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君的笔记(25)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lu

    lu (你渴望自由的信仰,而不是奇迹。)

    “当她从平克顿身边轻轻走过的时候,在她的扇子后面,传来的是优美、温柔的笑声,我们这些男人,岂不都带着希望而叹息?我们,既不英俊,也不勇敢,又没什么权力,然而就像平克顿,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相信自己应该得到一只蝴蝶。”

    2017-05-03 17:37   2人喜欢

  • 大爷

    大爷 (我也不想这么样 反反复复)

    伽里玛:这件衣服很漂亮。 宋:别这么说。 伽里玛:什么? 宋:我甚至不知道它看起来是不是很适合我。 伽里玛:相信我—— 宋:你是法国人。你见过那么多美丽的女人。 伽里玛:法国?从什么时候起欧洲女人—— 宋:哦!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宋跑到门旁,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转向伽里玛。) 宋:伽里玛先生,也许你应该走了。 伽里玛:但是……为什么? 宋:这个有点不对劲。 伽里玛:我不明白是什么。 宋:我觉...

    2014-06-05 14:10   2人喜欢

  • lu

    lu (你渴望自由的信仰,而不是奇迹。)

    “如意我是个小阴茎的家伙,我会建造一幢真正大的建筑,或者控制一块真正大的土地,或者写一本非常长的书,这样别的男人就不会知道,对吧?。。。我的意思是,你统治了国家,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但是实际上你仍然穿着衣服,所以,没有什么地方去充分证明谁的玩意大谁的玩意小。这就是我们称作文明社会的东西。整个世界就是被一群阴茎尺寸只如大头针大小的男人所控制的。”   (1回应)

    2017-05-03 17:42   1人喜欢

  • lu

    lu (你渴望自由的信仰,而不是奇迹。)

    “这是很可悲的真理,所有的男人都想要一个漂亮的女人,男人越丑,这种需要就越强烈。”

    2017-05-03 17:41   1人喜欢

  • 谢才江湖骗子

    谢才江湖骗子

    2017-03-12 16:01   1人喜欢

  • Lupine

    Lupine

    P14:在爱德华·W·萨义德探讨东方主义的名作《东方学》一书的扉页题词里,他特地引用了卡尔·马克思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里的一句话:“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这里的“他们”,就是东方,那个“别人”就是西方。实际上,东方并非无法表述自己,只是自己的表述未被西方知晓和倾听而已,西方之所以有这样的表述其实正是一种东方主义的傲慢,东方不仅可以表述自己,而且,这种表述一旦为人所知,会让人...

    2016-12-25 19:55   1人喜欢

  • 元首特价大酬宾

    元首特价大酬宾 (基本无害)

    伽里玛:是的——爱。为什么不承认这一切呢?这就是我的毁灭,对吗?爱情扭曲了我的判断,蒙蔽了我的双眼,重新排列了我脸上的皱纹……直到我在镜子中看到,看到的是……一个女人。 死于忠贞比活着……带着耻辱活着要好。

    2011-04-15 19:31   1人喜欢

  • 松枝清显

    松枝清显

    宋:秦小姐?为什么,在京剧里,女人的角色都是由男人扮演的? 秦:我不知道。或许,是男性的一种反动残余—— 宋:不。(停顿)因为只有男人知道应该如何扮演一个女人。

    2019-09-08 15:39

  • 松枝清显

    松枝清显

    宋:......西方认为它们自己是男性的——巨大的枪炮,庞大的工业,大笔的钞票——所以东方是女性的——软弱的,精致的,贫穷的......但是精于艺术,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智慧——这都是女性的智慧。她嘴里说着不,但她的眼睛却说是。从内心深处,西方相信,东方在骨子里想要被支配——因为一个女人不可能独立思考......你们希望东方国家向你们的枪炮屈服,你们希望东方的女人屈服于你们的男人。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会说她们会做最好的...

    2019-09-08 15:33

  • Oasis-Won

    Oasis-Won

    前言 5~7 黄的早期剧作集中于华人对自我身份的认同上,同时也力求揭示和批评美国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对华人的偏见。他之后的作品基本没有脱离这样一个始终挥之不去并为之关切的主题。对一个作家来说,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每个作家毕其一生,所关心的或者思考的问题其实也就那么一两个。 14 15 各方也都依然受到彼此背后多年来所形成的深层的文化误识的影响,并被其束缚和奴役。 首先就应该意识到种族或肤色并不是使我们相互冲突和...

    2019-04-03 19:41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蝴蝶君

>蝴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