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笔记(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aamlaam

    laamlaam

    王牧师放下油漆桶,说,人的罪有两种,一种是行为的,就是犯的罪行,另一种是心里犯的罪,你虽然没有做出来,但你想做,你在心里已经做了,这叫罪性。不一定要犯出罪行来,但每一个人都有罪性。 我突然问,你有吗? 王牧师望着我,笑了,有啊。我也是一个罪人。 我说,你有罪为什么还能在上面讲课呢? 他说,因为我已经向上帝忏悔了。 我问,那你就没罪了吗? 他说,有,但看上去没了。 王牧师用手中的刷子把椅子上一块污迹一刷...

    2017-05-04 12:46

  • laamlaam

    laamlaam

    那个晚上,我做了一件事情。我拎了一把钳子,一个人来到路边的电线杆下面,我要剪断电线。我剪断了电线,就会停电。可是我站在电线杆子底下时,又犹豫了。我想,我不应该这么做的。我如果剪断了电线,那个帮助我的出租车司机,还有捐钱给我的那些人,家里也可能会停电。我不知道谁是我的仇人,谁是我的朋友。

    2017-05-04 12:03

  • laamlaam

    laamlaam

    我发现小说竟然有这么强烈的感染力。我想当作家。我这么聪明,可是我却穿着乞丐一样的衣服,像狗一样活着,这就是我的矛盾。

    2017-05-04 11:31

  • laamlaam

    laamlaam

    李好在饭桌上开始用一种爱人才有的眼神打量李百义,也不再和父亲开玩笑了——这是一个重要标志。李百义明白,事情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 他专门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和女儿谈话。他不记得当时他说了什么?他知道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力量,但意义明确。李好根本不听,她找到了一个好机会来挑破这个秘密。整个晚上她抱着爸爸,然后不停地流泪,也不说什么。李百义感觉到了,这种拥抱和以前任何一次不同,这是一个情人的拥抱。他颤抖了...

    2017-05-04 11:03

  • laamlaam

    laamlaam

    李好点点头。这时外边的雨越下越大,天空中碾过沉闷暗哑的雷声,像是一支庞大的军队过境。李好望着雨,突然流下眼泪来,陈佐松心中震动。从她的表情陈佐松第一次看到了一个二十岁女子脸上的爱情,那是一种像外面的雷声一样郁积了十年,现在终于缓慢爆发的东西。 他说,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你就是想到了,也不该做,就是做了,也要把它捂起来,好了,现在满城风雨。 我觉得我没做错。李好说。 我爱他,关别人什么事。

    2017-05-04 10:33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愤怒

>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