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rchy State and Utopia》的原文摘录

  • 爱是另外一种关系的有趣例证,而这种关系是历史的(像正义一样) ,是依赖于实际发生的事情的。一个成年人可能因为另一个人的性格而去爱这个人,但是,被爱的是这另一个人,而不是这种性格。爱不可以转让给具有相同性格的其他人,甚至不可以转让给在这些性格方面“打分”更高的人。即使引起爱情的这种性格改变了,这种爱情也会持续下去。一个人爱的是所实际碰到的这个特殊的人。为什么爱是历史的,并以这样的方式同人有关而不是同性格有关,这是一个有趣的、令人迷惑的问题。 (查看原文)
    [已注销] 3赞 2014-04-08 10:28:01
    —— 引自第201页
  • 我们应当注意:不仅那些赞成私有制的人们需要一种解释这种所有权如何合法地起源的理论,而且那些信奉公有制的人们,比方说那些信奉生活在一个地区的一群人共同拥有这一地区及地下资源的人们,也必须提供一种解释这种所有权如何产生的理论,他们必须说明,为什么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就有权利用那块土地及其资源,而生活在别处的人们就没有这种权利。 (查看原文)
    棉花海 2015-02-02 14:24:56
    —— 引自第182页
  • 看不见的手的解释,每个人的意图仅在于促进他自己的利益,他在这样做的时候,正如许多其他人也在这样做的时候,由一直看不见的手引导而促进了一个目的,而这个目的并不是其意图的一部分。 一种看不见的手的解释表明,那些看起来是人们有意设计的东西,并不是由任何人的意图所产生的。我们可以吧与此相反的解释称为“隐蔽的手的解释”。 一种隐蔽的手的解释表明,那些看起来纯粹是一对互不相关的事实而(肯定)不是有意设计之产物的东西,则是个人或群体有意设计的产物。 (查看原文)
    洛晔 2011-03-07 11:36:07
    —— 引自第23页
  • 私人的保护性社团自主可能被认为不同于一个最低限度的国家,可能无法满足一种最低限度的国家观念:(1)它看来允许一些人强行他们自己的权利;以及(2)他们看来并不保护在其领土范围内的所有个人。 (查看原文)
    洛晔 2011-03-07 16:20:59
    —— 引自第28页
  • 存在着不同的个人,他们拥有各别的生命,所以任何人都不可以为了他人而被牺牲,这是一个根本的理念。 (查看原文)
    洛晔 2011-03-08 16:35:07
    —— 引自第4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