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重量 短评

热门 最新
  • 1 堇灿 2024-07-10 11:37:59 天津

    什么时候成立「陈黎张芬龄译诗受害者保护协会」

  • 0 神庙守护者铁马 2024-07-01 23:42:20 云南

    很早就喜欢的诗人,不知为什么现在读感觉没那么好了,时间的原因?

  • 0 半个假蕃人 2024-07-01 00:23:21 四川

    “祂的荆棘火焰,便是我们”。

  • 0 序跋 2024-06-25 15:33:43 内蒙古

    厌倦了陈旧的大词

  • 0 玫瑰天雪地 2024-06-23 22:50:42 安徽

    “所有脱轨的星星 总以最深的坠落 找到返回永恒家园之路。”

  • 0 呼吸机_ 2024-05-29 17:46:47 四川

    从词语中奔出

  • 0 2024-05-03 17:06:20 安徽

    8.5-9 翻译有点干,不懂德语我凭整本的氛围猜的。从巴赫曼和策兰读过来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附录二的导读很有启发,很神奇,托尔金以外,是在萨克斯这里GET到一些所谓肉身此世作为体验,无论主被动的抛却是对不可言说之宇宙的复归与维系。如果策兰作品之不可拆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萨克斯对石、沙尘、蝴蝶、数字编号、碱水结、修鞋匠等实质意象的运用反而同时映照虚空……二人作品作为虚实的对照,对“奥斯维辛后诗歌”的反证……跟米沃什的放一起又是另一种维度。同时间轴的观察也有意思。

  • 0 塔惹 2024-04-30 23:59:46 上海

    如萨克斯本人所言,她的诗行是“划过一亩白纸的一捆闪电”。流亡的幸存者蘸血书写,如蝴蝶振翅破茧,肉体飞升如烟。奥斯维辛之后,也不要遗忘集中营和毒气室,纪念碑和倒塌的圣殿。 「必须再来一场创世纪。」

  • 0 等待野蛮人 2024-04-29 17:29:52 浙江

    语言并不丰盈,宗教性,民族性强。修辞奇特,有不少陌生化的语言效果

  • 0 泠啊灵 2024-04-20 11:52:26 广西

    2024018-前半部分是诗歌,后半部分是戏剧。奈莉·萨克斯的诗歌是属于逃亡者的诗,极具悲苦的美感。读诗是爬完山后在山下休息时所读,戏剧是今天才读完。还记得当时的感受就是,不喜欢这种悲苦的诗歌,春光正好更应该读些轻盈、明丽的诗。现在再翻,能读到蝴蝶破茧而出的力量感,痛苦与过往是沉重的,而诗歌犹如一只只蝴蝶在伤痕累累的民众中翩翩起舞。“在这个似乎被某种隐秘的均衡所支配的夜的世界里,受害者始终是无辜的。”“时间生了一个裂缝/记忆自其间窥视/远近交融/自过去和未来/两种命运碰出火花/而后分道扬镳”

  • 0 阿苯 2024-04-20 02:38:18 江苏

    不大能欣赏选取的意象,对我而言有点过分泛滥、柔美和虔诚,虽然有种讨人喜欢的剔透纯洁的忧伤悲悯但总觉得和大屠杀本身的气质微妙割裂。最喜欢的地方在于大量使用“我们”而非“我”

  • 3 我很酷很拽的 2024-04-15 18:24:40 上海

    诗写得很美,但活在今天看到一些篇目真的有种被卡着脖子说不出话的感觉,观感大概是看到一个日本人在为侵华战争哭惨说自己是受害者。我当然知道这本诗集本意不是这样的,但我毕竟活在今天,读起来心里就是很别扭很奇怪,“被迫害者不会成为迫害者”,只能说诗人的心肠比较慈善单纯,而这个世界是一团复杂深沉的灰色。

  • 0 arancia 2024-04-09 14:19:34 福建

    同样是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萨克斯得了诺奖,策兰却没有,我很费解。

  • 0 justin 2024-04-09 12:37:22 广东

    @2023-03-28 15:41:14

  • 0 节律栅 2024-04-06 05:00:28

    被译文一拳打死,为自己默默默哀

  • 0 海绵宝宝迷魂记 2024-04-01 21:12:30 山西

    策兰好友,以轻写重,同样是压抑身上难逃的民族苦难,总有一些阴郁气息缠绕,喜欢。

  • 0 碎藓 2024-03-26 18:16:11 江苏

    持续上升、饱含韵律的狂热。初读伊莱带来的惊艳让前半本都显得逊色不少。“别哭,荷赛耳。让我们将旧屋重建。如果眼泪挂在石材上,如果叹息挂在木料上,如果小孩子们无法入眠,死亡就有了柔软的床。”注重意象的祈祷式的悲痛有之,“所有的洋葱皮合力,拯救你!”黑色俏皮有之(这段真的太可爱了我反复读了好几遍),“戈仑死神!世界的肚脐,你的骷髅骨架张开双臂,一副假惺惺祝福的模样!”教诲式的吟唱更有之。诗剧之美与集体苦难融合得如此和谐,喜欢。

  • 0 思乐冰 2024-03-20 22:04:51 湖北

    我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准确:对犹太人来说,他们的宗教就是他们的故国。即使把受纳粹迫害之苦难视为追求至福的一个阶段,也丝毫没有减损这迫害的残酷。

  • 0 WIEE 2024-03-19 13:35:22 上海

    感觉陌异感太强了,几乎没有现实的感觉。

<< 首页 < 前页 后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