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士撒拉之子的笔记(9)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丛林宜歌

    丛林宜歌 (行走在地狱的屋顶凝视繁花)

    自由国是绝对独裁,统治集团的头头被称为“解放者”。他们的口号是“责任与服从”;严格执行专制的规定,没有任何自由意志的余地。那里的政府理论似乎源自古老的机能主义学说,国家是一个生物体,只有一颗脑袋、一个大脑、一个目标。任何与此相悖的都被禁止。

    2019-03-13 01:59

  • 丛林宜歌

    丛林宜歌 (行走在地狱的屋顶凝视繁花)

    不论起初的动机如何神圣,如果任何政府,或者说任何教会,开始对它的人民说,“这个你不能读,这个你不能看,这个禁止你了解”,其结果就是专制和压迫。控制一个思想被蒙蔽的人几乎不需要暴力;反之,任何暴力都不可能控制一个自由人,一个思想自由的人。刑讯做不到,原子弹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征服一个自由人,你顶多只能杀死他。

    2019-03-11 23:49

  • 丛林宜歌

    丛林宜歌 (行走在地狱的屋顶凝视繁花)

    买羊肉的人跟杀羊的人都是同伙,这是洁癖,不是道德——就好像一个支持砍头刑罚,却“善良”得不能往人脖子上套绳子或者挥斧子砍头的人;又像一个认为战争无可避免,在某些情况下也是道德的,却因为不想杀人而逃避兵役的人。那是感情上的婴儿,伦理上的懦夫——左手肯定知道右手做的事,而你的心对双手都要负责。

    2019-03-11 22:51

  • 丛林宜歌

    丛林宜歌 (行走在地狱的屋顶凝视繁花)

    吃羊肉的人不能取笑杀羊的人——每个主教,每个大臣,每个从独裁中得益的人,上至先知本人,都是每次谋杀的案前帮凶。为从罪行后果中获益而默许罪行的人与案犯同罪。

    2019-03-11 22:45

  • 星辰之枫

    星辰之枫

    我一生中首次读到未经审查的东西……我开始朦胧地感觉到,保密是一切暴政的要旨。不是暴力,而是保密……是审查。不论起初的动机如何神圣,如果任何政府,或者说任何教会,开始对它的人民说,“这个你不能读,这个你不能看,这个禁止你了解”,其结果就是专制和压迫。控制一个思想被蒙蔽的人几乎不需要暴力;反之,任何暴力都不可能控制一个自由人,一个思想自由的人,刑讯做不到,原子弹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征服一...

    2019-03-08 11:26

  • 企鹅同志

    企鹅同志

    控制一个思想被蒙蔽的人几乎不需要暴力;反之,任何暴力都不可能控制一个自由人,一个思想自由的人。刑讯做不到,原子弹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征服一个自由人,你顶多只能杀死他。

    2018-01-14 11:27

  • 赵公口赌气车站

    赵公口赌气车站 (一事无成人渐老 一钱不值何消说)

    我坚定地相信宗教自由——但我认为这种自由的最佳表观是无需开口。在我看来,极力表达自己的虔诚本身就是难以容忍的欺骗。 那真是彻底的自由

    2017-03-26 21:16

  • 赵公口赌气车站

    赵公口赌气车站 (一事无成人渐老 一钱不值何消说)

    将上帝引为权威的好处是,你可以证明任何你想证明的东西。只要选择恰当的假设,然后坚持你的假设都是'天启'。那谁也不可能证明你错了。 在无神论者这些天启叫公理吧

    2017-03-26 21:12

  • 靛海幽蓝

    靛海幽蓝 (对新书,无视豆瓣好评,立此为戒)

    我一生中首次读到未经审查的东西……我开始朦胧地感觉到,保密是一切暴政的要旨。不是暴力,而是保密……是审查。不论起初的动机如何神圣,如果任何政府,或者说任何教会,开始对它的人民说,“这个你不能读,这个你不能看,这个禁止你了解”,其结果就是专制和压迫。控制一个思想被蒙蔽的人几乎不需要暴力;反之,任何暴力都不可能控制一个自由人,一个思想自由的人,刑讯做不到,原子弹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你无法征服一个自...

    2011-02-21 21:29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玛士撒拉之子

>玛士撒拉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