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visible Gorilla》的原文摘录

  • 要时刻小心直觉。应该努力寻找看不见的大猩猩。 (查看原文)
    rain 1赞 2012-10-23 19:06:38
    —— 引自章节:第一章
  •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于意料之外的事务是经常看不见的。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2:56:32
    —— 引自第3页
  • 这个实验是基于先锋认知心理学家乌尔里克•奈瑟教授于20世纪70年代,在进行知觉与注意研究时所设计的一个非常精妙的实验范式。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2:59:19
    —— 引自第11页
  • 到底是什么导致这么多人看不见人群中的大猩猩呢?其实这属于注意错误范畴,在心理学领域内,我们称之为无意视盲。 人们真正体验到的世界远远少于人们所感知到的世界。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3:04:59
    —— 引自第13页
  • "看到"不等于"看见"。其实,潜水艇撞到水面上的船是极不常见的,自然大可不必为没日没夜地盯着望远镜而失眠。但是,这种"我看到了,但是我没看见"的事故在陆地交通中可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大家对于"视而不见"得不承认、不接受会导致人们疏于小心谨慎或是做出过于自信的判断。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3:09:15
    —— 引自第19页
  • 为什么汽车司机在转弯时看不到摩托车呢? 合理的解释是:源于人类脑机制的注意错觉。由于汽车司机在开车左转弯的时候最需要注意的是迎面开来的汽车,而没有故意寻找周围的摩托车,才使得他们没有看见摩托车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3:14:33
    —— 引自第21页
  • 他们把大猩猩试验符号化,用红色的加号代替大猩猩。 对于意料之外的事物,无论它的特点多鲜明,还是容易被人们忽略而看不见的。 (查看原文)
    艾斯韩 2012-12-14 13:16:08
    —— 引自第23页
  • 认知资源是人类进行各种活动的一个界限,一旦某种复杂活动超过认知容量的最大限度,人们就无法完成原有任务。行动的结果本质上取决于认知资源消耗的多少——耗费得越多,任务完成的质量就越差。 (查看原文)
    Sun_rain_ice 2013-07-13 09:15:33
    —— 引自第31页
  • 越低能越无知 达尔文发现,低能力的人更容易表现得比高能力的人高估自己 (查看原文)
    Sun_rain_ice 2013-07-16 20:02:10
    —— 引自第90页
  • 正如“霍夫斯达特定律”所说的:“实际耗时总要比你想象的要长,即使你知道霍夫斯达特定律。” 意思是就算人们能预料到某件事情不是那么好做,在做事的过程中也知道它一定不是那么好做,也还是会做不完的。——编者注 (查看原文)
    nevering 2014-02-28 12:44:31
    —— 引自第123页
  • 如果说强手是过于自信,那么弱手就是严重地过于自信。 (查看原文)
    划浪小能手 2015-04-20 13:33:35
    —— 引自第93页
  • 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了解我们自己。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于预料之外的事物经常是看不见的。 “视盲”是由于视觉系统存在物理性损伤造成的;但当人们把自己全部的视觉注意力集中到某个区域或物体时,他们会忽略那些他们不需要看到的东西,尽管有时那些他们不需要看到的东西是很明显的,在心理学领域,这被称之为“无意视盲”。 人们真正体验到的世界远远少于人们所感知到的世界。 通常来说,人们都会认为,应该可以看见在自己面前的一切,但事实是,大脑只能处理来自视觉世界的一小部分信息。事物映入眼帘并不能保证就能“看见”它们,或者说,知觉过程并没有对其中的一部分信息进行有效地加工与整合。人们经常认为自己会注意到视野范围内的一切事物,而事实是,那些意料之外的事物是经常看不见的。 预料之外的事物,无论它的特点多鲜明,还是容易被人们忽略而看不见的。已知的减小无意视盲影响的方法只能是:在预料的范围之内尽可能多地考虑各种复杂情况。 对所有人来说,单任务才是最简单的。 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都是很少发生的事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忽略那些预料之外的事情对人们没有任何影响。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36:57
    —— 引自章节:1、注意错觉——“看见”不等于“看到”
  • “记得”不代表“记得全”。 人们对记忆的认识与记忆的真实工作情况也是存在巨大差别的。人们的记忆信息并不是现实的复制品,每次回忆都是一个信息重新整合的过程,这个过程还要受到个体主观意识的制约。 短时间内物体表面特征明显改变但人类却无法察觉的现象,称为“变化视盲”。无意视盲的实质是视而不见,因为不在预料范围之内,虽然看到了,却看不见。而变化视盲是因为未能成功察觉物体在很短的时间内的变化。 在现实生活中,物体相对来说是比较固定的,不会连续地发生变化,人类大脑的认知系统不需要随时准备察觉这些变化,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那将是对大脑有限资源的严重浪费。 比变化视盲更糟的是错误的认识,绝大多数的人认为自己可以发现预料之外的物体所发生的微小变化,但实际情况却与之截然相反。 如果人们提前知道事物也许会有变化,那么这些变化对人们来说通常都是很明显的,但是如果这种变化完全在预料之外,人们就很有可能会完全忽视这种变化。 在日常的生活中,认知系统不会给人们任何有关变化视盲的反馈信息,人们只能够意识到那些已经察觉到的变化,而对于没有察觉到的还是一无所知。这样,人们就逐渐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认识:借助自己所拥有的敏锐辨察力,除了那些微乎其微的变化,其他的变化都逃不出自己的双眼。 人们有时会错误地把他人的信息当成自己的经历并存储在记忆里。 当个体的信念、情感发生变化时,其记忆也很有可能随之改变。 闪光灯记忆的信息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模糊,但是这却使人们混淆了主观判断记忆是准确的以及记忆本身是准确的情绪加深记忆。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37:56
    —— 引自章节:2、记忆错觉—— “记得”不等于“记得准”
  • 技能不纯熟的人通常更加自信,也更容易受到自信错觉的影响。如果说强手是过于自信,那么弱手就是严重地过于自信。 人们在面对积极信号时一种常见的自我解释:表现好是因为本身的实力强,表现不好是因为那只是偶尔的意外,或者只是因为一时的粗心大意,环境有时也实在不利于发挥。总之,人们经常会忽略能力这个最重要的因素。 解决办法:提高能力。 过低的能力导致过高的自信,能力与信心的发展是一个不平衡的过程。当人们开始学习一项新技能时,水平暂时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但这时的自信心却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过于自信”。当人们的技术水平得到长足进步时,自信心也会随之增加,但是增加的速度没那么快。如果学习过程顺利,技术与自信心最终就会共同到达可以相匹配的高度。 自信错觉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下出现的,在可以看到强有力的证据时,这种错觉就会烟消云散。能力的提升可以避免过度的自信,但有一个前提条件——对自己现有的水平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才能让自信错觉的干扰减到最小。 最有优势的方法仍然是:大家不讨论,不交换自己的意见,仅仅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写下评估的数目,最后对这些独立思考出来的数字求平均值。 94%的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都是采用了第一个意见,而那些具有统治力的人格特点的人一般都会首先发言。 自信会遗传。 如果人们对于某件事比较了解,就自然会在这方面表现出格外的自信。同样的,如果某个人在某些事情上表现出了自信,那么人们就会很自然地判断他对此了解很多。但是问题是,自信又是人类的性格特点之一,每个人的基准的自信心水平都是不同的,因此很难判断一个人表现出的自信是源于他的知识水平还是他的性格特质。 被试指认的准确率与其自信度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38:21
    —— 引自章节:3、自信错觉—— “自信”不代表“能力强”
  • 因果错觉主要建立于认识上的三种偏差:人们倾向于把任何事物都归类在经验中已有的模式之内;人们倾向于从巧合发生的事情中寻找因果关系;人们总是推测先发生的事情是原,而后发生的事情是结果。 人们有时会把巧合发生的事情判断为存在因果联系,但是人们经常并不知道认识存在这种系统偏差。 人类把杂乱无章的图案理解成为具有实际意义图形的现象叫做“空想性错觉” 模式识别使人们产生的另一个错觉是,人们有时会认知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当两件事情同时发生时,人们倾向于推测一件事情导致另一件事情发生。 在看到所谓的“实验进展”的报道时,只需要判断在不违反自然法则与伦理道德的情况下,主试是否可以随机将被试按照实验的自变量分组。 媒体并不关注一个研究的科学性、严谨性,他们更看重的是新闻性。 人们总是认为先发生的事情是后来发生事情的导火索。 由于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就是通过时间线索,才天然地喜欢把时间关系转变成因果关系。一个小小的轶事总是比科学的统计数字更有说服力。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39:17
    —— 引自章节:5、因果错觉—— “相关”并不是“因果”
  • 人们之所以会陷入潜能错觉,是因为坚信这两点:人类对于大脑的利用还处于低效率状态,众多的脑力资源还埋藏在大脑深处;人们更愿意相信通过采用简单的技术手段就可以轻易地激发大脑的潜能。 对于一个物理事物,离它越近就能观看得越清楚,而对历史事件的评说,则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沉淀了。媒体的任务就是第一个把新闻报道给公众,对于事件的后续发展与准确评价却很少会涉及,因为他们的注意力早已转移到又一个“第一件事”了。 人们非常愿意相信自己的智力是可以提高的,而且仅仅通过简单的方法就可以实现。莫扎特效应不但满足了人们这样的心愿,同时也使人们的错觉有了一定的科学依据。即使没有莫扎特效应,人们也会虔诚地相信其他潜能效应的作用。如果有一天,随着莫扎特效应热潮的消退,一定还会有其他的相关产品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并使人们心甘情愿地为之买单。 认知能力的迁移是很困难的,如果人们希望提高某方面的认知能力,却只能做最有针对性的训练,那么这个训练对于其他认知能力几乎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没有哪一个人天生就是天才,他们的成长轨迹都离不开艰辛的努力。尽管很多人已经在自己的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但那也仅仅限于一个领域,这个世界并没有真正的通才。 有氧运动对于认知能力的提升是有帮助的。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40:08
    —— 引自章节:6、潜能错觉—— “潜力”并不是“无限的”
  • 人类在享受高级认知能力所带来的方便的同时,不得不忍受它们同样带来的负面效应,这些日常错觉就是刀锋的另一面。 感性的选择是一种快速的自动化加工过程,并不需要过多的逻辑思维参与。如果使用了严密的推理方法评判,无关的信息就会干扰正常的直觉判断过程。 第一,要时刻小心直觉。第二,应当努力地寻找“看不见的大猩猩”。 错觉是人类认知世界的副产品,除非我们改变现有的认知的方式,否则错觉将会长期存在,并成为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方式。 (查看原文)
    风影蹁跹 2016-11-27 09:40:42
    —— 引自章节:7、直觉,只是一个传说
  • 由于成长环境、所受教育以及以往经历的不同,造成了每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和行为方式的不同。当人们在观察事物的时候,其实是根据自己以前的精力对收到的信息进行了过滤和编辑,我们的所见和所闻或多或少取决于我们以前所“预料”和“期待”的经验,而一些潜在的大量信息,由于不符合我们的预料、成见和预先判断而被排除。所以,我们看到的,其实都是我们愿意看到的,而我们看不到的,它并不是不存在。 (查看原文)
    爱啃骨头的猫咪 2019-05-17 12:18:14
    —— 引自第8页
  • 我们以为大脑会用特定的方式去认知世界,但事实往往不是这样。 《看不见的大猩猩》将为我们澄清这些误会。由于未能深刻理解这些局限性,才使我们产生了很多错误的认识,这些错误的认识又影响着我们生活中的行为与决定,所以我们称之为“日常错觉”。 (查看原文)
    爱啃骨头的猫咪 2019-05-17 12:23:52
    —— 引自第209页
  • 无意视盲:当人们把自己全部的视觉注意力集中到某个区域或物体时,他们会忽略那些他们不需要看到的东西,尽管有时候那些他们不需要看到的东西是很明显的。 (查看原文)
    爱啃骨头的猫咪 2019-05-17 12:37:32
    —— 引自第13页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