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勒茲.巴洛克.全球化 短评

  • 1 WINJENT 2017-08-07

    古典主义作为仿古复古,发展到末期容易沦为形式之因循守旧,巴洛克产生于此文艺复兴之危机,矫饰主义之深刻化提供了面对危机的方式。废墟和迷宫作为两种性格迥异的“星座”其实是面对同一个“问题”和“危机”的两种矫饰主义的回应“方式”。从亚里士多德的形式-质料二元论可推出两个绝对预设:最高形式=纯粹实现=上帝=思想思想其自身vs原始材质=纯粹潜能=不可思议者。如果说古典主义是追求某种理想完美之“最高形式”的理性主义与形式主义,那么巴洛克的矫饰主义作为对古典形式褶曲变形之谐拟,必将形式推到极限而触及先于任何形式限定之原始材质,表现为反理性或非理性之激情、本能、冲动的浪漫主义。但巴洛克并没有完全投入原始激情的无底深渊,它的另类现代性并不彻底推向浪漫主义,它游走在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矫饰主义之模糊暧昧的边界。

  • 0 Tairman 2015-10-26

    三星给内容,一星给脑洞

  • 0 Eco 2018-11-29

    四星创见。尤其论述广告部分,原创性掩盖了论述的某些牵强。

  • 第一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