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的史家与史学的笔记(21)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启罗米突

    启罗米突 (艳照古称多慷慨悲歌之士)

    廖平对孔子前后的看法,王汎森认为和天台宗的“判教”也就是“五时八教”有关,这纯属胡猜。他之所以猜天台宗,无非是牟宗三最推重天台,用天台宗所谓的圆教说来表达自己的哲学思想。而判教有多家,如华严、贤首的判教,即有名的五教十宗说。廖平怎么会了解这些,他的学问根底不在这。王汎森估计也就看了牟宗三那本书,对佛教,尤其是中国大乘佛教,根本是一知半解。

    2013-12-13 00:46

  • 算来一梦浮生

    算来一梦浮生 (不为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唯物史观所谓“五阶段进化论”也是一样狭隘。

    2020-03-23 14:28

  • 一千打

    一千打

    不过我们应该对“文化保守主义者”与“守成主义者”略加区分。近代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并不是守成主义者,前者是多少受到近代西方文化的洗礼然后回过头去尊儒,后者是要以传统的见地来尊儒。故近代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常常微妙地修改传统的文化体系,一方面与新派对抗,一方面用自己的方式捍卫旧的价值系统。钱穆与蒙文通显然属于前者。

    2019-11-05 15:00

  • 一千打

    一千打

    邓实认为“国史”是历史,“朝史”不是历史;“民史”是历史,“君史”不是历史;“社会史”是历史,“贵族史”不是历史。此外,学术史、种族史、教育史、风俗史、技艺史、财业史、外交史是历史。但他说在数十万纪传史书中找不到上面这些东西。

    2019-11-05 09:12

  • 一千打

    一千打

    近代中国史学经历过三次革命,三次的内容都非常繁复,不过也可以找出几个重心。第一次史学革命是以梁启超(1837-1929)的《新史学》为主,它的重心是重新厘定“什么是历史”;第二次革命是以胡适(1891-1962)所提倡的整理国故运动及傅斯年(1896-1950)在“中研院”历史研究所所开展的事业为主,重心是“怎样解释历史”。本文所要讨论的是第一次史学革命。在这次革命中,人们反复争论中国究竟“有史”还是“无史”。

    2019-10-28 17:07

  • 一千打

    一千打

    前年撰一《怀念“小书”》的短文,提及“现在的学术书,之所以越写越厚,有的是专业论述的需要,但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缺乏必要的剪裁,以众多陈陈相因的史料或套语来充数”。外行人以为,书写得那么厚,必定是下了很大功夫。其实,有时并非功夫深,而是不够自己,不敢单刀赴会,什么都来一点,以示全面;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眉毛胡子一把抓,才把书弄得那么臃肿。只是风气已然形成,身为专家学者,没有四五十万字,似乎不好意思出...

    2019-10-28 09:18

  • 大吉岭

    大吉岭 (窗不明几不净)

    1922年胡适反击《学衡》所写的新诗《题学衡》: 老梅说: “《学衡》出来了,老胡怕不怕?” 老胡没有看见什么《学衡》, 只看一本《学骂》! 。。。。。。

    2017-02-27 17:24

  • 沐浴经年

    沐浴经年 (清风有意难留我,明月无心自照人)

    线性进化的历史观之所以能迅速占得优势,有其时代的背景。清末以来的中国在列强环伺之下,经历了空前的挫败,同时也对西方的文明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欣羡,创造了一个非常肥沃的土壤,使得西方的线性历史架构对现实政治的走向具有极强的说服力。

    2015-02-05 21:29

  • 休·D·天然兽

    休·D·天然兽 (虎虎虎,猴猴猴。)

    2013-09-28 13:03

  • 兆阿北

    兆阿北 (小學僧)

    1912年,教育部宣布废止尊孔读经,其影响固然不可过度夸大,但亦不可小看,制度性的规定毕竟产生大规模的影响,读经已经不再是成为知识分子的前提。而1917年以后的新文化运动更对经学所蕴含的价值体系施予最有力的抨击,“覆孔孟,铲伦常”的口号,影响异常深远,古来相传的种种正统观念彻底动摇了,划分知识群体的标准是“传统的”或“反传统的”,“中国的”或“西方的”。另一方面,随着新学制的建立,学术分科化,大学中的...

    2013-07-08 14:12

<前页 1 2 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近代中国的史家与史学

>近代中国的史家与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