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论》的原文摘录

  • 在我所遇到的每一个道德学体系中,我一向注意到,作者在一个时期中是照平常的推理方式进行的,确定了上帝的存在,或是对人事做了一番议论;可是突然之间,我却大吃一惊地发现,我所遇到的不再是命题中通常的“是”与“不是”等联系词,而是没有一个命题不是由一个“应该”或一个“不应该”联系起来的。这个变化虽是不知不觉的,却是有极其重大的关系的。因为这个应该或不应该既然表示一种新的关系或肯定,所以就必需加以论述和说明;同时对于这种似乎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即这个新关系如何能由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些关系推出来,也应当举出理由加以说明……这样一点点的注意就会推翻一切通俗的道德学体系 (查看原文)
    灰袍 5赞 2015-02-25 10:48:59
    —— 引自第505页
  • 什么方式属于自我 并且是怎样与自我联系着的呢 就我而论 当我亲切的体会我所谓我自己时 我总是碰到这个或者那个特殊的知觉 如冷或热 明或暗 爱或恨 痛苦或快乐等等的知觉 任何时候 我总无法抓住一个没有知觉的自己 (查看原文)
    绯樱闲 1赞 2015-07-20 19:33:14
    —— 引自第78页
  • 显然 所有这个论证连锁或因果联系最初是建立在所见过或者所记忆的那些符号或文字上的 而且如果没有记忆或感官的依据 我们的所有推理就将成为虚妄而没有基础 (查看原文)
    绯樱闲 1赞 2015-07-20 19:33:14
    —— 引自第78页
  • 心灵是一种舞台 各种知觉在此舞台上接续不断的相继出现 这些知觉来回穿过 悠然逝去 混杂于无数种的状态与情况之中 恰切的说 在同一时间内 心灵是没有单纯性的 (查看原文)
    绯樱闲 1赞 2015-07-20 19:33:14
    —— 引自第78页
  • In every system of morality, which I have hitherto met with, I have always remark'd, that the author proceeds for some time in the ordinary way of reasoning, and establishes the being of a God, or makes observations concerning human affairs; when of a sudden I am surpriz'd to find, that instead of the usual copulations of propositions, is and is not, I meet no proposition that is not connected with an ought or an ought not. This change is imperceptible; but is, however, of the last consequence. (查看原文)
    玉成君 1回复 1赞 2019-02-10 11:52:21
    —— 引自章节:Book III. Part I. Section I
  • 对于数学家们所说的“直线即两点之间最短的路线”,的确,这是由自以为是的他们下的一个精确的直线定义。但首先我要强调的是,这并非直线的正确定义,更恰当地说,应该是有关它的一个特性的发现。因为在对任何人提到直线时,他当即想到的是那么一个的特殊现象,偶然间才会想起这种特性。我们可以很好地理解单独地一条直线,但如果我们没有把它与被我们想象成较长的那些其他线条进行比较的话,这个定义就无从理解。生活中往往存在着一个已经被确立的原理———最直的路线都是那些最短的路线;如果我们的直线观念与上述直线观念并没有什么不同的话,这就与两点之间最短的路线就是直线说法一样荒谬。 (查看原文)
    筝吹旬 2012-03-09 19:09:31
    —— 引自第48页
  • 畜类确实 永远知觉不到对象之间的任何实在联系。所以它们只是借着经验由一个对象 推到另一个对象的。它们永远不能借任何论证形成一个一般的结论说,它们 所不曾经验过的那些对象类似于它们所经验过的那些对象。因此,经验只是 单独借着习惯对它们起作用的。所有这些理论对人来说,已是充分明显的了。 至于畜类,则更是丝毫不能怀疑有任何错误;必须承认这是我的体系的一个 有力的证实,或者是它的一个不可抗拒的证明。 (查看原文)
    筝吹旬 2012-03-11 22:21:56
    —— 引自第154页
  • 由此可见,我们的理性和我们的感官之间有一种直接而全部的对立;或者更确切地说,在我们根据原因和结果所得的那些结论和使我们相信物体的继续独立存在的那些结论之间,有一种直接而全部的对立。当我们根据原因和结果进行推理时,我们断言,颜色、声音、滋味、气味,都没有继续、独立的存在。当我们排除了这些可感知的性质时,宇宙中也就没有剩下具有那样一种存在的任何东西。 (查看原文)
    筝吹旬 2012-03-19 23:32:59
    —— 引自第197页
  • 一点是,单纯观察任何两个不论如何关联着的对象或行动,决不能给予我们以任何能力观念,或两者的联系观念;一点是,这个观念是由它们的结合一再重复而发生的;一点是,那种重复在对象中既不显现也不引生任何东西,而只是凭其所产生的那种习惯性的推移对心灵有一种影响;一点是,这种习惯性的推移因此是和那种能力与必然性是同一的; 因此,能力和必然性乃是知觉的性质,不是对象的性质,只是在内心被人感觉到,而不是被人知觉到存在于外界物体中的。 (查看原文)
    Krasosmutneni 2012-05-08 11:03:58
    —— 引自第191页
  • 谁能告诉我说(在过去一些具体时间点上)他有过什么思想或行动呢?他是否会由于完全忘记了这些日子里的事件、而说,现在的自我和那时的自我不是同一人格,并借此推翻了关于人格同一性的最确立的概念呢? 记忆由于指出我们各个不同的知觉间的因果关系,所以与其说它产、生、了人格同一性,不如说它显、现、了人格的同一性。 (查看原文)
    Krasosmutneni 2012-05-08 15:43:20
    —— 引自第293页
  • 当你能够感觉你愿意感觉的东西,能够说出你所感觉到的东西的时候,这是非常幸福的时候。——塔西陀 (查看原文)
    Eonian 2013-02-17 18:43:21
  • 一個黨是代表金融資本的輝格黨,一個黨是代表土地貴族的托利黨,兩黨之間雖然矛盾重重,但是他們在對外掠奪殖民地,對內壓迫、剝削勞動羣衆方面,則是完全一致的。 (查看原文)
    天文臺 2014-05-19 23:32:47
    —— 引自第1页
  • 休谟所讲的“人性”,当然是赤裸裸的资产阶级人性,即资产阶级的阶级性。 (查看原文)
    天文臺 2014-05-19 23:51:34
    —— 引自第4页
  • 凡自命在哲学和科学方面给世人发现新事物的人,大凡都喜欢贬抑前人所提出的体系,用以间接夸耀自己的体系,这对他们来说是最自然和通常的事情…… 争辩无休无止,就像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而当大家进行争辩之际,反而表现出极大的热忱,就好像一切都是确定一样。在所有吵闹中间,要获得胜利者不是理性,而必须是辩才。无论谁只要具有辩才,把他荒诞的假设,吹得天花乱坠,就不用怕得不到新的信徒。所有胜利者不是持矛执剑的武士,而是军中的吹鼓手和乐队…… 诚然,一切科学对于人性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关系,任何学科不论看似与人性隔得多远,它们最终都会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回到人性。即使是数学,自然哲学及自然宗教,也都是要在一定程度上依靠于人的科学;因为这些科学总是在人类的认识范围之内,而且是根据他的能力和官能被判断的。如果人们彻底认识了人类知性的能力和范围,能够利用它们说明我们运用观念的性质,以及我们作推理时心理作用的性质,那么我们就无法确定,我们在这些科学中将会作出多大的变化及改进……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014-07-13 02:27:57
    —— 引自章节:引论
  • 我们对于世上因果关系的认知是取决于我们的情绪、习俗、和习惯,而不是取决于理性、也不是取决于抽象、永恒的自然定律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014-07-13 02:27:57
    —— 引自章节:引论
  • everyone will readily perceive for himself the difference between feeling (·impressions·) and thinking (·ideas·). 每个人自己都可以立刻察觉感觉及思维之间的差别。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014-07-13 02:39:35
    —— 引自章节:论人类观念的起源
  • 两者的差别通常程度很容易分辨,虽然特殊例子中,两者可能很相接近。 例如在睡眠、发烧、疯狂或心情非常激动的状态中,我们的观念就可以近似于我们的印象; 另外,有时也有这种情形发生,当我们的印象极为微弱和低沉,使我们无法把它们和我们的观念区分开来。 但是虽然两者在少数例子有这种极为近似的情形出现,而一般来说,两者仍然是极为不同,所以没有人,不敢把它们归在不同的项目之下,并用一个特殊名称,以区分这种差异。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014-07-13 02:39:35
    —— 引自章节:论人类观念的起源
  • 因为我们可以发现,现在这种关于印象或观念先后为问题,正是和哲学家们争论有否先天观念、或我们的全部观念是不是都从感觉和反省得来的那种在不同的名词下大为争论的问题一样。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014-07-13 02:39:35
    —— 引自章节:论人类观念的起源
  • 既然我们的简单印象是发生在它们相对应的观念之前,而且例外极少,所以推理方法就要求先考察我们的印象,而后再研究我们的观念。 印象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感觉(sensation)印象,一种是反省(reflection)印象。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回复 2014-07-13 02:43:06
    —— 引自章节:题目的划分
  • 第一种是因为我们所不知的原因开始产生于心中。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感觉印象来源于神经刺激,感官神经将信号传递到脑神经,从而被我们感知。 第二种大部分是从我们的观念得来,它们发生的次序如下。 一个印象最先是刺激感官,使我们感觉种种冷、热,饥、渴,苦、乐。 这个印象在心中留下一个复本,印象停止后,复本依然还存在;我们将这个复本称为观念。 当苦、乐观念回复到我们心里时,它就产生了欲望和厌恶、希望和恐惧的新印象,这些新印象可以将它称为是反省印象,因为他们是从反省得来的。 这些反省印象又被记忆及想像所复现,成为观念,这些观念也许又能产生其他的印象和观念。 因此,反省印象只是产生在它们相应的观念之前,但却出现在感觉印象后面,而且是从感觉印象得来的。 人类感觉的研究应该是解剖学家和自然哲学家的事情,不是精神哲学家的事情,所以,现在就不予以研究。 值得我们重点注意的反省印象,即欲望、情绪及情感,既然大多数都是从观念产生的,所以我们就必须将初看起来似乎是最自然的方法倒转过来;为了讲明人类心灵的本性和原则,我们将对观念先作一详细的叙述,进而再研究印象。 由于这个理由,在这里我就想先从观念开始。 (查看原文)
    张云路 2回复 2014-07-13 02:43:06
    —— 引自章节:题目的划分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