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博弈》的原文摘录

  •   荷兰人发明了最早的操纵股市的技术,例如卖空(short-selling,指卖出自己并不拥有的股票,希冀在股价下跌后购回以赚取差价),卖空袭击(bear raid,指内部人合谋卖空股票,直到其他股票拥有者恐慌并全部卖出自己的股票,导致股价下跌,内部人得以低价购回股票以平仓来获利),对敲(syndicate,指一群合谋者在他们之间对倒股票来操纵股价),以及逼空股票(corner,也称杀空或坐庄某一支股票,或囤积某一种商品,指个人或集团秘密买断某种股票或商品的全部流通供应量,逼迫任何需要购买这种股票或商品的其他买家不得不在被操纵的价位上购买)。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2-05-09 23:01:28
    —— 引自第146页
  •   投机一直是一个颇受争议的名词,至少在华尔街以外的地方是这样的。投机者经常被看成是资本主义市场发展进程中的寄生虫,他们并不创造财富,但却能从中牟利。当然,经纪人们很乐于看到人们热衷于投机,因为他们可以借此进行频繁的交易为自己增加大量的佣金。但是,这些投机活动也大大增加了市场的流动性,提高了交易量,增加了市场的参与者,而这恰恰有助于确保市场产生最公正的价格。但是"投机者"一向是华尔街上一切不幸的"替罪羊",他们总是会被指责为每一次市场狂热以及必然随后而来的熊市的罪魁祸首。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赞 2012-05-09 23:01:48
    —— 引自第473页
  • 卖出没有的,   就必须买回来,   否则就要蹲监狱。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回复 1赞 2012-05-09 23:02:21
    —— 引自第493页
  • 这条小小的街道,得益于另外一个和荷兰有关的纽约传统,并将从这里起步,最终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通衢之一。 这个传统就是纽约继承的荷兰人的商业精神。早在17世纪初期,荷兰人就发明了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尽管资本主义制度的许多基本概念最早出现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但是荷兰人,尤其是阿姆斯特丹的市民是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真正创造者。他们将银行、股票交易所、信用、保险,以及有限责任公司有机地统一成一个相互贯通的金融和商业体系。由此带来的爆炸式的财富增长,使荷兰这个小国迅速成为了欧洲的强国之一。 (查看原文)
    如果云知道 1赞 2012-09-29 10:50:48
    —— 引自第7页
  • 当华盛顿成了美国总统时,他请汉密尔顿担任财政部长,处理好新联邦政府最紧迫的问题:混乱的财务状况。汉密尔顿很快做到了,并且是在令人吃惊的极短的时间内做到的。 (查看原文)
    如果云知道 1赞 2012-09-29 10:50:48
    —— 引自第7页
  • 汉密尔顿试图做三件事情:第一,他寻求建立一个完善的联邦税收体系,以保证国家有一个稳定的财政来源(在此前的联邦体例下,联邦政府没有征税的权力,只能被迫向各个州要钱);第二,他想用美国政府信用作为担保,以优厚的条件发行新的债券,去偿还旧的国债(包括国内的和国外的),以及战争期间几个州的债务;最后,他想按照英格兰银行的模式建立中央银行,来代替政府管理财政并监管国家的货币供应。 但是一批政治家追随他们著名的领袖杰斐逊,极力反对汉密尔顿,很快他们就被称作杰斐逊主义者。杰斐逊主义者认为那些以低价买进旧债券和其他票据的人是投机者,不能允许他们兑换新券来获利,只有初始的债券拥有者才应该获得盈利。但在实际操作中,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要确定谁是这些债券最初的持有者,会耗费大量的时间,而且几乎是不可能的。 汉密尔顿这一偿债法案最终在国会得以通过,但是也经过了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例如,为了让杰斐逊主义者接受偿还国债的方案,汉密尔顿不得不作出让步,使纽约失去了成为新联邦首都的机会(当然我们无法知道,如果纽约不仅是这个国家的商业、文化和金融中心,同时也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中心的话,历史将如何演进。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纽约成为首都,那么美国,包括纽约,会和今天完全不同)。 (查看原文)
    如果云知道 1赞 2012-09-29 10:50:48
    —— 引自第7页
  • 它同时提醒我们,经济学在本质上是研究市场中人的学问,而人有着与生俱来不可预测的奇怪天性。就像爱无法简单地用一堆数字来解释,经济学同样是这样。 (查看原文)
    瓜田里拉的便便 1赞 2013-07-06 14:09:45
    —— 引自第229页
  • 所有的金融泡沫正如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名称所喻示的一样脆弱,当人们意识到这种投机并不创造财富,而只是转移财富时,总有人会清醒过来 (查看原文)
    nannan 1赞 2016-09-23 00:07:16
    —— 引自第6页
  • “我现在很安全,敌人无法伤害我,我的心中充满神圣,我在独自面对整个世界。” (查看原文)
    囡nuan 1赞 2019-05-30 13:06:09
    —— 引自章节:第二章 区分好人与恶棍的界限
  • 资本主义的博弈牵动大国的博弈和兴衰 (查看原文)
    以Yang带酱 2019-12-16 16:42:26
  • 战争是由银子推出来的。虽然单场战役的胜利与否取决于战斗时使用的策略,火力,勇气和运气,但从长远看,战争的最终胜利几乎属于那些能够将经济实力有效转化为军事实力的一方 (查看原文)
    以Yang带酱 2019-12-16 16:42:26
  • 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引起的恐慌,当它一旦蔓延到整个经济体系当中时,人们便开始将手中的资产转换为流动性更高的资产 (查看原文)
    以Yang带酱 2019-12-16 16:42:26
  • 经典政治学给世界强权所下的定义为:"其利益必须被其他国家所考虑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处于经济困境的俄罗斯依然是一个世界强权的原因,没有人胆敢不考虑一个军火库中存有千百万核武器的国家的利益。但是,如果我们进一步探究世界强权是否必须是一个国家时,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中世纪的罗马教廷肯定是一个世界强权,尽管它只控制相对较少的领土和人口。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09 23:01:10
    —— 引自第27页
  • 荷兰人也在这次人类早期的投机活动中发明了最早的投机技术,这些技术在以后的历史中被反复应用,投机者们沉溺其中,乐此不疲。当荷兰人和其他欧洲人一起飘洋过海来到北美洲这片新大陆时,他们将他们的商业精神带到了纽约-纽约最初的名字叫做新阿姆斯特丹,这个名字再清楚不过地喻示,在新大陆的各个殖民地中,纽约最好地继承了荷兰人的商业精神,包括他们的投机文化。除了纽约自身的地理条件外,这种至今仍渗透在纽约大街小巷每一个角落的商业精神或许是推动纽约成长为世界大都市和金融中心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09 23:01:20
    —— 引自第104页
  • 彼得·斯特文森试图用政府通常采用的方法-价格控制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他也得到了这种方法通常得到的结果:价格控制被市场忽略不计。这时候菲利普斯开始买进贝壳串珠,并囤积起来。实际上,他把贝壳串珠装在桶里埋在地下。几周之内,他就控制了串珠市场,成功地抬高了价格。到1666年3颗白串珠就相当于1个斯图弗。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09 23:01:38
    —— 引自第204页
  • 正如20世纪初伟大的英国金融家欧内斯特·卡塞尔(Ernest Cassel)爵士所说:"当我年轻的时候,人们称我为赌徒;后来我的生意规模越来越大,我成为一名投机者;而现在我被称为银行家。但其实我一直在做同样的工作。"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09 23:02:10
    —— 引自第482页
  • 辞职,理由是"想在个人事务上花更多时间"。即使在1857年,这样的借口一般也被看成是"公司有了大麻烦"的另一种说法。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2-05-09 23:02:39
    —— 引自第927页
  • 华尔街最古老的真理:看多的人-"牛"(bulls)能挣钱,看空的人-"熊"(bears)也能挣钱,就是贪婪的人-"猪"(pigs)不能挣钱。他们没有选择平仓,他们期望股价会跌到50美元。 (查看原文)
    [已注销] 1回复 2012-05-09 23:02:49
    —— 引自第1259页
  • 实际上,许多美国的运河公司被伦敦的银行所控制,如巴林兄弟银行, 英国人在美国市场的实力和影响力让人不敢低估,并长达几十年之久,正如1833年一位美国国会议员开玩笑说:“美国金融市场的晴雨表悬挂在伦敦交易所。”今天情况正好倒过来,世界所有金融市场的晴雨表都挂在美国的华尔街上 (查看原文)
    wahming 2012-06-27 16:40:53
    —— 引自第56页
  • 在现实生活中,政客们和资本家们差不多一样自私自利。 从数学意义上,一个自由市场准确地说就是一个博弈场,而每一种博弈——从扑克游戏到世界大战,都有参与者、博弈策略和计分规则。但是和纸牌不同,自由市场的博弈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在纸牌游戏中,之所以有赢家,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有输家。而在自由市场的博弈中,如果其参与者是完全理性的,并拥有完备的信息,那么博弈的结果有可能是所有的参与者都是赢家。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完全理性的人是不存在的,信息完备也只是理想状态····因此,现实世界的不完美,也就意味着事实上自由市场总会有输家。 尽管如此,在一个自由市场中,长期来看,获得的利益总和将远远超过失去的利益总和。 (查看原文)
    23点 2012-08-24 16:14:42
    —— 引自第23页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