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的笔记(6)

>我来写笔记

按有用程度 按页码先后 最新笔记

  • [已注销]

    [已注销]

    “我們這裡的客店也并不錯的,爺!”一個低音調的女性聲音這麼叫起來,原來剛才牧場對面跟兩個青年農夫在說話的那個女孩子也跑過來了。其他的女孩子一經看見她來,就都像膽小的貓兒似的僵著不敢動,那些騎馬的人卻都突然感到新鮮的興味,把眼睛四下搜索起來。“他家的老闆奶奶做起酒來算厄塞一等呢!” 說著,她對阿木筆微微行了個萬福,立刻就把眼睛瞟到那個最先開口說話的人臉上,那人也正在凝神注視她,不期臉上已經換出一副...

    2011-07-23 10:55

  • [已注销]

    [已注销]

    P38-39 虎魄夾在施阿包和柯阿澤兩人當中,皺著眉頭頓著腳,眼巴巴地不住掠過那人群。 他在哪裡呢! 她是七點鐘就到那裡的,現在已經過了九點了,卻仍看不到賈爺或是他那班朋友們的一些影子。她焦急得胃裡如同攪奶油一般,手上不住在淌汗,嘴裡也越來越發乾,哦,倘使他是來的話,現在一定該到了,他一定已經走了,他已經忘記我而自走了—— 傻頭傻腦的高個兒柯阿澤拿肘子觸了她一下。“你瞧,虎魄,這你喜歡嗎?” 她別過頭,看...

    2011-07-23 09:57

  • [已注销]

    [已注销]

    莉蓓對他瞠視著,一時說不出話來,那人卻將雙手放在前面馬鞍上,繼續笑嘻嘻的看著她。他穿著一件黑絲絨的外衣,一件緊身的短靠,一條大褲腳管褲子,上面鑲著金絲滌,他的頭髮是黝黑的,眼睛是灰綠的,上唇上面留著一撇漆黑的小髭須。他的相貌美得很是惹眼,但這並不是他的特色,因為他雖則顯然是貴族中人,他的面容卻流露出一種不肯妥協的兇暴和力量,顯得他是一個冒險家和投機家,一個不受一切拘束的人物。 虎魄最愛的伯魯初登...

    2011-07-23 09:49

  • [已注销]

    [已注销]

    十六年以來,梅綠村並沒有改變,就是過去二百年裏面,它也是改變得絕少絕少的。 通關全村有條南北的直路,圣凱察靈禮拜堂矗豎在那條路的北端,像是一個仁慈的神父。從此分歧而下的便是夾路的村舍,一律是配著閣樓的半料茅房,上面蓋著茅草或稻草。那稻草本來金黃,逐漸變成濃褐色,現在因長著苔蘚而成翠綠了。屋面都有凸出的小軒窗,上有耐冬藤蘿之類蒙罩著。屋前都有未加修葺的厚籬笆與道路相隔,上面開著小小的柴門,有幾家人...

    2011-07-23 09:30

  • [已注销]

    [已注销]

    這次被選定的夫婿穆阿蒙,是獵德岩的伯爵,一年半以前,他曾到薔薇町來拜訪,裘蝶曾見過他一面,他今年三十五歲,新鰥不久,已經有了個繈褓中的兒子了,她雖見過他,卻已記不大清楚,只記得自己並不歡喜他。他的身材不過五尺六七寸,骨骼很纖弱,卻配上一個大大的頭顱,跟他的狹窄肩膀和瘦削身軀一點不相配,他的面容頗有貴族氣,窄窄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眼光雖然嚴厲而冷酷,卻反映著一種肅穆的英明。這一種品行對於一個十七...

    2011-07-23 09:18

  • [已注销]

    [已注销]

    當初她告訴約翰說他已做了父親的時候,她曾注意到他的面容,見他先經過一陣的驚惶,便突然展出快樂和驕傲的神色。當時他嘻開臉笑起來,熟悉的臉上閃出一副白礫礫的牙齒,低著頭哪一種崇敬的眼光看著她,跟她最後一次看見他的那種眼光一模一樣的。她對他記得最清楚的也就是他的眼睛,因為那眼睛是琥珀色的,仿佛一杯酒里通過太陽光一般,黑色的瞳仁旁邊鑲著綠褐兩色的斑點。那眼光非常有力,仿佛他的全身精力都凝聚在那裡一般。 ...

    2011-07-23 08:46

笔记是你写在书页留白边上的内容;是你阅读中的批注、摘抄及随感。

笔记必须是自己所写,不欢迎转载。摘抄原文的部分应该进行特殊标明。

琥珀

>琥珀