我不能既享受拥抱又不拥抱,我不能拥有没有,一直珍贵的东西就是我一直得不到的。所以,存在一直在这种过度的肯定和冒险中摇摆,就是在无聊与失去中摇摆。要知道,从无限渴望到腻烦厌倦只有一步之遥,而且我们的精神世界是脆弱的,招架不住改变,而物质则是真正无情的,不会被人言所改変。精神可以由我来决定,但又过于依赖我,只是我不能充分决定物质!”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6-10 19:14:44
    —— 引自章节:再造世界
  • 他的身体已经有一半锈迹斑斑,但是他却因此喜笑颜开,并向我解释说,他其实是聪败来星球最后一位智者,还说过度满足比穷困潦倒更可怕,但是这个道理不用他说我也懂,既然已经无所不能了,还有什么能让人开心呢?一个有思想的物种置身于这种无从选择的缥缈天堂,逐渐变得麻木,他该如何选择呢?他如何能够从愿望无须努力就自行实现的魔咒中脱身呢? (查看原文)
    Rachel✨ 2021-06-10 19:29:31
    —— 引自章节:戈尼亚隆国王那三台讲故事机器的故事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