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隐入门的笔记(123)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emanon

    emanon

    简言之,专心致志于当下清明之念。一念、一念之聚集叠加,乃为人之一生。倘能清醒自明于此,则不必终日为他事奔忙,内心亦不复再有他求。心无旁骛,专一持守自我本心踱日即可。 世间之人,大多不能抱朴守一,以为他处或有可取可得之物,为之朝思暮想为之上下求取,此乃对于专一持守本心之事无有觉悟故。持守心内清明之念而不他顾者,亦需有经年岁月之砥砺,否则断难有此修为。然历经砥砺至达成此境地者,抑或平素未...

    2012-09-20 16:59   7人喜欢

  • [已注销]

    [已注销]

    美国式的恋爱技巧,是说出的爱,是要求之并获得之的情爱。恋爱的力量不是在心内缠绵婉转,而是由外至外的挥霍发散。然而,情爱的构造其实是一种宿命的悖论,情爱的挥霍发散之际也或许便是情爱湮灭跌落之时。现代年轻者的心内,恋爱的机会也罢,性爱的机会也罢,其丰富,是既往的时代所无法比拟的,但是丰富之同时,现代年轻者的心内,真爱其实已经死去。倘或心内之情爱得以一直线般径直向前,占有之,其获得情爱之瞬间,爱的寂...

    2016-05-24 12:34   3人喜欢

  • SURREAL BLACK

    SURREAL BLACK (We are Infinite.)

    我们对于明亮的前景、向前的前景、生之前景,总是灌注我们的注意。对于死,这缓慢侵蚀我们生命的力量,只要可能,我们均奇怪地选择躲避。这种合理主义、人文主义的思想,只是单纯鼓荡起人们对于美好自由与进步的幻想与憧憬,且正是由于这样的思想,人对于死的问题,才从意识的表面革除弃置,并且愈来愈向着那更深的人的潜在意识里抑压。这种不得自解反被自缚的苦痛,被集聚起来,死的冲动变得愈来愈有破坏的力量,愈来愈在内心...

    2012-03-21 19:52   3人喜欢

  • 西之园

    西之园 (职业女仆的宿命OTL)

    我在《叶隐》里,很早便看到了他的生的哲学。那清洁、澄澈、爽朗的世界里,常常是对文学世界中那些泥淖暧昧的威胁与挑战。《叶隐》清楚呈示出的世界里,于我而言,盘旋萦绕了太多的恳挚与意义。《叶隐》的操守与精神,对于一个以艺术家的方式生活的我来说,其实是难对企及的。但也恰是如此,《叶隐》是我文学唯可有的孕育之处,是我永远的生命之志意的源泉。也或者可以这样说,《叶隐》在我,是没有半分容赦的鞭子,是发扬蹈厉...

    2011-05-05 08:34   2人喜欢

  • 西之园

    西之园 (职业女仆的宿命OTL)

    年轻时代,如果论及灵魂的伴侣的话,我想那大抵应该是朋友与书。只是,朋友是鲜活旺沛的生命体,并且自身不断发生着变化。某一个时期的感动与激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渐趋平静,之后,另外的朋友、另外的感动又会产生。书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如此。少年时一个阶段留下过强烈印记并影响的书,许多年后重新翻看,感觉便有淡漠,仿若面对残存的尸骨般。但是朋友与书之间最大的差别是,朋友自身会发生着变化,但书不会。即便是弃之不顾仍由...   (1回应)

    2011-05-05 08:28   5人喜欢

  • لفة

    لفة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人不能得其该当之日而适时结束自己的生命,生便也就无情地日复一日地苟全下去。

    2018-08-19 11:42

  • لفة

    لفة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2018-08-19 11:41

  • Jim Moriarty

    Jim Moriarty (别关注,除了刷屏啥都没有)

    武士者,万事谨言慎行。即或些微处也当恐后竟先。其中言谈不谨慎者,如“我乃怯懦也。那时以逃逸为好。恐惧也。痛。”等,玩笑也罢,戏言也罢,梦呓也罢,嘲弄也罢,如此言辞,片言只语亦不可。人情通达者闻之,一语勘破深浅。故言必虑其所终。务必记取。 话说出来,便成了真的

    2016-03-18 23:43   1人喜欢

  • Jim Moriarty

    Jim Moriarty (别关注,除了刷屏啥都没有)

    幼少时若使其有胆怯之气,易铸其一生之疵弊。世间父母多有愚蒙,雷鸣时使其战战恐惧,暗黑处阻其探索前往。为阻幼童啼哭,则种种惊悚之言无所不用其极,此乃无有识见之父母也。 孩子小时候被吓过,长大了一辈子都很难再勇敢 再者,幼少时若动辄对其语词严苛、厉声叱责,易养幼童怯懦之气。……夫妇关系交恶者,子女多有不孝。 凶残的父母造就了窝里横的子女

    2016-03-18 19:24

  • 于夕

    于夕 (生命是经过合法化与祝圣的荒谬)

    现代文明剥落下一切理论、主义或乌托邦之后,在人生的全部虚幻无一不逼迫我们直面的时候,我们除却活着之外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但是,是实利主义,仿佛我们可以无限度求取、扩张我们的生之价值,物质地感受生之于我们的意义;还是以虚空之眼的自觉,以仿佛于一切存在的虚无废墟中一无所知般担当起生命的优美和尊严?   (1回应)

    2013-12-15 17:10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叶隐入门

>叶隐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