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之花的笔记(4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爱情和死亡是同一件事情(固执的信仰),爱情与花朵只能持续一个春天。

    2011-05-26 23:09   2人喜欢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不,死亡之至善。死亡的甜蜜。快刀、华丽的凿子。激动的漠然。宜饮的花朵。 ——酒吧? 香槟。两枝玫瑰,一枝黄色和一枝粉色。这幅画提供的是消耗。余下的是幻觉,幽灵快乐的回旋。叙宗开始时袒露胸肩,最后又折回舷窗。你看见一幅镜像画布,疯癫就在镜子的另一端。她有耳环吗》发髻》她的大理石桌子是否是太平间里的陈列台? ——她悲伤吗? ——甚至从不。迷失。迷失的目光。不快乐也不悲伤。极好。花...

    2013-04-28 10:40   2人喜欢

  • 李可笑

    李可笑 (各人投其好,各自不相干)

    ——你最喜欢的画家? ——马奈。花瓶或玻璃瓶里的花朵。他的最后一段时光。就在他的腿被截断之前。被截断的花朵。根并不是花瓣,不是花心,不是花冠。两个不同的世界。镜像中透明的水,没有锡汞齐的画布上得繁花盛开。朋友们带来的花束,他坐在长沙发上,一两个场景一幅画。玫瑰放在香槟酒杯里。玫瑰、石竹、蝴蝶花。难以置信的丁香与玫瑰。玻璃杯中令人震惊的丁香的美。花瓶中的苔蔷薇。牡丹花束。水晶瓶中的玫瑰、郁金香与...

    2013-04-28 10:32   1人喜欢

  • 蓝暮遥

    蓝暮遥 (陪我玩的人都不许带心。)

    我有一种幸福的个性,我可以从恨意中感到快乐,可以从蔑视中找出赞美。我对蠢事那种恶魔般的激情喜好,使我在歪曲的诽谤中找到了快乐。——波德莱尔

    2011-12-18 14:37   3人喜欢

  • 园

    开始,它一切都好,甚至还开了几朵花,而后它屈服了,不久一枝茎秆在哭泣的叶子中间变软了。它的球根有一半露出了土壤,好像是为了寻找氧气,散发着糟糕的气味……更加打扰我的,是另外的噪音,轻微笑声和呻吟,几个小时,甚至夜以继日,这些声音在暗中将房间填满。——贝克特

    2011-09-27 02:18   2人喜欢

  •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来自北方的梵高直面太阳,他的鸢尾硕大无比,他的向日葵是食肉花(梵高把自己的耳朵交给了向日葵,而非交给了一个妓女)。莫奈在虞美人中站起身来,但是不久之后便在吉韦尔尼选择了透明的、缓慢的观察,如我们所知的那样,藏身于睡莲之中。伟大的塞尚并不致力于花朵,他更喜欢果实、头骨、石块、松树和岩石。最热衷于花朵的是马奈:他的遗言是献给花朵、科学、优雅与暴力。

    2018-10-06 02:20

  •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西方的艺术品最终到了封闭的空间,而中国的艺术品却都在外部,它们在外部的内部。

    2018-10-06 02:19

  •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我和他一起听见他的头脑里一阵排钟的声音,那钟应该是由铃兰的所有花朵、春天的钟状花、磁器做的铃铛、玻璃做的铃铛、水做的铃铛和空气做的铃铛构成的。他的头是会唱歌的矮树林。他自己是一场用饰带装饰的婚礼,他想从一个开花的山谷跳到另一个开花的山谷,一直跳到一片草垫上,老人在那里埋下了他的钱财。他把草垫翻过去,再翻过来,把它剖开,把里面的羊毛倒空,但是他什么也没找到。因为蓄意的谋杀之后,钱是最难找到的。

    2018-10-06 02:15

  •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热奈来自远方,在圣母院与巴黎之间,维庸和鲜花码头之间。他读懂了波德莱尔、兰波和普鲁斯特的深意。他的标题清晰明确:《玫瑰的奇迹》、《繁花圣母》。但是:他在监狱里(弗莱斯纳监狱,1942年),他的“圣母院”并不是一座教堂,而是一位充满魅力的年轻杀手,这一点从他的绰号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位作家是一朵花,一位圣女,一个唱诗班的孩子,一个身手敏捷而充满阳刚之气的小偷,一个有计划的皮条客,一个水手,一位阿姨,...

    2018-10-06 02:10

  • 陆支羽

    陆支羽 (死前看大海,是每个灵魂的夙愿。)

    有的花儿会伪装成鸟儿、昆虫、伤口,或者性器官。给这些疯狂的拟态造物冠以什么样的通俗的名字呢?

    2018-10-06 02:08

<前页 1 2 3 4 5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情色之花

>情色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