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是湿的》的原文摘录

  • 考虑净价值得来的论断有一个微妙的弱点就是,新近变得灵活的各种群体所产生的好和坏的变化并不可比 (查看原文)
    酱卤 1赞 2012-08-27 17:42:05
    —— 引自第184页
  • 首先,美国作为国家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与它产生社会资本的能力有关,社会资本即运转良好的社区所具有的一系列神秘而又关键的特征。当你生病了而你的邻居帮你遛狗,或者柜台里面那个人相信你会下次付钱给他,这都是社会资本在发生作用。它就是“未来的影子”在社会层面的应用。生活在具有更多社会资本(即更多合作习惯)的群体里的个人,比起生活在只有较少社会资本的群体里的,在从健康到幸福到收入潜力等许多指标上都更加幸运。那些具备高储量社会资本的特征的社会,比起只具有较少社会资本的社会,在从犯罪率、经营企业的各种成本到经济增长等同样宽泛的一系列衡量指标上,总体上都做得更好。 (查看原文)
    何简单 1赞 2013-03-25 20:46:21
    —— 引自第118页
  • 伯特的论文的核心归结为相互关联的一对观察结果。首先,绝大多数好主意都来自那些联接“结构性漏洞”(structural hole)的人,也就是说他们最直接的社会关系网络中都包含自己部门以外的人。其次,即便对其他变量进行了控制,如级别和年龄等(两者都与较高等级的社会关系相联系),联结这些结构性漏洞依然证明是有价值的。注意这个试验是来测试桥接型资本而非社交能力的 — 提出最大比例的好注意的,是那些拥有处于自己部门之外的联系的人。而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只同自己部门中其他人广泛联系的经理们,他们的主意得分却不够高。桥接型联接预示着好的主意产生,缺乏它则预示着糟糕的主意。 根据伯特的分析,同部门人员之间密集的社会关系网络(从而可能每个人都与其他人直接关联)似乎会造成一种“回声室效应”(echo-chamber effect)。新任经理们拒绝来自这个群体里的主意的频率出奇地高,经常性的理由是,这些主意太过囿于该部门细节而缺乏对于公司整体的战略性益处。 这个实验也并非用来测试智力。伯特在论文中说明: 对于那些人际网络跨越结构性漏洞的人,他们能够较早接触到多种多样甚至经常互相矛盾的信息和判读,这使得他们在产生好的主意方面具备竞争性优势。与自身外部群体相关联的那些人会发现他们能提出有价值的主意,似乎拥有创造性的天赋。然而这创造力并非源自深层智能,而是类似进出口业务的性质。一个群体中的普通主意对于另一个群体而言可能会成为富于价值的洞见。 (查看原文)
    何简单 1赞 2013-03-25 21:18:03
    —— 引自第143页
  • 舍基的观点: 旧行为的新杠杠 P12 社交能力是我们的核心能力之一,它在我们生活中的几乎每一层面都以原因和结果的双重面目出现。社会不仅仅是个体成员的产物,也是群体构成的产物。个人和群体的集合关系,群体内部个人的集合关系,以及群体间的集合关系,共同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网络。 P14 当我们改变了沟通的方式,也就改变了社会。 P17 现在我们拥有了能够灵活配合我们的社交能力的沟通工具,而且我们在见证充分利用这种转变的崭新的协调行动方式的崛起。 从共享、合作到集体行动 P39 ~41现在我们有了更适应于人们对群体活动的本来欲望与天赋的传播工具,并且日渐发展出应用这些工具的社会模式。…你可以把群体行为看成一个梯子上的递进行为,社会性工具改善了这些行为或使之成为可能。按照难度级别,这些梯级分别是共享、合作和集体行动。…共享对于成员提出的要求最少。…合作是再往上的一个梯级。合作比单纯的共享要难,因为它牵涉到改变个人行为与他人同步,而他人也同样在改变自身行为与你同步。对于共享,群体仅仅是参加者的集合。与之不同的是,合作创造出群体的身份——你知道了你在同谁合作。…协同生产(collaborative production)是一种更深入的合作形式,因为它增加了个体与群体目标之间的张力。检验协同生产的测试很简单:没有人能将所创造出来的成果归功于自己,并且如果没有许多人的参与,项目也不可能发生、存在。信息共享和协同生产之间最大的结构性差别在于,协同生产至少涉及一些集体性决策。…第三层梯级是集体行动,这是最难的一种群体行为,因为它要求一组人共同致力于一件特定的事,而且做事的方式更要求集体的决定对于每个个体成员都具有约束力。 P42 ~43 这就是公地悲剧:虽然每个人都同意普遍克制对大家都有利,个体受到的各种激励却常常阻碍那样的结果成真。…因为渴望成为群体的一员,在群体中... (查看原文)
    千荨幽幽 1赞 2013-09-28 22:46:34
    —— 引自第86页
  • Linux的发展却不是基于公司所有权的概念,这就大大地减少了一般管理费用。Linux可以从任何人那里吸取某个好的想法。 ……采用正确的协作工具,并与用户订立正确的协议,就可能让一大群人共同为了一个对所有人免费的项目工作。少数几名开发人员和1000名偶然的贡献者一起就能开发出操作系统来。……如同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比尔乔伊所说的,“不管你是谁,绝大多数聪明人都在为别的人工作。”而开源模式所做的就是让所有这些人能一起工作。这种模式已经传播到其他领域,其中最关键的领域之一就是公共健康。 (查看原文)
    荒荒 1赞 2015-03-23 10:05:34
    —— 引自第156页
  • 我们已经被戏剧性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所显露出来的关于自身的信息,不论是通过照片、电子邮件还是MySpace页面,极大地增加了我们的社会可见度(social visibility),使我们更容易互相找到,但也更容易被公众审视。媒介旧有的限制被极大地削减了,权力一点点地向“原本的受众”汇聚。一则新闻可以在刹那间由一个地方扩散到全球。而一个群体也可以轻易而迅速地为了合宜的事业而被动员起来。 (查看原文)
    youngriver 2012-02-28 16:40:01
    —— 引自章节:从一场人肉搜索说开去
  • 我们的能力在大幅增加,这种能力包括分享的能力、与他人互相合作的能力,采取集体行动的能力,所有这些能力都来自传统结构和组织的框架之外。 (查看原文)
    xiulizhuang 2012-05-25 23:54:07
    —— 引自第13页
  • 信息共享与协同声场之间最大的结构性差别在于, 协同生产至少涉及一些集体性决策。维基百科全书成果的背后是翻来覆去的讨论和修改, 落实为关于每个特定主题的一张网页,虽然其恩日用改变还将发生改变。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我们已经被戏剧性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所显露出来的关于自身的信息,不论是通过照片、电子邮件还是MySpace页面,极大地增加了我们的社会可见度(social visibility),使我们更容易互相找到,但也更容易被公众审视。媒介旧有的限制被极大地削减了,权利一点点地向“原本的受众”汇聚。一则新闻可以再刹那间由一个地方扩散到全球。而一个群体也可以轻易而迅速地为了适宜的事业而被动员起来。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人类是社会性生物———不是偶然,不是意外,而是向来如此,社会交往能力(sociability)是我们的核心能力之一,它在我么生活中的几乎没一个层面都以原因和结果的双重面目出现。社会不仅仅是个体成员的产物,也是群体构成的产物。个人与群体的聚合关系,去趟你内部的个人的聚合关系,以及群体间的聚合关系,共同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网络。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在现代生活的大多数层面上,我们在集体努力上的天分和欲望被相当僵硬的制度结果过滤掉了,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为管理群体的复杂性。我们还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所有群体,我们只是拥有我们能够负担的所有群体。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诸如博客、论坛类的社会性媒体已经铲平了出版的门槛,却也伴生着残忍的经济逻辑: 有价值的不是信息,而是注意力。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重要的不在于你认识多少人,而是你认识多少种人。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Nick McGrath 就Linux说了下面的话: 如果你看下内核树贡献代码的人数,你会发现有相当数量的工作只是由少数几个人完成的。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人性对于所处的环境相当敏感。如果有行为不断的机会而不必受到惩罚,就会有足够多的人做出反社会的行为,直到把事情完全搞砸。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网络媒体的一个令人不安的特点是他们可能会逐渐为人所淡忘。因为许多站点都是热情的结晶,没有什么可以保证这些材料会有几年, 更不要说几十年的寿命。 (查看原文)
    O(1) 的小乐 2012-05-30 22:02:40
    —— 引自第1页
  • 往一个拖期的项目中投入更多的人力只会令该项目的时间拖得更长,因为新加入的员工增加了群体中的协调成本。由于这种限制是非常基本的,也因为这样的问题永远也不可能予以解决,每一个大的群体都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应对此一挑战。就我们的现代生活而言,基本的解决方法只有把人们聚集在一块,形成组织。 (查看原文)
    T-Lin 2012-11-05 16:37:29
    —— 引自章节:分享是机构困境的解药
  • 当你试图与一个离散的群体通话,你铁定要面对所有广告商都经历的两难困境:如何影响你需要的人群,而又不把你的信息广播给所有人? (查看原文)
    T-Lin 2012-11-12 12:41:52
    —— 引自章节:提供分享平台的Flicker
  • 所有的机构都生活在某种矛盾之中:它们存在是为了利用群体的努力,但它们的某些资源又为了引导这些努力而慢慢流逝。 (查看原文)
    专业吐槽的微笑 2012-12-10 13:49:24
    —— 引自第13页
  • 如果你曾经感到奇怪,为什么大型机构里员工所知道的和CEO所知道的,那么多都被互相屏蔽起来,现在就不必再猜想了:在管理文化的创始时期,层级系统设计的一个本质要点,就是限制信息沟通,使之仅能在相邻层级间流动。 (查看原文)
    专业吐槽的微笑 2012-12-10 13:51:41
    —— 引自第28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