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プラチナデータ》的原文摘录

  • “艺术并不是创作者在思考后创造出来的,而是相反,艺术操纵创作者,让作品诞生,创作者是奴隶。” 这是父亲神乐昭吾说过的话。虽然他的陶艺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但他对自己无法辨识出机器手制作的赝品感到失望,因此选择自我了断。神乐面对父亲的死亡,也失去了某些东西,以为人心终究是脆弱的,以为数据才是一切,甚至对父亲的作品感到失望,以为那只是数据的集合而已。 但是,隆并没有放弃神乐失去的“某些东西”,相反地,他视之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所以才会不停地画手。他应该想要让神乐了解那是父亲的手,那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无论任何艺术作品,或许都可以数据化。事实上,计算机和机器手的确重现了神乐昭吾的作品,但其实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如果说,作品只是数据,那到底是什么创造出这些数据才是最重要的事。 (查看原文)
    鸣鸣 1赞 2019-12-30 00:20:41
    —— 引自第245页
  • 民众不会同意?民族有能力做什么?无论是示威抗议或是发表演说,政治人物都会逐一通过自己想要通过的法案。迄今为止,不都是这样吗?民众的反对根本不重要,而且,无论再不合理的法案通过,民众只有在初期会怒不可遏,但很快就会习惯那种状况。 (查看原文)
    三山。 2019-12-17 15:04:53
    —— 引自第25页
  • 「恋人からの電話を待つ気分だったぜ」浅間が臭いことをいった。 (查看原文)
    教授 2013-02-18 14:48:40
    —— 引自第361页
  • 「一件落着。楽な仕事だ」そういった時、電話がメールの受信を告げた。差出人を見て、思わず頬を緩めた。 「誰からですか。まさか、女とか」 「そんなわけねえだろ」浅間は文面を確認した。 『元気ですか。こちらはのんびりやっています。ぐい飲みの新作が出来上がったので、送ります。仕事、頑張ってください。神楽』 相変わらず、あっさりとした文面だ。浅間は、ふっと息を吐いてから電話をしまった。 『プラチナデータ』事件終了から約二か月が経つ。いや、表向き、そういう名称の事件は存在しない。強いて言えばNF13事件ということになるか。 神楽と接触しながら無断で単独行動をしたことについて、浅間は警視庁の上司からも、警察庁の人間からも糾弾することはなかった。そのかわりに彼は、二つの条件を呑むよう要求された。一つは『モーグル』を特解研に提供することであり、もう一つは一切の出来事を忘れることだった。 浅間は同意するにあたり、自分からも要求を出した。それは、神楽を処分しないこと、というものだった。何度も会ったわけではなかったが、巨大な謎に二人だけで立ち向かったことで、彼には肉親のような親しみを感じ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た。 浅間の要求を受け入れられた。ただし、神楽本人が事件の全容を口外しないという条件付きだったが。 (查看原文)
    教授 2013-02-18 17:49:00
    —— 引自第428页
  • 「あなたにとって、この世で一番信用できる人間は誰ですか。…つまり、信用できるのは自分だけ。そういうことではないですか。…神楽君は、自分すらも信用できないのです。」 (查看原文)
    [已注销] 2013-10-17 23:13:15
    —— 引自第243页
  • 国民能做什么呢?就算示威或演讲,政治家们照样还是接二连三地通过了自己预想的法案。目前为止不是一直这样吗?和国民的反对没有关系。对国民而言,不管是通过了什么样的离谱法案,也就是最开始会发怒,马上就习惯那种状况。 (查看原文)
    栗子 2018-02-20 16:27:08
    —— 引自章节:第四章
  • 所谓的艺术并不是由作者的意识诞生出来的东西。相反,是它操纵作者,作为作品诞生于世的。作者只是奴隶罢了。 (查看原文)
    栗子 2018-02-20 16:29:16
    —— 引自章节:第八章
  • 艺术是通过触碰作品的人们心中产生的结晶体。为什么感动,哪里震撼到心灵,是连本人都很难说明的。所以才值得尊重,并以此丰富人们的内心。 (查看原文)
    栗子 2018-02-20 16:30:21
    —— 引自章节:第八章
  •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世界上都是有身份这个东西存在的,人类平等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查看原文)
    栗子 2018-02-20 16:32:03
    —— 引自章节:第四十七章
  • 就是不要试图做出色的作品或是要模仿他人。想法一定会传到手上,手就会捏出陶土的形状。 (查看原文)
    子衿兮 2018-05-01 15:57:20
    —— 引自第774页
  • 人类永远不可能平等。 (查看原文)
    子衿兮 2018-05-01 15:59:52
    —— 引自第1019页
  • 神乐: “政府未经当事人的同意使用个人信息的情况比比皆是,如果不这么做,连税金都收不到。” (查看原文)
    祭酒_Fathom 2020-01-17 15:04:34
  • 隆拿起画笔深呼吸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他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他不觉得被人打扰了,因为他知道来访者是谁,甚至可以说,自己在等她。 (查看原文)
    祭酒_Fathom 2020-01-17 15:04:34
  • (志贺:)更长远的计划是希望能够管理全世界人口的DNA信息,无论在哪里发生刑案,都可以立刻进行比对。这是我以前就曾经和你谈过的构想,我们又朝梦想迈进了一步。 (查看原文)
    祭酒_Fathom 2020-01-17 15:04:34
  • 志贺说到这里,露出了同情的眼神,“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有身份的问题,人类永远不可能平等。” 神乐垂下头,觉得浑身无力。没想到他投入一切完成的DNA侦查系统,竟然只是为了巩固阶级制度。 (查看原文)
    祭酒_Fathom 2020-01-17 15:04:34
  • 神乐站了起来,去房间角落的洗手台洗了手。前方的镜子中出现了他洗去了陶土的手。神乐看着自己的双手,想起了隆的画。 他看向旁边的墙壁,那里挂了一幅画,那是隆最后的作品。 画中的铃兰身穿婚纱,脸上露出了微笑。 (查看原文)
    祭酒_Fathom 2020-01-17 15:04:34
  • 这个年头,只剩下刑警抽烟了,就连黑道也开始注重养生,只要喷云吐雾,就好像在昭告天下,这里有刑警。 (查看原文)
    🐈 2020-05-22 13:29:41
  • “民众不会同意?浅间先生,民众有能力做什么?无论是示威抗议或是发表演说,政治人物都会逐一通过自己想要通过的法案。迄今为止,不都是这样吗?民众的反对根本不重要,而且,无论再不合理的法案通过,民众只有在初期会怒不可遏,但很快就会习惯那种状况。这次也一样,最后大家都会觉得,政府管理大家的 DNA信息也不错。” (查看原文)
    🐈 2020-05-22 13:29:41
  • 人和机器到底有什么不同?——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除了构成的物质不同以外,有什么根本的不同吗?心到底存不存在?心又是什么?也许只是大脑这种物质创造出控制行动的程序?最好的证明,就是一旦大脑故障,也会对精神造成不良影响。众所周知,补充脑内物质有助于改善抑郁症。 (查看原文)
    🐈 2020-05-22 13:29:41
  • 浅间很想对他吐槽。从几十年前开始,罪犯就在比警察更有效地利用网络。 (查看原文)
    🐈 2020-05-22 13:29:41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