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的原文摘录

  • 他们的缺点散布在他们工作的成绩里面,就像灰尘散布在美好的空气中,你嗅得出,但抓不到,这正是难办的地方。 (查看原文)
    影启缘末 2赞 2012-06-25 21:11:44
    —— 引自第26页
  • 他比领导干部还像领导干部 (查看原文)
    mengdream 2012-10-03 20:16:22
    —— 引自第6页
  • 鸣呼!小说来自生活,它有生活的影子,有生活的气息,但它不是生活的复制。面包来自小麦,小麦来自泥土,但三者互有质的差别。当人们为一块面包是否烤得好而忧虑、而争执的时候,大可不必组织土壤学家去考察麦地。而写小说的人只要不是一个卑劣的恶棍,总不会利用小说攻击某个人、某个单位。同时我们也可以相信,企图挟嫌泄愤的恶棍一般不会写出什么像样的小说来吧!文艺创作和刀笔诉讼,毕竟是隔行,所以如隔山。 (查看原文)
    星辰河流 2020-02-29 14:05:29
    —— 引自章节:《组织部来了个年轻》琐谈
  • 我愿意直爽地提出一个推测:年轻人容易把生活理想化,他以为生活应该怎样,便要求生活怎样。作为一个党的工作者,要多考虑的却是客观现实,是生活可能怎样。年轻人也容易过高估计自己,抱负甚多,一到新的工作岗位就想对缺点斗争一番,充当个娜斯嘉式的英雄。这是一种可贵的、可爱的想法,也是一种虚妄... (查看原文)
    星辰河流 2020-02-29 14:04:01
    —— 引自章节: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林震说着他早已准备好的话,说得很不自然,正像小学生第一次见老师一样。于是他感到这间屋子很热。三月中旬,冬天就要过去,屋里还生着火,玻璃上的霜花融解成一条条的污道子。他的额头沁出了汗珠,他想掏出手绢擦擦,在衣袋里摸索了半天没有找到。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0:56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他比领导干部还像领导干部。”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2:02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现在二十二岁,他的生命史上好像还是白纸,没有功勋,没有创造,没有冒险,也没有爱情--连给某个姑娘写一封信的事都没做过。他努力工作,但是他作的少、慢、差。和青年积极分子们比较,和生活的飞奔比较,难道能安慰自己吗?他订规划,学这学那,作这作那,他要一日千里!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2:54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林震坐在一角,远远地隔着灯光看报,刘世吾用烟卷在空中划着圆圈,诚恳地说:“相信我的话吧,没错。年轻人都这样,最初互相美化,慢慢发现了缺点,就觉得都很平凡。不要作不切实际的要求,没有遗弃,没有虐待,没有发现他政治上、品质上的问题,怎么能说生活不下去呢?才四年嘛。你的许多想法是从苏联电影里学来的,实际上,就那么回事∣∣”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4:11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走出办公室以后,林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和刘世吾谈话似乎可以消食化气,而他自己的那些肯定的判断,明确的意见,却变得模糊不清了。他更加惶惑了。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4:49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是啊。”刘世吾又干咳了一会,作着手势说,“现在下边支部里各类问题很多,你如果一一地用手工业的方法去解决,那是事倍功半的。而且,上级布置的任务追着屁股,完成这些任务已经感到很吃力。作为领导,必须掌握一种把个别问题与一般问题结合起来,把上级分配的任务与基层存在的问题结合起来的艺术。再者,王清泉工作不努力是事实,但还没有发展到消极怠工的地步;作风有些生硬,也不是什么违法乱纪;显然,这不是组织处理问题而是经常教育的问题。从各方面看,解决这个问题的时机目前还不成熟。” 林震沉默着,他判断不清究竟哪样对;是娜斯嘉的“对坏事绝不容忍”对呢,还是刘世吾的“条件成熟论”对。他一想起王清泉那样的厂长就觉得难受,但是,他驳不倒刘世吾的“领导艺术”。刘世吾又告诉他:“其实,有类似毛病的干部也不只一个∣∣”这更加使得林震睁大了眼睛,觉得这跟他在小学时所听的党课的内容不是一个味儿。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4:49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林震同志的工作热情不错,但是他刚来一个月就给组织部的干部讲党章,未免仓促了些。林震以为自己是支持自下而上的批评,是作一件漂亮事,他的动机当然是好的;不过,自下而上的批评必须有领导地去开展,譬如这回事,请林震同志想一想:第一,魏鹤鸣是不是对王清泉有个人成见呢?很难说没有。那么魏鹤鸣那样积极地去召集座谈会,可不可能有什么个人目的呢?我看不一定完全不可能。第二,参加会的人是不是有一些历史复杂别有用心的分子呢?这也应该考虑到。第三,开这样一个会,会不会在群众里造成一种王清泉快要挨整了的印象因而天下大乱了呢?等等。至于林震同志的思想情况,我愿意直爽地提出一个推测:年轻人容易把生活理想化,他以为生活应该怎样,便要求生活怎样,作一个党的工作者,要多考虑的却是客观现实,是生活可能怎样。年轻人也容易过高估计自己,抱负甚多,一到新的工作岗位就想对缺点斗争一番,充当个娜斯嘉式的英雄。这是一种可贵的、可爱的想法,也是一种虚妄∣∣”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5:55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刘世吾有一句口头语:就那么回事,他看透了一切,以为一切就那么回事。按他自己的说法,他知道什么是‘是’,什么是‘非’,还知道‘是’一定战胜‘非’,又知道‘是’不是一下子战胜‘非’,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见过--党的工作给人的经验本来很多。于是他不再操心,不再爱也不再恨。他取笑缺陷,仅仅是取笑;欣赏成绩,仅仅是欣赏。他满有把握地应付一切,再也不需要虔诚地学习什么,除了拼音文字之类的具体知识。一旦他认为条件成熟需要干一气,他一把把事情抓在手里,教育这个,处理那个,俨然是一切人的上司。凭他的经验和智慧,他当然可以作好一些事,于是他更加自信。”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8:26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我觉得,人要在斗争中使自己变正确,而不能等到正确了才去作斗争!”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8:26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我从小就喜欢吃熟荸荠,”林震愉快地把锅接过来,他挑了一个大的没剥皮就咬了一口,然后他皱着眉吐了出来,“这是个坏的,又酸又臭。”赵慧文大笑了。林震气愤地把捏烂了的酸荸荠扔到地上。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08:26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临走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林震站在门外,赵慧文站在门里,她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她说:“今天的夜色非常好,你同意吗?你嗅见槐花的香气了没有?平凡的小白花,它比牡丹清雅,比桃李浓馥。你嗅不见?真是!再见。明天一早就见面了,我们各自投身在伟大而麻烦的工作里边。然后晚上来找我吧,我们听美丽的《意大利随想曲》。听完歌,我给你煮荸荠,然后我们把荸荠皮扔得满地都是∣∣”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10:45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
  • 他来时是残冬,现在已经是初夏了。他在区委会度过了第一个春天。 他作好的事情简直很少,简直就是没有,但他学了很多,多懂了不少事。他懂了生活的真正的美好和真正的份量;他懂了斗争的困难和斗争的价值。他渐渐明白,在这平凡而又伟大的、包罗万象的、担负着无数艰钜任务的区委会,单凭个人的勇气是作不成任何事情的∣∣从明天∣∣ (查看原文)
    拜鱼鱼锅 2020-07-22 11:10:45
    —— 引自章节:5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