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与变革的笔记(1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经典主要是由艺术家们本人建构起来的。 只要是经典产生一种显著的变化,或者人们对所谓的非经典作家、作曲家或视觉艺术家重新产生兴趣,产生在任何此类情况下,动力都来自某些特别的艺术家们,是他们通过自己对它们的创造性反应或受其影响而把某些作品带进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一类文学不再能充当创作的标准时,它就会暂时性地从雷达屏幕上消失。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如果这类作品有能力去唤醒未来的几代,它就会在稍后的时间里回...

    2012-05-30 22:39   2人喜欢

  • 潼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首先,克默德讨论愉悦(pleasure)和变革(change)主要是围绕“经典”展开的。关于愉悦,克默德先是根据捷克批评家扬·穆卡若夫斯基的理论指出“提供愉悦是经典的条件,尽管是不明确的,却是必要的条件。”紧接着讨论便十分自然地过渡到了愉悦与非愉悦(痛苦)的关系,以及愉悦与欢愉的区分。剩下的部分也是这一讲最核心的都围绕着华兹华斯的《决心与自立》这首诗展开。克默德认为它具有超自然性和令人生畏的特质:诗歌本身和特殊...

    2014-09-13 09:10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抗议在我们的研究领域里所发生过的一切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如果碰巧文学对你没有什么意义,且你也没有什么嗅觉可以相信的话,那么对于这个主题不加任何评论,便是对于这个主题的最恰当的评论。虽然对于某些文学作品碰巧向你的头脑呈现的一些其他主题你可以做出许多评论,但是,它们的价值就在另一个主题上了,而与一个你的行动表明你知之甚少又不太感兴趣的主题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力量与协和似乎能同修辞的雅致共存。

    2012-05-30 22:40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学院文学批评家的矛盾:首先,不愿把文学作品看成是文学批评必要的或基本的对象;其次,是更加厌恶下面这种讨论文学的方法:把文学作品的愉悦认作它存在的主要原因,而相应地,把愉悦传达给批评的读者也就至少成为批评的目标之一。 关于诗歌言过其实的主张与在现代社会(至少在西方)诗歌作为一种至关重要的艺术形式的衰败直接相关,如今在广阔的文化产品领域里,诗歌变成了一种非常小的次文化。 仅有某种特定的愉悦赋予了一部作...

    2012-05-30 22:39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然而艺术作品继续被认为是崇高的产品。虽然,它们并不高于日常的生活挣扎,但是,在一个寻求宁静遭到挫败后不得不把希望放在想象思维的幻想力量之上的世界里,它们有是永恒知识的遗存。文艺作品会立刻巩固和升华想象力,他不仅是一种个人的受益。而且是对于痛苦和不公的一种替代性补偿。艺术能使人相信在地球上有那么一块地方,或许是每一个国度都有那么一块地方是常绿的。 旧的东西总是通过被赋予新的关注形式而焕发出新的生命。...

    2012-05-30 22:38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经典化的一个结果是,不管经典是由神学的律令、教育的权威,还是实际上由机遇而早就的,它的每一部分只存在于其他部分的族群里;一部分验证或支撑着另一部分,其结果是它也会从长期的评论或阐释关注里获益,每一部分皆因为是整体的一部分而兴盛繁茂:从某种意义来说,它们都是一小部分,也都处于变革之中。 我们自己制造经典是通过密切关注文本和语境来实现的;但是,在这些文本里,或许还有一些我们没有选择区关注的东西,而这些...

    2012-05-30 22:38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新新事物是令人振奋的,它的支持者们至少在当下投入了超凡的感召力。但是,紧随其后的是众所周知的从超凡魅力到惯例的衰退过程,于是,由于对结果的不满又衍生出新的超凡魅力,它由忠实的诠释者发现和拥护。 由于个体的构成、个人兴趣的变化以及诠释群体的利益等方面因素的参与,机遇可以导致转向,最终这种转向又导致了对未选之路的完全忽略,这就现代文学批评史来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几乎没有人会准备再回到这个岔道口,沿着另...

    2012-05-30 22:37

  • 乱世浮生

    乱世浮生

    是作家复兴着、变革着文学,并因应着前人的影响;是他们而不是教授们,也不是编定被认可作家名单的批评家们,既使经典作品永存,又在修正着经典作品。 关于人类境况的任何哲学反思,如果必定是以某种方式去认识人类的渴望和生命的反复无常之间无法逃避的迷失、消亡和痛苦分离的话,那么这一定是文学经典之“哲学”特征的重要部分。 愉悦,的确被证明是评判经典的一个相当有用的标准。但是,正如这些讨论所指出的,它有具有模糊性...

    2012-05-30 22:37

  • Fiona_Zhao

    Fiona_Zhao (purely unconscious enjoyment)

    关于如何做一个批评家的问题,我目前的答案是很久以前从威廉·燕卜荪那里借用过来的:用你所能想象到的理论来助你一臂之力,但跟着你的嗅觉走...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意义上的嗅觉——这里有一种酿酒学的类比——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如果你没有这么一种嗅觉,你就应当去找某种别的工作。当然,有许多人就是这么做的,这也不是什么耻辱。

    2012-04-10 09:45

  • Fiona_Zhao

    Fiona_Zhao (purely unconscious enjoyment)

    史蒂文斯把上帝之死(“一个上帝的死就是所有上帝的死”)和抽象的训谕联系起来了,不仅和伊甸园的失落,而且也和失乐园神话的阐释力量的丧失联系起来了

    2012-04-10 09:44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愉悦与变革

>愉悦与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