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影》的原文摘录

  • “伤养好了,就我们几个人组成一支独臂队吧。” “暂且你来当队长,我来当副队长。”寺内一本正经地说。 “反正是些不要命的残疾人聚集在一起,一定很厉害。” 两个人朝着海风挺起胸膛,故意大笑一声,像是在给自己鼓劲。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8:57:34
    —— 引自第8页
  • 大家都欺负我是残疾人。 小武沮丧得难以入眠。于是悄悄地拔出了军刀。单手拔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用双脚夹住刀鞘,用左手拔刀。 简直像头畜生。 看到自己这幅狼狈相。小武感到很气愤。在烛光的照耀下,军刀闪烁着一如既往锐利而漂亮的寒光。 它和我都怀才不遇啊。 这天晚上小武梦见自己的手臂回来了。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03:35
    —— 引自第30页
  • 我终于堕落成一个商人了? 会场的喧嚣声传到了他的房间里来,小武看着账本,不知不觉中感到孑然一身的孤独。 寺内怎么样了? 他本想把寺内遗忘掉,可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他仍旧驰骋在习志野练兵场吗?这是骑兵队卷起的滚滚尘土。士兵的吼叫声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11:17
    —— 引自第42页
  • 总之,有了胳膊就成,有没有胳膊的代用品? 以前他在社里不经意读过一本西洋书籍,他在苦思冥想之余,从书中找到了这样一段文字。十六世纪的德国骑士盖茨战场上失去了手臂,可是他自己动手制作了一只假手,用它拿起长枪直接奔赴战场立下了卓越的功勋。 去找佐藤大夫,或许他会帮我出个主意的。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19:22
    —— 引自第44页
  • “寺内跟你说起我吗?” “是,下课后,或者是茶后饭余的时候他常常说他的同僚中有一个叫小武敬介的优秀男子,这个男子在西南战争中不幸失去了右臂。后来进了偕行社。无论是学业还是武艺都远远在他之上。如果他身体健全,已经是将官了。还说这个人才埋没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他当着大家的面说的吗?” “是的,所以这位教官教过的军官都知道小武先生,出入偕行社的军官中寺内先生教过的人都...” “住嘴!” 小武把耳朵捂住。这家伙同情我,我可不需要什么同情。小武直视正前方,闷闷不乐地陷入了沉默。 “我说错什么惹您生气了吗?” 伊藤差异地问。 小武一边合上风衣的领子,一边想伊藤所谓的寺内的诚实厚道的友情,对自己来说是不可饶恕的亵渎。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27:17
    —— 引自第51页
  • “残疾军人院?” “是,西欧各国好像已经有了。这是一种收容战争中受伤而不能重返战场的人以及失去工作能力的人的设置。我的身体是这幅摸样,所以很能理解那些残疾人的心情。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它作为陆军省的提案在下一届帝国大会上通过,让它变成现实。”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45:06
    —— 引自第59页
  • “是吗?他现在可不得了。” 现在小武能说出真心话了。 “前几天,我时隔很久见到石黑院长,说起你和寺内先生的事情,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和寺内?” “嗯,准是命运开了个小玩笑。” “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其实当时给寺内先生也打算做截肢的,可是眼看着要给第二个人做手术了,我情绪上发生了变化,突然想尝试一下保全手臂的方法。” “在手术室临时改变主意的吗?”小武抬起他那双迷蒙的眼睛。 “是的。那时莫非是神使鬼差,想到要连续截断两只手臂,我心里突然沉重的无法承受。” “那么当时如果我是第二个人....” “是的,那样一来,寺内的手臂就被截断了,而你的手臂就保住了。” “......” “想想真吓人。” “手术的顺序是怎么定的呢?” “你的病历放在寺内的病历上面。” “我的病历在上面......” 小武用左手紧紧握住拐杖闭上了眼睛。他的声音在颤抖,嘴唇也歪斜了。是谁在恶作剧?冥冥之中又是受谁的支配呢?小武回想起当时被推进手术室那一片明媚的让人神志恍惚的干燥的天空。 从那时起胜负已成定局了。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19:51:03
    —— 引自第69页
  • 最终是这个结局,可是自己却瞎折腾了这么久。与他处心积虑较量了整整三十五年。小武的心中有个东西轰隆一声到她了。 真是愚蠢至极! 突然小武笑了起来,好像遇到乐不可支的事情,直笑得前仰后合。泪流满面,直笑得呲着牙,披头散发。随即他张开嘴巴,眼睛愣愣地盯着空中。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20:04:20
    —— 引自第70页
  • “说手术很成功对吗?” 绫野一一边点烟一边点头。癌症本来是尽量不告诉患者和家属的,不过偶尔为了手术而不得不告诉。这种情况下,规定做完手术后必须回答对方“完全切除了”。一声一般不会说“手术失败”这句话。除非患者本人感觉到了。为了使患者抱有生的希望,避免他们承受精神上的折磨,这种说法成了临床医生必须遵守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我认为艺术家有点与众不同。我觉得一旦知道没救了,如果是艺术家,最好还是主动地告诉他死期,比如还有半年,还有一年什么的。他们因此会全力以赴地完成遗留在世上的工作,艺术家应该会把工作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只是避免患者承受精神上的痛苦而像对待一般患者一样的隐瞒死期,不论对患者本人还是对我们都是一种损失。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20:08:33
    —— 引自第81页
  • 第三者觉得好未必就对他本人好,归根结底应该尊重本人的心情。船津开始怀疑自己,我的想法果真正确吗?莫不是自己过虑了?莫不是过分沉醉于一种悲壮的美之中了吗?这莫不是一种藐视人性的想法吗?如果换个立场自己会怎么样呢?不,我不是艺术家,不能混为一谈。可是艺术家与凡人在情感上果真有那么大的差异吗? 船津陷入迷茫之中,形形色色的想法在胸中似波涛起伏。每一种想法又都摇摆不定。可最终还是艺术家“作品重于生命”的思想占据了上风。当时患者会痛苦,可是最终会感谢我。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20:18:02
    —— 引自第87页
  • 难道他画了两幅吗? 船津慢慢把它抽了出来,这幅画是反着放的,画面朝里,取出来以后,船津把它摆放在那副大画的旁边。 “啊!” 船津刹那间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屏息凝神再次看了看。 十号大小的整个画面上描绘了好几对男女。每一对男女都是一丝不挂,如胶似漆地缠在一起。他们形态各异,有的在交媾,有的在紧紧互相追赶。画面的中央是一个倒仰着身体望着天空的裸体女子像,她的表情看似在愉悦中颤抖,又看似在痛苦中翻滚挣扎。她的脸好像是金子夫人,又好像不是。每个人都画得浓墨重彩,用丹朱两种颜料涂了一层又一层。 房总半岛的明媚春光和一丝不挂的男男女女缠绵的场景,这两幅画都出自祁答院的手笔,可是表达的主题却有天壤之别。 黑暗和光明在这里相依相随,这种交织也是祁答院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 “两幅画儿都没有落款。” 船津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再次扪心自问:向祁答院宣布死期,这究竟是对还是错?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09 20:36:39
    —— 引自第110页
  • 住进医院三个月以后,我才从护士长那得知,因为我的病具有特别罕见的教科书般的症状,所以我被当做教学用患者加以对待。因此医疗费可以分文不付。 他给我看病,而我把自己的身体就像当做借来的东西一样交付给他。与其说他是治疗我的兵,不如说是随心所欲地捣鼓着我的身体。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12:26:28
    —— 引自第120页
  • 真是岂有此理!我可不愿做医生手中的木偶。我懂得东西他们也有不懂的,我可不愿受他的摆布。想着想着心生一计。 我从两侧移动手指,右食指总是在左食指前五公分通过。干脆我一开始就错开五公分左右启动不就合的拢了吗?就是一开始就不打算合拢,结果可能会歪打正着。 我一心想要借机报复一下桐田医生。尽管即便我的小把戏成功了,对我的病没有任何帮助,可我还是要好好吓唬一下这位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的桐田医生,挫败一下这个在医学上稳坐泰山,不可一世的家伙的气焰。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12:36:27
    —— 引自第126页
  • 从外面回到房间里我就蜷缩在被窝里,直到从外面带来的寒气消失掉。明天我一定能把他吓唬掉,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医学再伟大也不会料到我来这一招吧,一旦直到猴子不动弹了,耍猴人一定会束手无策吧。再怎么摆弄它也不听使唤了,随你让它从上下合拢也好,左右合拢也好,结果都一样。失去了猴子的配合,耍猴人的话还有谁相信呢? 我再也不受你摆布了。 只有我自己可以对自己的身体发号施令再也没有人可以强迫我了。这一年中我一直盼望的也许就是这一瞬间。现在我一点都不感觉到害怕。 我的右手紧紧攥住安眠药的小药瓶,又把脸贴在上面,像是感受一下它的分量似的。塑料瓶盖发出清脆的声响落在地板上。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12:47:16
    —— 引自第136页
  • ”的确如此,我们必须再次提出这样的质疑。在现代社会中喜剧到底是什么?喜剧到底能做什么?“ 冰见子在寻思自己的病,田坂仍然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冰见子看着前方出现的光波,心里想着”一个+“”两个+“的数着数。 ”应该重新审视作为个体的自我,而不是作为集体的自己。也就是说看一看作为个体自己可以纯洁到什么程度。“ 冰见子自我嘀咕道:”作为个体..“她心想一个人太可怕了,一个人无法忍受。 ”有了个体的意识才会产生连带感,怎么认识和发展这种连带感,这是问题的关键。“ ”我...“ ”不错,你和我之间到底有多少连带感,问题就从这里开始。“ 传给这个人怎么样? 冰见子的脑海里这时突然掠过一丝恶魔般的想法。 ”这又涉及到为什么要做职业工作者的问题。生活在当代,积极地参与到当今社会中,那么在根本上必须有一项能从中感悟到各种各样东西的工作。“ 就是他了! 冰见子心中的那个幽灵朝着恶魔的方向疾驶而来,一种不可告人的心思变成一个又红又大的圆圈扩散开来。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21:25:56
    —— 引自第161页
  • 现代的作家不能是一个独眼龙,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是一个双眼者。一方面窥视天堂,另一方面窥视地狱;一方面肯定爱,另一方面否定爱;一方面观察阳光,另一方面观察阴影。我认为让这两束互相矛盾的目光进行互补,变成一束目光,这才是现代作家的眼睛。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22:02:55
    —— 引自第180页
  • 蔷薇的联想是一篇佳作。洋溢在这部作品中的作者的浪漫的嗜虐精神堪称一流。蔷薇疹是一种梅毒症状,应该是恶和丑的象征,可是看上去似乎又蜕变成美的象征。仅就这部作品而言,作者不是追求真理派的白魔术,而是与恶魔相互勾结的黑魔术,这个过程是通过冰见子得以实现的。前面说过这篇小说属于黑色传奇,也就是这个意思。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3-03-16 22:11:40
    —— 引自第187页
  • 所谓人造肛门就是放弃从下面排便而在腹部侧面打一个洞眼和肠子接上,通过洞眼排泄粪便。 (查看原文)
    一槑 2013-09-06 11:03:31
    —— 引自第79页
  • 应该重新审视作为个体的自我,而不是作为集体的自己,也就是说看一看作为个体自己可以纯洁到什么程度……有了个体的意识才会产生连带感,怎么认识和发展这种连带感,这是问题的关键。 (查看原文)
    Winner_Ace 2018-01-15 00:55:42
    —— 引自第187页
  • 我再也不受你摆布了。 只有我自己可以对自己的身体发号施令,再也没有人可以强迫我了。这一年中我一直盼望的也许就是这一瞬间。现在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查看原文)
    二九大脑袋 2019-12-19 18:48:46
    —— 引自第135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