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全十册)》的原文摘录

  • 跋锋寒道:“子陵在想甚么?” 徐子陵正凝望在山崖下方平原流过的沁水,在落日余晖下两夏军水师船从武陟城的码头开出,驶往大河的方向,闻言道:“我在想阴显鹤,害怕他遇上不测之祸。” 跋锋寒微笑道:“这或者是现在这一刻你脑海转动的思维,可是先前你双目透出温柔缅怀的神色,那时你想的该不是如此大煞蛮景的事吧?” 徐子陵赧然道:“我是想起在幽林小谷与石青璇相处的情景,由她联想到大明尊教, 再从大明尊教想到阴显鹤,如他有甚么不测,大明尊教应脱不掉关系。” 跋锋寒道:“回忆就是这样,一件事勾着另一件事。所以我很少思念和回忆,此为武道修行的大忌。修行者没有过去,没有将来─只有眼前这一刻。不但只有这一刻,还要掌握这一刻,知道这一刻,否则生命会像梦幻般不真实,糊里糊涂的过去。我此刻除望着武陟城,更同时察觉到那望着武陟城的‘我’。 这就是我从沙漠百日修行领悟回来最重要的心法。” (查看原文)
    漂流 2013-04-19 22:58:39
    —— 引自第99页
  • 寇仲摇头道:"当你见过宇文化骨、杜伏威那类人时,就永远都不肯再甘于平淡。 又等若遇上娘或美人儿师傅那种美人儿,便很难情愿娶个普通的女子作娇妻。我怎都要搏这一铺,赢了就有可能练成绝世轻功,输了就到黄泉下找娘尽点孝道,明白了吗?我的好兄弟。" (查看原文)
    一一u ㍿ 2014-09-30 19:22:54
    —— 引自第40页
  • 徐子陵缓缓张开双眼,灿烂的春光下,镜泊湖宁静的在眼前扩展。 镜泊湖或许不及江南水乡湖泊的建艳多姿,却拥有东北草原的自然朴素,粗旷中显出纯真秀丽。 一群天鹅翩然飞过湖面,点水即起,充满大自然的野趣。 师妃暄走了! 他并没有失落神伤,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心内充满她那温柔的滋味,她芳香的气息仍缠绕他的触觉感官。 这是他平生的第一段情。 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卿卿我我,但他却清楚感受到海枯石烂、此情不渝的恋爱滋味。 就像眼前碧波微澜的湖水,绿萍浮藻,随风荡漾,衬着蓝天上的白云,本身已是幅绝妙的动人画卷。 (查看原文)
    arthurhy 2017-04-14 10:34:09
    —— 引自章节:第四十三卷 第十二章 伊人远去
  • 徐子陵定神瞧去,一条小船缓缓朝镜泊亭划来,高昂潇潇的石之轩立在艇尾,轻松的摇动船橹,唱道:"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马,游戏宛与洛。" (查看原文)
    arthurhy 2017-04-14 10:36:33
    —— 引自章节:第四十三卷 第九章 邪王本色
  • 徐子陵敛笑淡然道:“告诉我?你是否真的想成为另一个杨坚,一统天下后做皇帝?” 寇仲深深凝望着他,一字一字的缓缓道:“我可否答过这问题后,你再不会怀疑我。我可对任何人说谎,却绝不会骗我的好兄弟徐子陵。我对做皇帝半丁点儿兴趣都欠奉,但一统天下使百姓过太平日子,却是我肯付出性命作为代价以追求的梦想。兵法就是刀法,对我寇仲来说,武道的最高体验正是身体力行的以武力去换取天下的太平,我确信对得住自己的良心。若师妃暄挑选的是我而非李小子,子陵就不用这么为难。”    徐子陵苦笑道:“好小子,终忍不住吐露内心的不满。如你大哥的目标只是希望天下太平,那一切都好商量,你奶奶的!”    寇仲一把搂着徐子陵肩头,微笑道:“最真心的那一句,就是我寇仲要赢,不但要赢眼前慈涧一战,还要争天下的每一场战争,就像老跋以战养战式的修行。当我一统天下,建立霸业的一刻,便是功德完满的一刻。那时得烦子陵去请妃暄仙子下山,给我们挑他娘的一个皇帝出来,这方面她可比我们两兄弟在行得多。” (查看原文)
    ankh 2018-06-09 22:45:06
    —— 引自章节:卷四十七 第六章 战场夜话
  • 寇仲摇头道:“当你见过宇文化骨、杜伏威那类人时,就永远都不肯再甘于平淡。又等若遇上娘或美人儿师父那种美人儿,便很难情愿娶个普通的女子做娇妻。我怎都要博这一下,赢了就有可能练成绝世轻功,输了就到黄泉下找娘尽点孝道。明白了吗?我的好兄弟。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本身更动人的事,而生命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动人的历程与经验。失败成功并不重要,但其中奋斗的过程才是最迷人之处。“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跋锋寒想不到他说话如此得体,愕了片晌,苦笑道:“我虽和寇兄徐兄没有甚么过节,但可惜跋某的两位红颜知己都欲杀两位而甘心,跋某岂能袖手旁观?” 寇仲微笑道:“跋兄若真能袖手旁观,事情自可迎刃而解,不信吗?哈!让我做个试验你看,小陵!站出去让公主把你杀了吧!切勿还手。” 一直没有作声的单琬晶勃然大怒道:“寇仲你先滚出来受死,看我敢否杀你。” 寇仲哈哈笑道:“各位看吧!鲍主若非下不了手杀小陵,何用找我仲少来代替呢?” “锵!” 单琬晶拔出佩剑,踏前两步,脸寒如冰的以剑尖遥指两人道:“都给我滚出来,我宰掉你两个小贼,更不需人帮手。”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李秀宁欣然道:“难怪二哥对你们赞不绝口,只看你们把所到之处都弄得天翻地覆,便可知你们的能耐。到现在我才知二哥当年对你们的评价,非是过誉之词。” 寇仲感到李秀宁说话时呼吸的芳香,轻轻飘送到鼻子前,苦笑摇头,移到窗前,呆瞧着日照下院落的动人情景,心中百感交集。 他终于有成就了,可是已换不回以前的日子。 若这番话是李秀宁当年说的,他便不用因自卑而黯然引退,不敢与柴绍争夺她的芳心了。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寇仲离开环绿园,来到一座钟楼之顶,差点要痛哭一场,心中既酸又涩,难过得要命。 他本以为可把李秀宁置诸脑后,可是当见到李秀宁柔顺地任由柴绍拉起她娇贵的玉手时,才知她在他心中仍是那么重要。她既有柴绍护花,何用再劳烦自己这外人呢? 吹绉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寇仲做了最渴望但也是最不明智的事,朝她瞧去。 只见清丽绝伦的美人儿正仰首观天,双目射出如梦如幻的渴望神色,凄迷动人至极点。 寇仲剧震道:“问题在秀宁你正是我心内那夜空的明月,其他星宿于皓月下,全变得黯然无光。” …… 李秀宁螓首低垂道:“就当我是求你好了,寇仲啊!忘了我吧!” 寇仲转身便去,无精打采地背着她扬手道别。接着在林木间忽现忽隐,好半晌才消失在李秀宁被泪水迷茫了的眼帘外。 她终于为寇仲洒下了她第一滴情泪。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人生中不可能每件事都是花好月圆,美满如意的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寇仲凑过头来,仔细审视他的神情,见他直勾勾地透过门洞看往杳无人迹的大街,压低声音道:“你口上说的虽是石青璇,但神情却像在想别个女人。只恨我欠了侯希白的画笔,否则就把你这罕有的神态画下来,像那趟沈落雁一边让侯希白在秀发上插花,心中却想起小陵那样。” “寇仲闭上你的狗嘴!”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三骑全速奔驰,穿过城外西北方的一片疏林后,奔上一个土坡,同时勒马停定。 在群山环抱下,一个小湖安祥地躺在前方草原上,碧波绿水在林木间荡漾,凌晨雾气则在绿莹莹的湖面飘摇,三人顿时精神一振。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徐子陵心忖这只因宣永从未见过寇仲落败时像斗败公鸡的样子,才这么有信心。事实上在大破李密前,他们并没多少件事是成功的,素素的身故正是那失败时期的一个延续和后果。若那天他们没有在街上兜搭香玉山,向他询问往妓院的门路,素素就不用郁结而亡。再往深处想,是否遇不上李靖还会更美满呢? 可惜生命却没有如果,就像老天爷有一对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之手,正把个人牵引到一起,激发出恩怨相缠,错综复杂的命运。 生命就是这么起伏浮沈,身不由己。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沿途红袖飘杳,灯笼映道,笙歌处处,寇仲不由陷于少年时代只能在旁偷窥别人一掷千金倚翠侬红的光景,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滋味。 忽然间,往事占据他全部的思绪,他就像变回昔日扬州街头的那小混混,活在苦乐难分,对将来充满渴望和期待的日子里。 另一个想法同时在心中升起,使他感到茫然和失落。 事实上,他永远无法回到过去。也不可能凭思忆追回过去的岁月,更不能改变已成既往的选择和错误。 失去的就是失去了,时间是一股永不回转的洪流。 他已失去很多珍贵的东西,人总会不断犯错,作出不适当的选择,然后在事后懊悔,这情况不断的重覆。彷佛中使他感到茫然和不知该何去何从。 所有以前的努力和成就都像无关重要,搔不着心头痒处似的。 假若宋玉致和自己牵手而行,徜徉在这繁华的扬州胜地,会是多么动人的赏心美事。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师妃暄长身而起,玉容回复止水不波的情状,岔开话题淡然道:“子陵兄要到那里去?” 徐子陵听出她道别之意,心中不能控制的涌起不满的情绪,强摄心神起立道:“师小姐若有要事,请随便好哩!” 师妃暄沉默下来,凝目远方。 山风吹来,她那袭青衣儒服随风拂扬,猎猎有声,构成一幅令人屏息的绝美图画。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我本是个一无所有的人,也不怕再变为一无所有,但只要我知道致致的心曾向我,寇仲已可不负此生啦。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徐子陵忽然虎躯剧震,道:“看!” 寇仲随他目光往门侧左壁望去——只见光滑的花岗石壁被人以匕首一类的东西硬刻出一行字,写着:“高丽罗刹女曾到此地”九个字! 寇仲涌出热泪,颤声道:“是娘写的!” 徐子陵双目射出浓烈的感情,伸手轻抚留字,道:“娘若晓得我们终于瞧到她留下的字迹,必欣慰非常。” 寇仲泪动得说不出话来,想起当时傅君绰的音容笑貌,临终的遗言,这些年来他们的经历,岂无感慨!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 长安变为漫天雨粉的天地,远近街景若现若隐,模糊不清,满盈着水气的丰富感觉。 …… 细雨丝丝似银线的洒下来,漫空飘曳,河渠灰幢幢的,沿岸的树木变成朦胧的黑影,两岸的灯火化作一团团充满水份的光环,与风雨溶为一体。 (查看原文)
    Danny 2018-08-28 11:38:38
    —— 引自章节:全书笔记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