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鮪魚,沒有了奶油》的原文摘录

  • 自我感觉开始老化,好像是三十五六岁的时候。早晨梳头发,偶尔会发现一两根白发了。还有拍照看,不能不注意到自己的面貌一年不如一年。直到三十岁以前,我们曾是一年比一年好看的。身体成长结束以后,还有人格成熟的过程,于是在文明世界,三十岁的男女大多比二十岁的弟弟妹妹还要好看。这跟原始社会的情形不一样,在那儿生殖能力最强的青年男女显得最好看。可是,一旦过了三十五岁的分水岭,即使是文明人都开始衰老。这是铁的规律:凡是有生命的存在,必定有一天要开始衰老,总有一天要去世的。唯独还在成长中的人认为那只是理论,跟自己暂时不相干。人生犹如爬山,到了山顶就要下来,除非你成仙。 (查看原文)
    nikki 3赞 2013-04-23 15:22:31
    —— 引自第151页
  • 据我理解,社会上泛滥的标语,一般来讲,跟社会真面貌是正相反的。例如:当中国大陆泛滥“为人民服务”标语的时候,正是相关信仰崩溃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人人都谈“梦想”的中国台湾,是否实际上是令人很难“梦想”的社会了?我们走的每一步,就是人生的实际内容。除了每天的现实以外,人生也不会有别的内容。跟现实分开的梦想是不健全的,而且是危险的,有如麻药。“为了实现梦想而活”这样的想法似乎包含着本质上的陷阱,因为“梦想”至上的结果,会导致忽略,甚至牺牲现实生活的质量。人生归人生;梦想归梦想。根据自己的“理想”去改善日常生活的质量,应该人人都能做到。改善世界,从改善日常生活开始。“理想”可以是现实的。 (查看原文)
    Cherry Ƶ 2赞 2013-03-15 19:50:51
    —— 引自第208页
  • 「倘若水葬都是物語,我的最後,也辦水葬為好。」(一月五日) (查看原文)
    楠小唄 1回复 2012-04-14 12:47:45
    —— 引自第57页
  • 海的另一邊 壓抑歷史,不談何來何去,人竟會失去記憶的。 (查看原文)
    楠小唄 2012-04-14 14:35:54
    —— 引自第86页
  • 他(李陀)写道:”我们似乎正在进入一个失去历史记忆的时代,一个没有历史也可以活下去的时代。现实好像要证明,人的记忆似乎没有必要一定和历史联系,人的记忆只能是功能性的,房子车子票子,事无巨细,锱铢必较,没有昨天,没有过去。“他讲的不仅是上海,而是整个中国。可见,压抑历史,不谈何来何去,人竟会失去记忆。看样子,二十世纪曾位于各种社会转变前端的上海,今天好像又回到这股风潮的前沿了。 (查看原文)
    dd 2012-12-28 00:03:16
    —— 引自第176页
  • 褚:我觉得”幸福“跟”笑“,就跟”婚纱照“或是”青汁“一样,被媒体过度炒作成非买不可的商品了,它们充其量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啊!如果问十个美国人,到底心爱的对象让人喜欢的是哪一点,保证有九个都会说:”because he/she makes me smile.“问题是如果只是想要笑的话,看本什么笑话大全,或是吉本兴业的爆笑喜剧之类的,可能还比较舒爽吧?不信的话去问俄罗斯人,让对方笑是不是构成爱情的必要条件,他们一定会反过来说,两个人一起受苦,保守彼此不可告人的、沉重黑暗的秘密,才是长久相知相惜的基础。 幸福固然美好,但是一个人要带给另一个人一丁点幸福,在我看来是非常好非常困难,也非常神圣的事情。比如说我在缅甸的NPO(非盈利组织)前线工作了很多年,不敢奢望有谁因此人生得到幸福,只希望有那么几个孩子,记得在人生最困苦的时候,曾经有人真心真意为他们努力过。 (查看原文)
    dd 2012-12-28 00:08:51
    —— 引自第205页
  • 新井:……我不想放弃工作,也不想放弃生活,非得找出最好的妥协或者折衷方案不可。换句话说,可以放弃的全放弃,不能放弃的绝不放弃。可以让步的全让步,不能让步的绝不让步。我每天每秒钟都在考虑并且判断:此时此刻人生的平衡点在哪里? 褚:老实说,我很害怕把工作从自己的生命当中像块息肉那样毫不在乎地跟自己切割开的人。我觉得他们好残忍。人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可活,如果其中八小时睡觉,八小时工作,可不就只剩下八小时可活?而这八小时还要分出一大半上市场,带家人上医院,排队等车,剪指甲,应付不喜欢的亲戚,听朋友诉苦,剩下能够为自己而活的时间真是太少了啊!因为这样,我认为只能让自己工作的内容,必须是人生梦想的实现,或至少是为着梦想实现而做的努力。这样一来,工作的最终结果,就不会变成”退休“这种奇怪的东西,而是每天每天走在梦想路径上的一场小旅行。 新井:怎么最近的中国台湾人都爱谈”梦想“?据我理解,社会上泛滥的标语,一般来讲,跟社会真面貌是正相反的。例如:当中国大陆泛滥”为人民服务“标语的时候,正式相关信仰崩溃的时候。我有点担心人人都谈”梦想“的中国台湾,是否实际上是令人很难”梦想“的社会了?我们走的每一步,就是人生的实际内容。除了每天的现实以外,人生也不会有别的内容。跟现实分开的梦想是不健全的,而且是危险的,有如麻药。”为了实现梦想而活“这样的想法似乎包含着本质上的陷阱,因为”梦想“至上的结果,会导致忽略,甚至牺牲现实生活的质量。人生归人生;梦想归梦想。根据自己的”理想“去改善日常生活的质量,应该人人都能做到。改善世界,从改善日常生活开始。”理想“可以是现实的。 (查看原文)
    dd 2012-12-28 00:15:26
    —— 引自第207页
  • 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凡事内外有别,蛮严格的,唯独外来游客(包括港澳同胞,但台湾同胞还没有正式登场)能自由出入属于老上海的娱乐设施。当时的锦江俱乐部多年未经装修,破旧得有点像鬼屋,或者说像曾经无比漂亮的女人上了年纪以后神经出了点毛病的样子。 (查看原文)
    一样的耳朵 2013-01-19 12:58:30
    —— 引自第163页
  • …… 过去好几年,日本的单车销售量有直线下降的趋势,这主要归咎于少子化。日本的小朋友们三岁就得到平生第一辆单车,然后随着身高增长,六岁有第二辆,十岁有第三辆,十三岁有第四辆,其单车消费力往往是买了一辆就骑十多年的大人无法比的。……总是争先恐后地打开钱包,要买最安全可靠、最时髦好看、绝对不比同学们差的高级货,价格达三万日元也不算贵。…… 相比之下,成年日本人买的一般都是最实惠的所谓“妈妈车”,平均价格为一万五千日元左右,才儿童车的一半价钱而已,在超市连不到一万的货色都有卖。…… …… ……这一方面有网络购物普及的影响(如今买东西再也不必开车去商场,打开电脑订购就行了),另一方面则是因环保意识的提高。第三个因素就是许多日本人觉得一年二十万日元的汽车维修费贵得不划算。…… (查看原文)
    nikki 2013-04-19 09:27:30
    —— 引自第24页
  • …… 这次黄油缺货的起因,要追溯到二零零六年的春天。当时,北海道生产的牛奶供应量远远超过消费量。结果没卖出去的生乳大约一千吨白白地往废水沟丢弃。无比浪费的场在通过电视新闻节目播送到全国家庭。 生乳过剩是由于近来日本多数人对牛奶敬而远之的缘故。由于少子化,在学校学里固定喝牛奶的学生人口逐年低落。不过成年女性也为了减肥而嫌牛奶热量高。另外,美国爱因斯坦医科大学教授新谷弘实医生在二零零五年问世的著作《不生病的生活》里指出,喝牛奶对身体会有害,轰动了日本社会。该书销量超过一百万册,续集也已问世多本,似科直接打击了牛奶消费。 总之,二零零六年春天,北海道农协决定:为调整牛奶生产量而处理一部分乳牛。就这样,在过去两年里,日本的牛奶生产量直接减少。大家以为将会出现供需平衡的和平状况。 然而,二零零七年,世界农业大国澳大利亚遭受旱灾,导致了国际饲料价格暴涨。结果,养牛成本提高,牛奶国际价格着上涨。同时,中国大陆、俄罗斯等国家的经济正快速发展,奶制品消费量日趋增加,造成了在国际市场上各国买家争夺牛奶的局面。 …… (查看原文)
    nikki 2013-04-23 14:33:15
    —— 引自第54页
  • 教育产业之不可碰跟电子游戏产业(总营业额约七千亿日元)之不可批评,是日本社会的两大说是禁忌。太多人靠这些行业吃饭了。 (查看原文)
    nikki 2013-04-23 14:46:28
    —— 引自第76页
  • 记忆是最后的武器。我们要记住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记忆最重要。 (查看原文)
    猪嘻嘻嘻 2013-04-25 15:42:23
    —— 引自第211页
  • 在我小时候的日本,幸福是很具体的。 (查看原文)
    JL 2013-11-15 02:37:09
    —— 引自第145页
  • 人格是个人经历的综合,民族是共同记忆的综合。 他写道:“我们似乎正在进入一个失去历史记忆的时代,一个没有历史也可以活下去的时代。现实好像要证明,人的记忆似乎没有必要一定和历史联系,人的记忆只是功能性的,房子车子票子,事无巨细,锱铢必较,没有昨天,没有过去。”他讲的并不仅是上海,而是整个中国。可见,压抑历史,不谈何来何去,人竟会失去记忆。 (查看原文)
    JL 2013-12-01 23:12:55
    —— 引自第174页
  • 因为这样,我认为只能让自己工作的内容,必须是人生梦想的实现,或至少是为着梦想实现而做的努力。这样一来,工作的最终结果,就不会变成“退休”这种奇怪的东西,而是每天每天走在梦想路径上的一场小旅行。 (查看原文)
    JL 2013-12-16 22:15:09
    —— 引自第207页
  • 另一方面,由书店职工组织的非盈利机构每年举办与众不同的文学奖:“本屋大赏”。二〇〇四年的第一届得奖作品,小川洋子的《博士热爱的算式》在短短两个月内竟卖了一百万本,可以说该奖项在日本的社会地位仅次于权威不凡的芥川奖。 (查看原文)
    散井 2014-04-15 20:29:06
    —— 引自第10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