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的国度的笔记(17)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冷猫

    冷猫

    库切说他十五岁时,在自家的后院,第一次听到从邻居家传来巴赫的《平均律钢琴曲》,如获神启一般激动不已,这种对经典的最初的深刻体验对其一生影响甚大。 他写到,“让我在此问一下:我在谈到经典跨越两个多世纪仍使我激动不已时,我究竟想说什么?”套用卡佛的话,就是:当我谈论经典时,我谈论什么。其实,他是想追问“何为经典”,经典的本质到底在哪儿? 他给出的答案是批评——而且是跨越了历史的批评——成就经典。“批...

    2011-05-27 21:41   1人喜欢

  • nolix

    nolix

    人们甚至可以大胆地说,批评的功能是由经典来界定的:批评必须担当起考量、质疑经典的责任。因此,没有必要担心经典是否能够经得起批评的种种解构行为;恰恰相反,批评不仅不是经典的敌人,而且实际上,最具质疑精神的批评恰恰是经典用以界定自身、从而得以继续存在下去的东西。这个意义上的批评也许是狡猾的历史得以延续的手段之一。

    2017-04-30 17:00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小说是伊斯兰世界从西方引进的艺术形式之一。小说,特别是现实主义小说,它作为一种讲故事的文体,从一开始就荷载着沉重的思想包袱,他不写具有典范意义的抽象的类生活,而写个人的具体生活,写个人的奋斗,写个人的命运。它对传统一向持有敌意,它珍视创造性和个人独立,它模拟的是科学上的个案研究或法律案例分析,而不是家庭壁炉旁边所讲的童话。小说的语言不尚藻饰,擅长冷静、客观地把观察到的细节记录下来。当年欧洲商业...

    2012-10-15 00:18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厄尔温的祖父做过布科维纳乡村犹太教师;父亲是忠诚的共产主义者,即使到了劳改营,也始终不渝地坚信自己的新宗教,他说:“以后几代人会记得我们的,他们会说,犹太人共产主义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铁轨》,第74页)

    2012-10-14 12:21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重返天堂》与《天堂一季》以及他的狱中回忆《一个患白化病恐怖分子的真实自白》可以放在一起读,算是他(布莱顿巴赫)的自传三部曲。

    2012-10-03 10:42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1492年,安达卢西亚的最后一位苏丹王穆罕默德十一世告别王国,从而结束了阿拉伯伊斯兰在利比里亚的统治地位。1492年同时也是西班牙境内的犹太人或受洗成为基督徒或被驱逐出境的一年;也正是在该年,哥伦布受到摩尔人的征服者费迪南和伊萨贝拉的资助,向西远航,试图发现通往东方的新航路。对世界三大宗教、欧洲与东方之间的贸易及南北美洲来说,这同样是个重要的年份。

    2012-10-02 22:00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在20世纪90年代,人们是否能创造出绝对的美来,让其在电影里、在大街上或在任何一个地方现身,这是个颇为有趣、也是可以一直讨论下去的问题。

    2012-10-01 23:46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该地区(伊斯兰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是:如果现代性的谱系不能深入人心,不经过西方科学知识的以产生的所谓认识论革命,不了解认识论革命的丰富内涵,一种文化能走向现代化吗?达鲁乌什∙沙叶干曾经写道:“[伊斯兰世界里的]新观点某种程度来说是现代的,但却是一种残缺不全的观点。” 现代性是被吸收了,但 “胳膊、腿等都被去掉了”。实际上,伊斯兰世界仍 “跟在现代性的屁股后无精打采地走着”。

    2012-10-01 10:31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捷克人移居美国,主要落脚点是在德克萨斯州和美国中西部。这可以追溯到19世纪20年代 (以前学校教DSP的那个老师好像是捷克裔的?)

    2012-10-01 10:27

  • t君

    t君 (我要成为双马尾)

    平庸的人不一定就不能作恶,这是人性中的一大悖论。关于这一点,汉娜·阿伦特有所论及。在某种意义上,西格尔鲍姆面对纳赫蒂格尔时,就是在面对邪恶;可是,看穿这种邪恶之本质,足以使追杀这种邪恶势力的人感到灰心丧气。

    2012-09-30 23:14

<前页 1 2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异乡人的国度

>异乡人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