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的笔记(8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0

    0 (但愿时间能触及一个身影。)

    你是这个空幻世界的一位过客。你以一种远远超出良好的教养所要求的情感,文雅地歌颂(物之哀)那些威胁(甚至最终将消灭)你的个体存在的种种绝对的特质。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你知晓它的法则,你也接受这些法则。它们是对的,因为它们存在。   (1回应)

    2012-07-02 02:55   4人喜欢

  • 无比芜杂的心绪

    无比芜杂的心绪 (不读书,怎遣无聊人生)

    任何欲透过高踞于三脚架上的摄影机来观察人生的企图,都是胡闹;盘坐于榻榻米上的日本人的视线标准,必然成为他们观察身边世界的视线标准 然而小津的节奏其实并不慢。它们创造了自身的时间,对于被小津的世界吸引的观众而言,他们被引入了一种纯粹的心理时间,现实的时钟时间则不复存在。而一开始看起来静止的世界,完全没有活动的世界,只不过是它的表象而已。在此静态的表面之下,人们发现潜在于所有日本家庭之下的狂流,以及日...

    2013-07-24 16:44

  • Sash

    Sash (我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帽衫小姑娘)

    我们已经了解到,小津将剧本看成是一种蓝图,尽可能一丝不苟地遵造它行动。虽然是他(以一种日本影评人所说的原创性)将建筑学家的手法引进日本电影中,不过,他也像日本木匠一样,在工作中使用模件。正如日本木匠在造屋的时候,每一栋房子都使用尺寸不变的榻榻米和隔扇,以及同样规格的门楣和框架,小津也一样,在构建以情感为模件的电影时,照其样子,他清楚他将应用的许多场景的规模和形式。它们变化甚微,甚或毫无变化地出现在...

    2011-06-20 19:48   1人喜欢

  • 其岚

    其岚

    2018-06-12 18:47

  • 其岚

    其岚

    2018-06-12 18:45

  • 其岚

    其岚

    2018-06-12 18:45

  • 凪阈

    凪阈

    在1936年的影片《独生子》里,小津告知我们;在1942年的影片《父亲在世时》里,小津则向我们展示。后一部影片相应地看起来轻快多了,这是因为赋予场面表面上的重要性的做法,较前面一部少多了。同样地,他早期电影中以长长的淡出淡入镜头而使场面显得具有重要性,仿佛要将每个重要场景用括号括起来的手法,在后来的电影中也少得多了。1942年的这部影片,不仅显得更轻快,同时也更缺乏戏剧性,因为我们预期的许多戏剧创作上...

    2016-01-08 20:53

  • 凪阈

    凪阈

    小津因此引人注目地迥异于那些认为剪接在电影制作过程中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导演。人们因此可以预料得到,小津在剪接的时候,完全没有普多夫金和爱森斯坦向我们描述的那种剪接的快乐。

    2015-12-13 13:46

  • 凪阈

    凪阈

    然而,刚典型的是,小津经常采用一个单一的构图,人物屡屡虚焦出现在背景中,焦点集中于前景的静物里。在构成《东京之女》情感高潮的场景里,一只花瓶和几个水果占据了前景,与此同时在模糊糊虚焦的背景中,姐姐坐了下来。通常,可以肯定的是,这类景物成了电影激发起来的情感的容器,不过这在小津电影里出现得这么早,并且出现在一部很少激发情感的电影里,观众因此可以大胆地认定,它是出于构图的需要。

    2015-12-13 12:40

  • 凪阈

    凪阈

    在西方的电影中,构图通常以对人物进行表态的方式,来诠释人物的行为。不过在早期,另一种构图更为普遍——构图为了其自身而存在,为了它的图画之美而存在。图画式的构图,其灵感由传统绘画受到启发,它假定,影像的边缘恰好构成一个画框,物体在画框中以尽量让人愉悦的方式加以排列。显著的例子莫过于斯特罗海姆、茂瑙和斯登堡电影中出现的构图。今时今日的电影,很少看得到这种构图,其原因,也许是使用它的前提条件是要...

    2015-12-13 10:00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小津

>小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