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讲义》的原文摘录

  • 中国自三代以后,得国最正者,惟汉与明。匹夫起事,无凭藉威柄之嫌;为民除暴,无预窥神器之意。世或言明太祖曾奉韩林儿龙凤年号,为其后来所讳言,此不考史实而度以小人之心者也。 (查看原文)
    江湖遠人 3赞 2012-11-12 10:44:58
    —— 引自第18页
  • 夫善政在于养民,养民在于宽赋。 (查看原文)
    Bessie 1赞 2013-02-17 16:05:57
    —— 引自第37页
  • 元顺帝至正三年,监察御史乌古孙良桢以国俗父死则妻其后母,兄弟死则收其妻,父母死无忧制,遂上言:纲常皆出于天,而不可变。议法之吏乃云:‘国人不拘此例,诸国人各从本俗。’是汉人、南人但受钢厂,国人、诸国人不必守纲常也。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2-29 21:17:13
    —— 引自第1页
  • 元亦并无经久之兵制,一往用其饥穷为暴、胁众觅食之故伎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2-29 21:17:13
    —— 引自第1页
  • 至万历末,始直接逼取民膏,至民实无以聊生,而后内乱外患交迫而至,二百余年巩固之业一朝而覆,民生之所系如此,盖民不信明之尚能庇我,即于覆亡无所惜耳。 (查看原文)
    奇譚クラブ 2012-03-24 07:46:04
    —— 引自第116页
  • 太祖以喜怒用事,是其一失,然究是对于偏隅,其大体能藏富于民,深合治道也。 实未尝滥及平民,且多惟恐虐民...尚未至得罪百姓 (查看原文)
    海嘉丶芙格薇德 2012-09-18 10:42:04
    —— 引自第6页
  • 中国自三代以后,得国最正者,惟汉与明。匹夫起事,无凭借威柄之嫌;为民除暴,无预窥神器之意。 (查看原文)
    海嘉丶芙格薇德 2012-09-18 11:18:39
    —— 引自第16页
  • 元之武力,自古所无,大地之上,由亚及欧,皆其兵力所到,至今为泰西所震惊。乃入中国不过数十年,遂为极散漫,极脆弱之废物。其故何为?所谓“马上得之,马上治之”,不知礼法刑政为何物。凡历朝享国稍久者,必有一朝之制度。制度渐坏,国祚渐衰。 (查看原文)
    海嘉丶芙格薇德 2012-09-18 11:46:30
    —— 引自第17页
  • 元主为宋少帝入元后所生之子,生于元仁宗延佑七年庚申,距宋太祖开过执念为第六庚申。先是相传宋太祖因陈抟有“怕听五更头”之言,故全宫中四更末即转六更,终宋世皆然。六更者,更鼓将近,作繁声以结之,谓之虾蟇更。宋祖未悟更之为庚,后于第五庚申而元世祖即位,越十七年而灭宋,第六庚申顺帝生,遂以亡元,仍为汉人所得。 (查看原文)
    江湖遠人 2012-11-12 10:31:21
    —— 引自第30页
  • 并尊宪宗贵妃帝祖母邵氏为皇太后。(兴王之藩,妃不得从。世宗入继大统,妃已老,目眚矣,喜孙为皇帝,摸世宗身,自顶至踵。) (查看原文)
    江湖遠人 2012-11-12 11:25:34
    —— 引自第180页
  • 三十五年,上皇考道号为三天金阙无上玉堂都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尊开真仁化大帝,皇妣号为三天金阙无上玉堂总仙法主玄元道德哲慧圣母天后掌仙妙化元君,帝自号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君,后加号九天弘教普济生灵掌阴阳功过大道思仁紫极仙翁一阳真人元虚玄应开化伏魔真忠孝帝君,再号太上大罗天仙紫极长生圣智昭灵统元证应玉虚总掌五雷大真人玄都境万寿帝君。明年,仲文有疾,乞还山,献上历年所赐蟒玉、金宝、法冠及白金万两。既归,帝念之不置,遣锦衣官存问,命有司以时加礼,改其子尚宝少卿世恩为太常丞兼道录司右演法,供事真人府。 (查看原文)
    江湖遠人 2012-11-12 11:35:49
    —— 引自第196页
  • 然在太祖定法,则以此为天子自与人民亲接之一端,见之史者,如《孝义·郑濂传》,濂以粮长至京,帝问治家长久之道,对曰:“谨守祖训,不听妇言。”帝称善。 (查看原文)
    Bessie 2回复 2013-02-17 15:16:19
    —— 引自第33页
  • 此亦中国巧艺不发达之原因;但使明祖在今日,亦必以发展科学与世界争长,惟机巧用之于便民卫国要政… (查看原文)
    Bessie 2013-02-17 15:54:44
    —— 引自第35页
  • :“惟苏、松、嘉、湖,怒其为张士诚守,籍诸豪族及富民田以为官田,按私租簿为税额,而杨宪为司农卿,又以浙西膏腴,亩加二倍,故浙西官民田赋视他方倍蓰,亩税有二三石者。大抵苏最重,嘉、湖次之,杭又次之。”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15:47
    —— 引自第38页
  • 以道事君,固非专以保全性命为第一义矣。风气养成,明一代虽有极黯之君,忠臣义士极惨之祸,而效忠者无世无之,气节高于清世远甚。”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18:50
    —— 引自第78页
  • :“至明之廷杖虽酷,然正人被杖,天下以为至荣,终身被人倾慕,此犹太祖以来,与臣下争意气不与臣下争是非所养成之美俗。清则君之处臣,必令天下颂为至圣,必令天下视被处者为至辱,此则气节之所以日卑也。”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20:21
    —— 引自第81页
  • 帝诫将士:‘毋使朕有杀叔父名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20:53
    —— 引自第96页
  • 燕王数危甚,诸将奉帝诏,莫敢加刃,王知之,每奔北,独以一骑殿后,迫者不敢追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20:53
    —— 引自第96页
  • 建文之政,若不轻弄兵,或能用将之贤者,其举动无不优于列帝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20:53
    —— 引自第96页
  • 靖难兵起,久而无成,因建文驭宦官极严,而叛而私以虚实报燕,遂敢于不顾中原,直趋京邑。篡弑既成,挟太祖之余烈以号召天下,莫敢不服,以此德阉,一意重用,尽坏太祖成宪 (查看原文)
    阿辽沙 2013-07-25 14:22:33
    —— 引自第108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