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1/2章世界史的笔记(22)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熊吉你逃不掉的

    熊吉你逃不掉的 (桌面清理大师)

    书上说的拉斐尔的没找到……只有个建造方舟的 不知道指的是不是这几幅画…… (快滚去做作业啊混蛋,磨蹭个P!为什么要这么蛋疼的做这些不相干的事……)

    2012-04-25 16:04   3人喜欢

  • 孤独の観測者

    孤独の観測者

    W.H.奥登写道:“我们必须相爱,否则只有死亡。”此话引来E.M.福斯特的一番宣言:“因为他曾经写过‘我们必须相爱,否则只有死亡’,他可以命令我跟随他走。”可是,奥登并不满意这行写于“1939年9月1日”的著名诗句。“那是该死的谎言!”他评论说,“反正我们注定要死亡。”所以,等到再印这首诗时,他把这一行改为更合逻辑的“我们必须相爱,而后死亡”。后来,他索性把这一句全部删掉。

    2017-06-25 08:33   2人喜欢

  • cp

    cp (<3)

    床上是一块黄金地带,在那里你可以撒谎而没有人来抓你,在那里你可以在黑暗中叫喊哼唧,事后吹嘘你的“表现”。性爱不是表演(不管我们多么欣赏自己的脚本);性爱讲究的是真实。你在黑暗中怎样偎依拥抱,决定了你怎样看待世界历史。就这么简单。 竟然可以决定你怎样看待世界历史

    2011-02-26 20:36   1人喜欢

  • 赵旭朋

    赵旭朋

    让人惊呆的一章,是小说?是历史?是滑稽剧?是对圣经的戏仿?当他写道酒鬼挪亚被选中只是因为他是瘸子里的将军,写道挪亚和上帝之间的依存关系,我才发觉这样解读也是合情合理的!蠹虫讲出的故事有种拉伯雷式的狂欢气氛。方舟在作者笔下成了水上大马戏团。经文的崇高意义荡然无存,成了一个好笑的匪夷所思的俗世故事。

    2019-02-28 23:53

  • 啥

    (别要为这世界太过伤悲)

    你们只相信你们愿意相信的,然后就一直相信下去。想想也不奇怪,你们都有挪亚的基因。

    2018-06-26 18:06

  • 犯怵中的嫌疑喵

    犯怵中的嫌疑喵 (←—远古傲娇巨貓)

    W.H.奥登写道:“我们必须相爱,否则只有死亡。”此话引来E.M.福斯特的一番宣言:“因为他曾经写过‘我们必须相爱,否则只有死亡’,他可以命令我跟随他走。”可是,奥登并不满意这行写于“1939年9月1日”的著名诗句。“那是该死的谎言!”他评论说,“反正我们注定要死亡。”所以,等到再印这首诗时,他把这一行改为更合逻辑的“我们必须相爱,而后死亡”。后来,他索性把这一句全部删掉。

    2013-09-04 10:36

  • 犯怵中的嫌疑喵

    犯怵中的嫌疑喵 (←—远古傲娇巨貓)

    后来。马特对着河里撒尿时,一个无线电报务员走过来对他说这样做不好。显然,他们这儿有这么一种很小的鱼,受到热或者不管什么的吸引,在你撒尿时会顺着你的尿游上来。开始听起来不像是真的,但我觉得你应该想想鲑鱼。然后,它就一直游进你的屌里,一进去就向两侧挺出一对刺来,就那么停在那里。最起码叫你痛得直叫唤。无线电报务员说你没办法把它搞出来,就像一把伞在那儿打开,你非得到医院把那整个东西剁下来。

    2013-09-04 10:22

  • 犯怵中的嫌疑喵

    犯怵中的嫌疑喵 (←—远古傲娇巨貓)

    我扔下高尔夫,拣起网球。不多久,我就把名人堂里所有的大球星打败了,赛场地面有页岩的、粘土的、草地的、混凝土的、铺地毯的——他们想选什么样的地面都行。 这术语翻译的。。页岩是个啥= =

    2013-09-04 10:18

  • 安提戈涅

    安提戈涅 (往往倦后)

    不管怎么说……她睡着了,侧着身子,背朝着我。常用的办法加上调整姿势都没法让我入睡,于是我决定让自己依偎着她柔软身躯的曲线。我移动并把小腿紧靠着她在睡眠中放松的小腿肚,她感觉到我在做什么,半睡半醒之中举起左手将披在肩上的头发撩到头顶去,裸露出背让我依偎。每次她这么做,我都为这种从不走样的睡眠礼遇感受到爱的震颤。

    2013-04-13 22:47

  • _Esperanza__

    _Esperanza__ (以鲜花和焰火为生。)

    生活是一场骗局,一切都在证明。过去我只是猜想,现在我已确定。

    2013-03-22 19:06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10 1/2章世界史

>10 1/2章世界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